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72章:南风瑾眼瞳深眯,如鲠在喉。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宋巷生水润红唇微启:“是那个孩子的。”

    没有太多的沉吟,也没有什么疑问的语调,她几乎是很肯定的就说出了这个答案。

    张潇潇点头,“没错,陈恩瑞口口声声说是南风瑾的孩子,实际上……父不详,你说我们要不要现在就把这个消息告诉南风瑾?到时候陈家的下场一定很精彩。”

    南先生是多么骄傲矜贵的一个人,结果到头来,宠爱了半天的女人,背着他跟别的男人有一腿白白带了绿帽子不说,连孩子都不是他的。

    可想而知南风瑾在盛怒之下,陈恩瑞,陈家会面临什么。

    然而,宋巷生却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问了句:“孩子的父亲知道是谁吗?”

    张潇潇:“不光是我们不知道,依我看,陈恩瑞这个当事人都不见得知道,她是跟谁睡了以后怀的野种。”

    在对于这个结果,宋巷生并不十分的意外,她甚至比任何人都相信,陈恩瑞在最初不知情,否则……这个孩子,她绝对不会生下来。

    张潇潇:“我们现在还是先……”

    宋巷生:“潇潇,即使你现在把事情捅了出去,也不过是给了陈恩瑞一个上演苦情戏的机会,她说自己是无辜被施暴,甚至连意识都没有,你觉得南风瑾是对她怜惜多一点,还是恨意多一点?”

    张潇潇沉默了下,“……难道你就甘愿放弃这么一个好机会?”

    宋巷生:“先找出那个孩子的父亲,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找出孩子的父亲,无论是上演夺孩子大战还是夺妻,再不济图财,这场戏码都会精彩万分起来。

    张潇潇:“万一……孩子的父亲一直不露面呢?”

    宋巷生的嗓音清冷,“不露面有什么关系,陈恩瑞会比我们还要着急……你把知道孩子身份的事情匿名发给她,找人关注一下她这几天的动向,相信很快我们就会知道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

    这件事情,总有人会比她们还要着急。

    一柄高悬在头上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的尖刀,足够陈恩瑞寝食难安。

    两人结束通话,宋巷生收起手机,一扭头就对上了江君骁那双似笑非笑的眸。

    宋巷生跟他对视,莫名就觉得有些怪,索性瞥开了视线。

    他说:“宋巷生我刚刚想起来一件事情,你昨晚扑到我,给我摸完了,也看完了,你如果不打算对我负责,我就去起诉你,你信不信?”

    他对陈恩瑞跟谁有一腿不太关心,却有兴趣让所有人都知道他跟她关系匪浅。

    他不说,宋巷生也没有打算再提这件事情,如今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倒像是她沾了便宜,“江君骁你无不无耻,昨天晚上我的衣服……”

    “哦,衣服啊。”江浪荡舌尖从左侧后槽牙划至上颚,散漫不羁道:“我脱的,这不是正跟你商量负责的事情。”

    他这人也就是嘴上的功夫溜得很,也不知道昨天是谁连脖子都在泛红。

    宋巷生拒绝:“我不需要。”

    “那真不巧。”他说,“我需要,而且很迫切。”

    说完,也不理会她到底是什么神情了,拽着人就往外走。

    宋巷生甩了两下没有甩开:“你干什么?”

    江浪荡流痞道:“带你去领证。”

    宋巷生:“……”

    看着她紧皱眉头的模样,江君骁手心“砰”的一下子拍到她的脑门上,“怎么,跟我领证的话,就怎么委屈你?”

    宋巷生呼吸一顿,却只说:“你别胡来。”

    虽然就是个玩笑,虽然也猜到她会拒绝,但江君骁这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伸手给她系上安全带,“行了,跟你开玩笑的,戏怎么不要演全套,去商场买点家具摆设的添置添置,怎么都要营造点同居的氛围……”

    他顿了下,玩笑道:“……入赘也要有点入赘的感觉不是?”

    宋巷生被他揽着肩膀就直接给揽到了商场,周围人好奇和打探的目光时不时的落过来,宋巷生只要最先放弃了抵抗。

    “我自己走。”

    江君骁看了她一眼后,松开了手。

    宋巷生整了下衣服,最终还是决定要把他跟他说明白:“江君骁你这个胡来,你家里人他们不会同意。”

    他点头,“我会被赶出家门,所以……这不是跟你说要直接入赘了。”

    她那么会挣钱,养一个他,大概是没什么问题。

    把吃软饭说的那么理所当然,怕是整个上流圈也找不出第二个。

    宋巷生:“……”

    江少买东西,大概就只秉承一个原则,那就是:只选贵的,不选对的,尤其是店员强烈推荐说是现在最适合的情侣款,他便二话不说就要刷卡结账。

    宋巷生被他这副出手阔绰的模样给弄的头疼,把他手里的卡给拿了过来,“你净买些摆设回去,等着落灰啊?”

