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75章:南总跟陈小姐也曾经喜得一贵子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Reborn陈恩瑞真的会去吗?”张潇潇沉声问道。

    宋巷生葱白的指尖转动着手机,一圈,两圈,之后“啪”的一声按在桌上,唇角噙着一抹浅浅的弧度:“她一定会去。”

    张潇潇:“?”

    宋巷生红唇轻启:“不光她会去,南风瑾也会去。”

    人员都到齐了,这场戏才会真正的精彩纷呈。

    孙家广发喜帖,收到喜帖的人却一个个面露狐疑,据他们所知,孙琪自从经历了逃婚事件后,就没有传出来交往了什么女朋友,怎么孙家竟然凭空就多出来了个孙子?

    但疑惑归疑惑,收到了请柬,自然就要去应酬一趟。

    宋巷生手里也弄来了一张请柬,她顺手放到了一旁的抽屉里,拿着包,去了地下停车场。

    许是有车又会抽烟的人,总是习惯于车窗半开,在家门口来上一根。

    宋巷生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但这个时候片刻的安逸和宁静,能让她整个人的神经都松懈下来。

    没有任何缘由的放松,整个大脑都在放空。

    公寓前静静的立着一个人,他说:“宋巷生,你电话欠费吗?”

    宋巷生看着眼前笑意不达眼底的男人,沉默了下。

    江君骁说:“我怎么就连你一个电话都等不到?你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么?”

    从他在商场离开,他的手机没有离身半刻,他在等她的电话,哪怕是一条短信都好。

    但等来的就只有失望。

    宋巷生抿唇,她说:“你父母不会同意的,不是吗?”

    他看上去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但实际上他很在意自己的双亲,宋巷生觉得,那就没有必要为难了,原本……她也配不上他。

    所以何必,还要去惹两位老人家生气,毕竟年纪也大了。

    江君骁斜靠在墙上,闭了闭眼睛,有些累,那种一个人在前面孤军奋战,后方却一丝应援的疲惫,他重重的按了按眉心,“开门,我想睡觉。”

    宋巷生凝眉,“你……”

    江君骁按住她的手,直接指纹解了锁。

    门应声而开,他长臂一揽,将她扯进公寓内,将她按在了墙上,“宋巷生,你看光了我,就要给我负责,懂吗?你他娘的少给我扯这些废话!”

    他一拳重重的打在她脸侧的墙壁上。

    宋巷生看着他,数秒后,开口:“手不疼,是不是?”

    江君骁升到了嗓子眼儿的火气,就被她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句给泼了一盆冷水,她永远都办法,用最冷淡的态度,浇灭他心中升腾的火焰。

    宋巷生推开他,找到了备用的医药箱,给他包扎伤口。

    “江君骁,不要再因为我的事情跟你的家人闹不愉快,本质上这件事情他们都是为了你好,你又何必……”

    江君骁抽回自己的手,“我的事情,什么时候用你管,不是我老婆,你管的倒是宽。”

    夜半,江君骁站在窗边抽着烟,眸光看着自己手上的纱布,眼神就有些飘远。

    宋巷生做了个噩梦,醒来的时候却又不记得自己究竟梦到了什么,她掀开被子下了床,想要去客厅倒杯水喝。

    就看到阳台的位置有个黑色的身影,乍看之下,她吓了一跳。

    听到她踉跄后退的脚步声,江君骁回了头,四目相对,宋巷生看着他手里的烟开口:“你不是说,吸烟有害健康,怎么这么晚还抽烟。”

    江君骁抬起拿烟的手,凑近她,深吸了一口后,蓦然就吻住了她的唇,同时将烟渡给了她。

    宋巷生被呛的连连咳嗽,一把推开了他。

    他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恶劣秉性,见她被呛的咳弯了腰,倒是笑声开怀。

    宋巷生横了他一眼,水也不想喝了,转身就要回卧室,他这才连忙上前拦人,“真生气了?”

    江浪荡抓了抓头发,把烟递给她,“让你还回来?”

    宋巷生伸手推开了他凑过来的脸,红唇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启开!”

    烦人。

    次日。

    南氏集团来了个特殊的客人,张助理和杨秘书在看到人后,脸色各异。

    张助理诧异多一些,而杨秘书惊诧中带着些复杂和深藏在眼底的防备。

    宋巷生朝两人微一点头,手指就按在了门上。

    杨秘书伸手拦了她一下,露出职业性的微笑:“请问有预约吗?”

    宋巷生略略抬眉,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杨秘书:“抱歉,先生业务繁忙,没有预约的话,恐怕需要另行安排时间。”

    “杨秘书。”张助理两步上前,打断了杨秘书的话,“太太,先生现在在会议室开会,您在办公室先等一会儿,我让人送咖啡送来。”

    说着就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杨秘书几次想要开口,都被他用眼神制止了。

    宋巷生迈脚进去。

    当办公室的门重新关上,杨秘书到底是没有忍住开了口:“总裁办公室是重地,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把人给放进了?你就不怕先生知道后责怪你么?”

