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79章:你知道在法庭上说谎要付出什么代价吗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还是说在陈凌峰的心中,她如今还是那个只要他们稍加辞色,她会感恩戴德的宋巷生?!

    他们的记忆就那么的浅薄,忘记了是他们亲手杀死了那个蠢笨的宋巷生?

    陈凌峰:“我是你父亲!”

    他摆出父亲的威严,宋巷生却丝毫都没有想要买账的意思,“抱歉,我不记得。”

    陈凌峰:“你!”

    陈恩瑞义愤填膺道:“爸,我早就说过了,她就是一个白眼狼,她如果真的顾念亲情,就不会占了我们的家,把我们赶出来不算,还要赶尽杀绝。”

    宋巷生掩唇而笑,唇齿间揣摩着,她说:“赶尽杀绝?真是一个不错的词,只不过,陈小姐现在恐怕……”

    她声音很轻,如果不是仔细听,都不见得能听见,她说:“……恐怕你现在还没有真正的体会过,不过,很快了。”

    很快你们就会明白什么是真正的赶尽杀绝。

    像她当年一样,走投无路,退无可退,避无可避的时候,才是真正的赶、尽、杀、绝。

    赵慧敏按住了陈恩瑞升起的脾气,“你现在生气,才是真的上了她的当,她现在巴不得你心绪不稳,等你上庭的时候,势必要吃亏。”

    陈恩瑞:“我就知道她不安好心。”

    宋巷生眸光淡漠的朝着这一家三口看了眼,之后笑着走进了法庭。

    庭审现场,旁听席上坐满了人,宋巷生的位置在第三排,她是一个人来的。

    这么一出精彩的好戏,她怎么可能错过。

    周围都坐满了人,而她身边的位置却始终空缺,宋巷生起初并没有在意,直到……

    身边一道黑色的阴影遮下,熟悉的气息和味道,让她整个人的神经在刹那间绷紧。

    她知道来人是谁,却眸光不变的保持着固有的模样。

    “……巷生。”他说,“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南先生语气很轻的问了这么一句,难得的,在他的人生和世界里产生了名为茫然的味道。

    宋巷生鼻翼微不可知的发出一声略显浓重的气息,答非所问:“南总今天也会来,真是……巧。”

    南风瑾:“巷生,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宋巷生略略扬眉:“南总,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你问,我就一定要回答,我有保持沉默和拒绝的权利,不是么?”

    南风瑾侧目看向坐在身旁的女人,两个人之间距离很近,只要一伸手就能碰到,但好像又隔得很远,

    “请现场人员保持安静,开庭前由书记员宣读法庭秩序……”

    “全体起立,请审判长审判员入席……”

    法官进来后,书记员说:“请坐”

    法官敲法锤:“现在宣布开庭……四方城人民法院**审判庭,今天公开开庭审理陈恩瑞与孙琪施暴强奸一案……下面核实当事人身份:原告陈述一下单位名称,住所,法定代表人,委托代理人。

    被告……”

    宋巷生听着双方律师的慷慨陈词,有些疑惑。

    等细看之下,才发现,陈恩瑞的代理律师并不是她所熟知的南氏集团首席律师,但紧接着就想通了,就算是律师也各有所长,南氏集团的首席律师固然厉害,但负责经济案件和公关处理的律师不见得会拿手这类的民事案件。

    在陈恩瑞的代理律师讲述完了事情的起因后,孙琪的律师站出来辩驳,“……双方当事人曾经在原告有孕后不久便进行了订婚,当时婚礼都已经备齐,一切准备就绪……以上我们有充足的理由相信,双方是正常的男女朋友关系,成年男女之间的正常交往,不存在强奸的说法。”

    陈恩瑞:“我从来没有跟他交往过,我当时明明是跟……”

    她的目光下意识的就瞥向了旁听席上的南风瑾,当然也看到了他身边坐着的人是谁。

    她在庭上被孙琪请来的律师逼问,他却跟宋巷生那么亲密。

    宋巷生注意到她看过来的视线,红唇勾了勾,倾身朝南风瑾的方向靠了靠,在他的耳畔笑着轻语了一句。

    两人举止亲昵的,不可分割。

    陈恩瑞看着,将本来已经压下去的话,没有经过大脑的脱口而出:“我当时有交往对象,我以为拿孩子是他的,是孙琪,是孙琪他在我没有意识的强奸了我,我从来没有跟他交往过。”

    孙琪律师只问了她两个问题:“……你说有交往对象,你的交往对象是谁?如果没有跟我的当事人交往,为什么会答应跟他订婚?”