    她指了指旁边的摆放位置并不显眼的,“那件更合适一点。”

    江君骁摸了摸下颌,点头。

    后续不管江少再想要买任何东西,第一反应永远都是:“选哪个?要哪个?买哪个?”

    店员不无羡慕的说:“小姐,你男朋友真的爱你,什么事情都要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宋巷生顿下了,“我们不……”

    江君骁:“入赘男人的自觉。”

    店员闻言下意识的看了眼他身上价值不菲的穿着,再看向宋巷生的眼神就有些变了,完全是一在看富婆的眼神。

    走出了店里,江君骁想到店员落在宋巷生脸上羡慕的目光,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笑起来肆意洒脱的很,整个人都靠在她的身上。

    宋巷生无奈,也只好听之任之。

    “君骁?”被温沁柠挽着手臂前来逛街的江母,看着商场内举止亲昵的两人,脸色有些沉。

    温沁柠的目光也落在了宋巷生的脸上。

    每次在这个女人出现的时候,江君骁的眼神都会变得跟平日里不太一样。

    ……

    陈恩瑞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消息。

    是一张赵敏慧在遗传科外跟医生交谈的画面,同时还有……关于小贝的血型,对方称已经知晓小贝的真实身份,给她要二十万的封口费。

    陈恩瑞看着手机上的短信,整个人顿时大脑一片空白。

    她急匆匆的跑下楼找到了赵慧敏。

    赵慧敏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人偷拍,“你好好想想,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一天不弄明白,这件事情就永远都不会有消停的时候。”

    陈恩瑞烦躁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每天看到这个野种都在想些什么?”

    她赤红着眸子说:“我有好几次,都想要亲手掐死他!他为什么不是风谨的孩子?!为什么不是!!”

    只是对于这一点,没有人可以回答她。

    当晚,当陈恩瑞再次接到那个变了音的男人电话后,她终于放下了长久以来的脾气,放柔了声音道:“你说你是小贝的爸爸,但你知不知道,我们母子两人被外人欺负的有多惨,现在还有人拿着小贝的身世来威胁我要封口费。”

    “你如果还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孩子,就真的忍心,看都不看他一眼吗?”

    男人嘿嘿的笑出了声,一股子憨傻的模样,“你终于承认,他是我的孩子了……恩瑞,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你们,我明天,明天就让家里人再来给你们家商量结婚的事情……”

    男人在电话那头说了半天,陈恩瑞始终一句话都没有说,她死死的握紧了手中的手机,按捺了半天才按耐住了自己的脾气,“是你?!竟然是你?!”陈恩瑞终于弄明白,自己从怀孕以来,是人一直在不断的骚扰自己。

    让她现在每天活在惶恐之中,时刻不得安宁的人,竟然是那个一直被自己瞧不起的男人!

    “孙琪,你竟然敢,你怎么敢?!!”

    他怎么敢这么对她!

    “是什么时候,到底是什么的事情?!”她怎么会这种窝囊废近身,他怎么配碰她?!!

    见她已经猜到了自己身份,孙琪也没有再装下去:“恩瑞,我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我还爱你……我会娶你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娶你,我们一家三口以后每天都要在一起。”

    ……

    江君骁被江母以高血压突发给理由叫回了家,宋巷生一个人走在商场里,没有丝毫想要继续逛下去的欲望。

    温沁柠拦在了她的面前,温声道:“我想跟你谈谈,如果方便的话。”

    宋巷生开口还没有来得及拒绝,就接到了张助理打来的电话。

    “太太,先生出车祸了。”

    宋巷生顿了下,“是么,伤的怎么样?”

    张助理:“……左手骨裂,先生……是担心太太,所以开车的时候分了神。”

    担心她分神?

    宋巷生想,与此说是担心,不如说是南先生的没有办法过去自己心里那一关。

    对于南风瑾这种习惯于操纵一切的男人来说,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半个小时后,宋巷生到了医院。

    张助理见她来了,便给两人关上了门,自己守在了门外。

    宋巷生走向病床,看着手上打着石膏的南风瑾,眉头细微的挑动了一下,之后便慢慢的朝他走了过来。

    南风瑾黑如点漆的眸子轻瞥过来看向她,眸光深邃的似乎就此要将她给看透,他说:“满意了吗?”