    张助理讳莫如深的看她一眼,“杨秘书,太太出入丈夫的办公室,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一句话,让杨秘书愣在原地。

    张助理让人去泡了杯咖啡,自己则敲开了会议室的门。

    咖啡是杨秘书送进去的,宋巷生听到动静回头,杨秘书正好走到她身边,两人的肩膀碰到。

    咖啡就洒在了宋巷生穿着的白色雪缎衬衫上,就连裤子上都没能幸免。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杨秘书匆匆抽了纸巾,想要给她擦身上的咖啡,但显然无济于事。

    宋巷生伸手挡下了她的装模作样的举动,浅笑着问道:“杨秘书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杨秘书垂下眼眸:“怎么会,是我没有拿稳,我……如果Reborn不嫌弃的话,我那里有件备用的衣服,你可以先换上。”

    宋巷生清清艳艳的眸,带着明艳欺人的笑:“没有不满就好,不然……我还以为,杨秘书是觊觎南总的同时,把我当成了假想敌不说还想要给我个下马威。”她说,“我这个人脾气不是很好,既然不是故意的,杨秘书还了我也就好了。”

    杨秘书瞳孔一凝:“还你,是什么意思?”

    宋巷生葱白修长的手指微微指了下那小半杯还没有洒完的咖啡,含义不言而明。

    杨秘书蓦然一顿,“你……Reborn难道是嫌我的道歉还不够诚恳吗?”

    宋巷生反问:“杨秘书是个成年人了吧,你的态度诚恳,我就要原谅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抱歉,我的字典里,行事准则就只有,一报还一报,泼了,你就从这里出去,不泼,我们可以一起等南总,让他给你做主,如何?”

    她语调悠悠,却没有给她任何反对的机会。

    杨秘书咬牙,将杯中剩下的咖啡尽数倒在了自己的身上。

    宋巷生见此,挥了挥手:“出去吧。”

    杨秘书拿着咖啡杯的手我的很紧:“是。”

    在杨秘书关上门的那一刻,她抬眼看了下宋巷生在办公室的举动,她看到,宋巷生倘若无人的打开了南风瑾的衣柜,从里面挑了件白色的衬衫出来。

    “你在干什么?”张助理目睹她的举动,沉声问道。

    杨秘书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转过头。

    张助理看到她身上的污渍顿了下:“你这是……”

    杨秘书:“Reborn让我自己泼的。”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

    张助理闻言愣了下。

    办公室内的宋巷生拿着南风瑾的衬衫,进到了隔间内的浴室,原本是只想要换了个衣服,但是身上却飘散着一股似有若无的咖啡味,她只好简单的冲了个澡。

    南风瑾在开完了会议后,从张助理口中得知了她到来的消息,将手中的文件签署好以后,放到了他的手上。

    张助理接过的同时给他打开了门。

    南风瑾一眼扫过,并没有在办公室内看到人,准备回头询问的时候,隔间的门蓦然打开。

    带着一身水汽的宋巷生,穿着他宽大的衬衫从里面走出来,衬衫很大,但宋巷生的身形并不矮,有一米六八,所以衬衫能不过是堪堪能遮盖到大腿的位置。

    她的身形窈窕,就那么俏生生的倚靠在沙发上,双腿修长笔直且雪白,白色衬衫的领口没有扣紧,露出精致的锁骨,明眸润唇,色若春晓之花。

    就那么倚靠在哪里,就足够给人一种光丽艳逸的感觉。

    南风瑾的眸光晦暗了下,喉结细微的滚动。

    宋巷生靠坐在沙发上,“南总,我衣服弄脏了,烦劳,让人帮我买件新的过来?”

    南风瑾给张助理打了个电话,之后迈步到她跟前,声音略带喑哑的问:“衣服,怎么弄脏的?”

    他的目光略过她的腿,宋巷生唇眸沉了下:“南总,非礼勿视。”

    南风瑾扣住她的腰肢,将她压坐在他的腿上:“在我的办公室,穿成这样,不是为了吸引我?”

    他承认,她做的很成功。

    宋巷生手臂圈住他的脖颈,眼波流转:“南总,自作多情了。”

    说完,她掰开他的手,起身。

    “我今天来,是有件喜事想要告知南总,孙家为孙子举办的认亲宴会,我请南总去看场好戏如何?”

    张助理拿着衣服进来的时候,办公室内的空气有些凝固。

    半个小时后,孙家的宴会现场。

    当南风瑾跟宋巷生进来的刹那,人群中闪现出不小的动静,没有人想到日理万机的南先生也会出现。

    而神情更加诧异难辨的还要数孙家的人,在看到南风瑾出现的时候,跟大白天里见了鬼也没有什么区别。

    孙母当即便把孙琪拉到了一边,“他怎么会来?陈恩瑞呢?她人来了吗?南风瑾这个时候来,难道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孙琪最初看到南风瑾心里也紧张了下,但随即就放松如常:“就算现在不知道,等消息放出以后,他也早晚会知道,这几年,他也该玩够了,不然……怎么到今天还没有要娶陈恩瑞的意思。”

    对于这一点,孙琪并不担心。

    跟他通话的那人说的很对,南风瑾对陈恩瑞并不见得有多么的上心,不然怎么会在连“孩子”都有了的情况下,一拖就是这么久。

    一个男人想要娶一个女人,决计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陈恩瑞是在开场后的十分钟,偷偷进来的。

    她带着墨镜和鸭舌帽,将自己过得严严实实,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溜进来的狗仔。

    孙琪在看到她后,憨笑着就朝她走了过来,“恩瑞,你来了。”

    陈恩瑞压低了声音,“你到底想干什么?”