    陈恩瑞:“我当时正在跟……”

    “陈小姐。”律师拽了拽她的衣袖,“这个时候不能乱说话,如果你说出南先生的名字,跟有妇之夫牵扯,这回给法官造成极其不好的心理影响。”

    陈恩瑞闻言,紧紧的抿了抿唇。

    孙琪憨厚的脸上,厚厚的嘴唇憨然的对着陈恩瑞苦笑了下:“恩,恩瑞……我知道,知道你觉得我傻,我憨,配不上你,但我是真的喜欢你,即使,即使你不想答应,也不应该,应该往我的头上扣这么大一顶帽子,因为这件事情我家里的二老已经愁的好几天没睡好觉了。”

    孙琪憨厚的长相加上蠢笨的表情,是他天然的优势。

    尤其是在陈恩瑞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的来情况下。

    “南总觉得,陈小姐这场官司会不会输?”宋巷生饶有兴致的问向身旁的男人。

    南风瑾浓密的剑眉下,一双深邃的眸子幽深不可测,在他缄默不语的时候,更显整个人凌冽高深。

    他黑如点墨的眸落在她的脸上,“……她到底是你妹妹。”

    宋巷生淡漠的把玩着胸前的长发,语调清越且散漫,“我没有妹妹。”

    她没有妹妹,没有父母,没有……家人。

    她这些所谓的骨肉至亲,甚至比不上一个陌生人。

    宋巷生很多时候都在想,如果有一天她发生了什么危险,莫不相识的陌生人中,或许会出现一个出于人道主义和心中善念拉她一把的人。

    但她的这些亲人,冷漠走开都是宽容,怕是要恨不能要踩着她的身体踏过去。

    她不再卑微的像个乞丐般祈求任何人的宽容,如果卑躬屈膝换来的是得寸进尺,那她……何必还要继续自我作践。

    “我跟南总打个赌如何?”她说:“我赌陈小姐……最后一定输了这笔官司。”

    在他眸色深深的注视下,她笑靥清浅如花。

    南风瑾眸色深深不见底色。

    “南总,不敢赌吗?”她问。

    南风瑾:“……你做了什么?”

    宋巷生“嗬”然一笑:“我能做什么,不过就是觉得……世道有轮回,那么报应就应该不爽。”

    在两人交谈的过程,庭上已经到了请证人现场作证的阶段。

    孙琪这边请上来的是当天在酒吧的酒保,“……孙琪是我们店里的常客,我们不少人都知道他有个很喜欢的女人,但是那姑娘一直对他爱答不理,所以每一次在那姑娘对他稍加辞色的时候,他都会高兴的来店里小酌几杯,那天……他在店里就遇到了喜欢多年的女人,那个女人主动亲了他……”

    陈恩瑞的律师抓住了对方话语中的漏洞:“尊敬的法官先生,酒保也说了,我的当事人一直都对被告爱答不理,也就说明我的当事人对他没有任何的意思,他是趁我的当事人酒醉,才会意图不轨。”

    孙琦律师:“是不是真的酒醉,不是臆测就可以,酒保请你好好的回忆一下,当时……原告她喝酒了吗?或者说她当时的饮酒量足够致醉到意识不清吗?”

    一番唇枪舌战的结果是打成平局。

    宋巷生放在膝盖上的手指闲适的敲击着自己的膝盖。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陈恩瑞自以为稳操胜券的证人身上,李姗姗。

    李姗姗当天是陪陈恩瑞一起去的酒吧,但是接了一个电话的功夫,陈恩瑞就不见了。

    “我可以证明,恩瑞她一直都不喜欢孙琪,他们的订婚是出于……出于当时的利益考虑,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孙琪一直纠缠她,她从来都没有理会过,当天恩瑞喝了酒,我出去接电话,孙琪就是这个时候把人骗走的。”

    “他事后还卑劣的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在恩瑞以为自己是怀了心爱之人孩子的情况下,多次匿名电话骚扰恐吓她……”

    孙琪的律师发问:“请问证人,在你发现原告不见了之后,是否去找过她?”

    李姗姗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眼神细微的闪烁了下,没有立即回答。

    孙琪律师:“请你快速的,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李姗姗:“……找过。”

    孙琪律师,“你看到了什么……在你回答这个问题前,我希望你能够想清楚一件事情。

    根据《刑法》第三百零五条【伪证罪】:在刑事诉讼中,证人、鉴定人、记录人、翻译人对与案件有重要关系的情节,故意作虚假证明、鉴定、记录、翻译,意图陷害他人或者隐匿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你在法庭上所说的每一句话,都需要负法律责任,我希望你考虑清楚后再作答。”

    李姗姗看了眼陈恩瑞,又看了看庭审现场的法官和陪审团,沉默。

    她的沉默也让在场的听众产生了狐疑。

    陈恩瑞瞪了她一眼。

    李姗姗性子怯弱,没有什么主见,“……我可以确定,恩瑞她……她不喜欢孙琪。”

    孙琪律师:“证人,请你仔细的听准我的问题,我现在需要你回答的是……你有没有找到原告,你当时看到了什么?”

    李姗姗:“我……我看到了,看到了……他们在,在一起。”

    孙琪律师:“在做什么?”

    陈恩瑞心急:“你照实了说,是不是看到孙琪他强迫?!”