    宋巷生眉目宛然,仿佛透着一种光丽艳逸,“南总如果是在问我昨晚上的事情,那我大概是……满意的。”她顿了下,带着笑意,“很满意。”

    南风瑾捏着杂志的手捏紧,指尖泛白,她带着笑意和回味的语气让他的呼吸都为之一滞,“看来,那个小白脸把你伺候的很好。”

    宋巷生淡笑不语,仿佛默认。

    南风瑾将手中的杂志放到桌上,看似自然流畅实则不过是在极力的抑制:“既然玩够了,以后,可以重新开始了?”

    这是昨晚他选择退让的前提。

    但宋巷生笑着说:“我对昨晚很满意,但是对南总……并不满意啊。”她说,“所以,经历过昨晚的事情,我更加确定……南总不是我想要的人,所以……还谈什么重新开始呢?”

    南风瑾眼瞳深眯,如鲠在喉,“一个男陪,就能让你乐不思蜀了?”

    宋巷生抿唇轻笑,明眸润唇,“乐不思蜀?大概是吧。”

    南风瑾眸色有些冷:“自甘堕落。”

    宋巷生抚了抚眉眼,“如果乐不思蜀就算是自甘堕落,那南总岂不是自甘堕落了很多年?”她倾身靠近他,问:“陈小姐不是也一向让南总乐不思蜀?我想她的技术,该是还比不上一个普普通通的男陪不是吗?”

    即使这样,他不照样乐不思蜀那么多年?

    南风瑾握住她的手腕,“宋巷生,我容你一次,不代表一直容忍你挑战我的底线!”

    他做过错事,所以顺了她的胡闹的心愿,但……也只是仅此一次。

    自此,四方城,再不会有严瑟这么个人。

    面对他的怒火,宋巷生只是笑着说:“我昨晚,没有跟严瑟上床。”

    南风瑾先是一顿,继而眸含笑意,握着她手指的手都无声的松开了力道,他前所未有的高兴。

    宋巷生看着他唇角的笑意,手臂圈住了他的脖颈,整个人好像都要靠在他的怀中。

    南风瑾很喜欢她的靠近,晦暗的眼眸里都带着温情的味道,“巷生。”

    红唇凑近,双眸含水,在南风瑾准备扣着她的后颈吻上去的时候,宋巷生红唇擦过他的唇角,来到了他的耳畔。

    声音低低柔柔,却透着无边的寒意和嘲弄,她说:“我没有跟严瑟上床,因为……帮我解了那药效的,是,江君骁啊。”

    帮我解了那药效的,是,江君骁啊。

    南风瑾眼中的笑意和因为她的靠近不断鼓动着的心跳,因为这一句,风化瓦解,喉咙里像是卡进了一根刺,拔之见血,咽下要命。

    他偏过头,看她:“理由。”

    她骗了他。

    即使是在质问,南先生依旧是倨傲的。

    宋巷生直起身,离开他的气息范围:“理由么?”她想了想说,“好像这样才比较公平,南总跟陈小姐可是灵肉合一,难舍难分的那么多年,我单单是找个男陪,怎么能算得上是公平呢。”

    她歪着头笑,一派纯情烂漫,“我啊,也想要跟另一个男人从身到心的水乳交融,这样,才会觉得公平,至于时间……”她抿着唇,思索了下,“三年吧,零头我就不跟南总计较了,三年以后,如果南总还有心情跟我谈,我们倒是可以好好的坐下聊聊感受。”

    聊聊彼此跟另外一个伴侣之间的感受。

    南风瑾昨晚答应她荒唐的要求,不过就是把那个严瑟当成了个玩物,一颗帮她的解药。

    他可以有千万种的理由说服自己去忘记,去宽怀。

    但那个人唯独不能是江君骁。

    那个救她逃出生天,重新活过来的男人!

    南风瑾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对于人心无法掌控的危机感。

    “所以,昨天从头到尾,你都是在骗我?”南风瑾冷声问。

    宋巷生拢了下耳边碎发,绯颜腻理:“骗?这方面南总才是行家不是吗?我……不过是突然间就想明白了,江少对我情深义重还救过我,可以为我拒绝外面的莺莺燕燕,只守着我一个人,这样的男人,我怎么能不喜欢呢。”

    “巷生,你不爱他,你只是为了气我。”南风瑾说。

    宋巷生闻言笑出了声:“我为什么不爱他?我不爱他,难道还要爱你吗?南风瑾,你不会忘记了,你还有陈恩瑞,你、们、亲手、杀、死、我、的、孩子!”