    孙琪握着她的手,“我想娶你啊,你知道的,我喜欢了很多年,现在我们连孩子都有了,结婚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只要你嫁给我,你放心,我一定把最好的都给你。”

    他话语里的深意,现在的陈恩瑞自然不可能明白,她只是嫌恶的甩开了他的手,“你说什么疯话,我不可能嫁给你,你不要做梦了。”

    两人之间的互动,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注意,但好在并没有人认出来眼前这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是陈恩瑞。

    “我已经来了,我给你再重申一遍,孩子你可以认回,但是我绝对不会跟你这种人扯上任何关系,你如果识相的话,就打消痴心妄想的念头,我们之间不可能。”

    孙琪见她要走,连忙拽住了她的手,“恩瑞,你不想要见见孩子吗?”

    在以为孩子是南风瑾的时候,陈恩瑞当然看的很重,但只要想到这个孩子是孙琪的,她就觉得恶心反胃:“不需要。”

    “陈恩瑞,我是真的喜欢你!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你难道真的要看他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吗?!”

    在陈恩瑞甩开他的手,转身离开的时候,孙琪忽然大声喊了一声。

    他的声音之大,几乎让半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都朝着声音来源看了过来。

    陈恩瑞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浑身冰凉彻骨,连最基本的反应都没有了。

    宋巷生远远的看着这一幕,伸手从经过的侍者手中端了两杯红酒,递向了南风瑾一杯,言笑晏晏道:“南总。”

    周围安静一片,她这一声“南总”也好像穿过了人海,直直的钻进了陈恩瑞的耳中。

    陈恩瑞不敢回头,南风瑾不爱应酬,参加的大型宴会都屈指可数,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南风瑾看着眼前笑容清艳的女人,目光幽沉而深暗。

    “恩瑞,请你嫁给我吧。”孙琪单膝跪地,举起了口袋来的戒指。

    所有人都在看着这一幕。

    陈恩瑞一把推开了他,压低了帽檐,“你认错人了!”

    宋巷生手中的红酒,南风瑾没有接。

    她也完全没有在意,踩着高跟鞋状似漫不经心的走到了抱着孩子的孙母身边,意味深长的笑着说道:“这孩子长得跟孙少可真像,女人么,都是心软,见到孩子的时候,更是如此。”

    孙母闻言眼神一亮,她对于陈恩瑞这个儿媳妇并不满意,但耐不住儿子喜欢,而他儿子在那方面的癖好又有些粗暴,把这个给他们家带来过羞辱的女人弄回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孙母闻言抱着孩子就上前了。

    南风瑾眸色深深的将宋巷生的举动都看在眼底,除了恼火的同时,心底更多的是被当猴子耍的愤怒。

    “这孩子……”

    在孙母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南风瑾开了口。

    孙母像是这才注意到他就站在身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抱紧了自己怀中的孩子,防备道:“这是我孙子。”

    她的孙子?

    难不成是他的记忆出现了偏差?!

    宋巷生轻笑:“南总难道不觉得,这孩子跟孙少长得极其相似?”她伸出手,轻轻的触碰了下孩子的面颊,“这眉眼和鼻梁……”

    “宋巷生,是你!今天这一切都是你做的是不是?你想要毁了我,你想要毁了我是不是?!”

    处于极度不安和恼怒中的陈恩瑞像是终于找到了可以发泄的人,不管不顾的冲到了宋巷生跟前,指着她的鼻子吼道。

    宋巷生眼神很浅的拍开了她的手,神情自然而寡淡,红唇翕合:“陈小姐你在说什么?我……做了什么吗?”

    她诧异的问:“这孩子……不是你和孙少的?如果不是的话,那我跟你道歉。”

    她言笑晏晏,滴水不漏。

    一个举止有度,笑容清浅,一个怒目而视,连墨镜和帽子都不敢摘的怒火冲冲。

    风水轮流转,高低立见。

    “哦,对了,我听说,南总跟陈小姐也曾经喜得一贵子。”她低首浅笑,声音清越,敲击在耳膜却宛如薄刀,“如今这孙少的孩子认祖归宗,不知道我能不能有幸,见识见识另一个?”

    在陈恩瑞身份暴露的那一刻,在场的人谁还不明白,这其中的弯折。

    这南先生被戴了绿帽子,帮着孙家养了儿子。

    但却没有人敢当面置喙什么,如今宋巷生这么堂而皇之的把事情摊在了明面上,无疑就是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了南风瑾的脸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