    孙琪律师:“反对,法官先生,原告在有意误导证人证词。”

    法官敲锤:“反对有效,原告请保持安静。”

    李姗姗:“……我看到他们在,在ML。”

    ML一个绝对中性的词语。

    孙琪的律师松了一口气,孙琪的面上却一点惊异的神情都没有。

    陈恩瑞如果不是顾忌这里是法院,怕给法官留下不好的印象,在李姗姗声音落下的瞬间,就会直接冲过去冷声质问她。

    陈恩瑞的律师根据自己从业多年的经验来看,恐怕这个证人会说出不利于他们这一方的事情来,就想要让人先下去。

    但是被告律师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我是不是可以把你的话理解为是……他们是你情我愿?”

    陈恩瑞律师:“反对,对方律师误导我方证人。”

    被告律师:“法官先生,我方只是在进行合理的推测,对方证人是个有绝对判断力的成年人,我方提问,不带有任何引导性质。”

    法官跟陪审团低语两句;“反对无效,请证人回答。”

    李姗姗低着头,沉默了半晌,这才说道:“……是。”

    陈恩瑞愤怒的站起身,不顾场合的怒道:“……李姗姗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孙家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竟然出卖我?!”

    李姗姗:“恩瑞,我……我没有。”

    陈恩瑞:“你到现在还在狡辩?!我真是看错了你,你不要忘记是谁一直在帮你,如果不是我,你……”

    法官:“安静,原告请你注意法庭的秩序。”

    原告律师:“……法官先生,介于我当事人的情绪,我方请求暂停今日庭审……”

    法官和陪审团离席后,宋巷生没有立即离开,她加以好似的看着一脸愤怒难掩的陈恩瑞,“看来,现在的情况对陈小姐很是不利。”

    岂止是不利,李姗姗的话,是直接把陈恩瑞所有的胜算都给一韩城打死了。

    原告证人说出了最不利于原告的证词,而且这个人还是原告自己找来的好友,这在法庭上基本上就成了可以直接盖棺定论的结局。

    “为什么背叛我?为什么要在法官面前胡说八道?你说,孙家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说话啊!”陈恩瑞情绪失控的拽着李姗姗,吼道。

    李姗姗唯唯诺诺的开口:“我,我没有那么做。”

    原告律师:“陈小姐,你先冷静冷静,这里不是可以说话的地方,有什么事情还是出了法院再说。”

    庭外。

    李姗姗一直低着头,陈恩瑞扬手就给了她重重一巴掌:“贱人!”

    李姗姗捂着脸,“我……我没有。”

    陈恩瑞“啪”的又给了她一巴掌:“你没有?你的意思是,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会跟孙琪……有什么?!”

    李姗姗的两边面颊都红肿了起来,抽泣着说:“我……我没有说谎。”

    陈恩瑞:“你还说……”

    宋巷生踩着高跟鞋,身材高挑,身后是和煦的日光,肌肤白皙透着点点的粉红,眼波流转间透着不自知的妩媚,“真是可怜,看看这好端端的一张脸都给打肿了,这款药膏不错,拿去试试?”

    李姗姗只是从陈恩瑞的口中得知宋巷生已经回来的事实,但却从来没有见过,乍看之下,竟然根本没有能够认出来,“谢,谢谢……”

    她伸手想要接,下一秒却“啪”的一声被陈恩瑞给打开。

    药膏掉在地上。

    “猫哭耗子假慈悲!”陈恩瑞抓过头看向李姗姗,“是不是她指使你的?她给了你什么好处?!”

    李姗姗:“恩瑞,你在说什么啊,我,我根本不认识她。”

    陈恩瑞闻言更加确定她是在说假话:“不认识?你说你不认识宋巷生?!”

    李姗姗猛然转过头去,“是你?”

    宋巷生微微伸出手,自带光彩昳丽,“我是Reborn,法庭上李小姐的证词出色极了,幸会。”

    李姗姗在陈恩瑞怒火漫天的视线中,没有敢伸出手,只是低下了头。

    宋巷生也没有在意,自然的收回了手。

    “风谨,你都看到了,这件事情一定是这个女人在背后搞鬼,你现在这么帮她,是想要我死吗?!”陈恩瑞看着不远处走过来的男人,紧咬着唇,完全没有办法接受现在的局面。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原本顺风顺水,所有人都将她如珍似宝捧着的场景,再也不会出现了。

    南风瑾的眼神很淡,声音极冷极寡:“李姗姗,你知道在法庭上说谎要付出什么代价吗?”

    南风瑾身上自带的低气压和高位者的沉冷,是李姗姗畏惧的存在,她目睹了太多年南风瑾对于陈恩瑞极致的宠爱,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明白,他这是在为了陈恩瑞向自己兴师问罪。

    她把头低的很低,半天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陈恩瑞因为南风瑾维护的话语,面色总算是好了一些。

    她就知道,即使南风瑾一时因为宋巷生而鬼迷心窍,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他对她终归是不同的。

    宋巷生:“南总不是当事人,也非目击者,怎么就确定,李小姐是在说谎?”

    当真是爱到了没有原则,不管是什么时候,他南风瑾的第一选择,永远就是护住陈恩瑞。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