    小宝的性命,是哽在她心中永远,永远,都没有办法逝去的伤疤。

    南风瑾哑声道:“那……是一场意外。”

    如果可以回到那个时候,他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去救回他们的孩子。

    那样,他跟南太太之间,就不会走进死胡同。

    “南总,轻描淡写的一句意外,就能抵上一条人命吗?”她说,“对你们而言,一句意外就可以心安理得的过完一生,但我不行。”

    宋巷生告诉他:“我做不到,这辈子,除非我死,否则我永永远远都会记得,我的孩子死的有多冤枉,他是怎么为了你们爱情做的殉葬!”

    至死不忘。

    在她刻骨铭心的恨意中,南风瑾整个人都是一怔。

    “时间不早了,南总看来也没有什么大事,今天的探病就到此为止。”她依旧还是带着浅笑,仿佛是挂在脸上,可在面对他的时候笑意从来未曾到达眼底,哪怕只是一星半点。

    南风瑾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没有任何的停留,她来这一趟,更像是来看他笑话,更像是拿话来刺痛他的,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过往,在她情浓的时候,他哪怕是受了一点点的小伤,她都像是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

    围在他身边,给他一边上药,一边问他:“疼不疼?我再轻一点。”

    可今天,什么话都没有。

    南风瑾一瞬不瞬的眸子看着病房门口的位置看了很久很久,身上很冷。

    车上,宋巷生在打开收音机的时候,听到了主持人用激动且八卦意味深重的语气,播报着娱乐新闻。

    她的手指已经移到了换频道的位置,却在听到里面说的内容后,整个人都顿了一下。

    “当红小花苏青颜未婚先孕,肚子一人去妇产科挂诊被拍”

    紧接着,便开始不间断的猜测所有跟苏青颜有过或深或浅暧昧的男人,到底谁才是孩子的父亲。

    宋巷生将车靠边停下,拨通了苏青颜的电话。

    连续三通电话都没有人接听。

    苏青颜的手机不间断的震动着,电话一个又一个的响起,未接来电几乎是要把她的手机给打爆。

    “苏青颜,这个孩子,我要。”沈云赫扣着她的手腕,将她死死的扣在墙上,不容她有丝毫的反抗,“把他生下来,你听话,不要惹我生气。”

    苏青颜仰着头,嘲弄道:“生下来?生下来当个私生子吗?沈云赫我就算是再贱,也不会给你这种人生孩子!”

    她嘲讽意味极其浓重的话语,顷刻间就点燃了沈云赫的怒火,“我这种人?”他用力的捏着她的下颌,“苏青颜凡是我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你跟我拧,我不跟你计较,但安越……我不动你,我动他,你觉得怎么样?”

    安越是她的命门,从来都是如此。

    而沈云赫就是死死的扣住了她的命门,让她像条狗一样的唯命是从。

    苏青颜从来都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你敢碰他,我跟你同归于尽!”

    她维护安越的模样,让沈云赫不管是看了多久都觉得刺目碍眼。

    沈云赫:“生下这个孩子,我就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苏青颜,“孩子在我肚子里,我想流掉他,你以为你能阻止的了?”她说,“我不要这个孩子,我不要!!”

    他们本身就是金主和包养的关系,何必再弄出一个孩子凭白让他担了这份污名。

    沈云赫不会娶她,而她也不可能嫁给他,这是个不该存在的孩子。

    沈云赫握紧了手掌,用力的扣住她的脖子,在这一瞬间,他心中那股子恼火的劲头,让他想要直接就这么杀了她。

    苏青颜被憋得面色通红,却依旧牙尖嘴利的刺激他:“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杀了她?

    他还没有玩够,他怎么可能让她死。

    沈云赫冷笑一声,扯下领带,把她的手就给绑了起来,不顾她的挣扎将人丢到了床上。

    她怀着孕,而他想要这个孩子,自然不会真的碰她做到最后。

    但一个跟她有过那么长时间亲密接触的男人,想要折磨她,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沈云赫解在床边竖起了照相机,他掰着她的脸,明明是柔情万种的语气,却让苏青颜晃遭雷击,如坠冰窖,他说:“宝贝,我们来给你的小男友,昭示一下关系。”

    “不,不要,不要!!”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