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71章:仗着我喜欢你欺负人是不是?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宋巷生就像是个高烧的人,身体里火烧火燎,面颊都是红的,但却冷的想要打寒颤。

    “很冷?”他拧眉问道。

    宋巷生冷的上下牙齿打颤,止不住的就想要往他身边钻。

    江君骁顺势将她抱紧,流痞道:“你也就这个时候才知道老子的好处,搁平日里碰你一下,指不定要给我几天的脸色看。”

    他在这个时候还能说风凉话,宋巷生止不住张嘴就在他的肩上凶狠狠的咬了一口,“你好歹也是个医生,就只有这种蠢办法?”

    让她在这里泡冰水澡?!

    江君骁在浴缸里往后靠了靠,一只手臂撑在了脑后,一手随意散漫的搭在浴缸前,“宋巷生讲讲良心话,老子有更好更方便更快活的放给给你把药效欢欢喜喜的给解了,你能愿意?”

    “等你冷静下来了,人也清醒了,是不是就打算躲着我,你就更有理由把我往别处推了,是不是?”

    他也不管她现在神志恢复到哪一步了,就在一旁那么堂而皇之的指责这个女人的无情。

    宋巷生抿了下唇,撇开脸。

    “嗬”他身上的衬衫湿漉漉的紧贴在健硕的胸膛上,解开上面的三颗,随意散漫透着不羁和……放荡,“呦,得,女王大人,您哪会有错啊,这不都是小的上赶着倒贴你么。”

    “你怎么这么烦人。”她嗔道,罗里八嗦的没完没了,她说:“我又没有让你管我。”

    再说……

    她刚才神志不清那样,根本什么都不清楚,是他自己把她弄到冷水里的。

    是他自己……

    江君骁裹了裹后槽牙,一边唇角轻勾上扬,“是,我这不是犯贱吗。”

    犯贱要管她。

    犯贱在这里罗里吧嗦的。

    宋巷生唇瓣抿成一条直线,伸手推了推他,“你出去,我一个人在这里泡。”

    江君骁握着她的手,把她拉向自己,激起浴缸中的水花四溅,“你跟我这劲儿劲儿的,仗着我喜欢你欺负人是不是?就你一个人需要降火,老子不需要啊?!”

    她这又是往他怀里钻,又是在他耳边喘的,他要是没反应,那就真不是个男人了。

    他这身上的邪火就没消停的时候,她现在跟他说想要一个人泡?

    他答应,他兄弟能吗?!

    宋巷生闻言一愣,不自觉的就往后退了退。

    江君骁倾身上前,捏着她的面颊,恶狠狠道:“你再往后退退,浴缸就这么大,你诚心惹我生气是不是?”

    他这火气就没有顺的时候。

    他是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欠了她什么,这辈子被她这么磋磨,偏他就跟中了邪似的。

    “松手,你弄疼我了。”宋巷生凝眉说道。

    江君骁直视着她数秒钟后,真的松开了手,看向她刚刚被自己捏住的面颊,那里果然红了一片。

    跟块嫩豆腐似的,一碰就留印儿。

    在浴缸内的水一直保持着冰冷的温度,换了三次水。

    等两个半钟头后,江君骁这才伸手把她从里面抱了出来,“待会儿先把试衣服换了,我去厨房给你弄点姜汤,喝完了睡一觉,等明天就好了。”

    她整个人恹恹的没有任何的精神,细微的点了两下头,算是应下了。

    两人的衣服湿透,这样抱着,肢体相贴,宋巷生本该排斥这样的亲密,但此刻却觉得异常的心安。

    她其实心底里很清楚,他外表浪荡,名声也不好,花名传的那么响,但实际上却是个君子。

    他不会趁人之危,他有他的骄傲,他要的是她身心都臣服给他,而不是迫于药效。

    江浪荡,其实,是个很骄傲,很骄傲的人。

    “呜呜呜呜”,“呜呜呜”。

    客厅内被绑着的严瑟见浴室的门打开,连忙试图发出声音来呼救,向宋巷生呼救。

    宋巷生掀眸看了眼,看到被江君骁绑成了颗粽子的严瑟,有些无奈的笑,“你怎么把他绑成那样?”

    这不存心折腾人吗?这把人绑的久了,浑身的骨头都应该不是自己的了。

    江君骁似笑非笑的冷笑一声,“你还是关心关心自己的好,一个女人家家的,这么喜欢招蜂引蝶。”

    一个弱的跟白斩鸡似的假男人,她也能看的上。

    面上生气的很,卧室的门踢的也响的很,把人放到床上的动作却小心翼翼的,生怕把她弄疼了,嘴上却强硬:“你就是活该,下次看你还去那种地方。”

    宋巷生恹恹的想要窝进被子里,江君骁给她拦住,“先换了衣服。”

    冷水里泡了那么久,再穿着湿衣服睡着了,她这是存心给自己找罪受。

    宋巷生闭着眼睛,低声“嗯”了下,手上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江君骁深吸了一口气,戳了戳她的脸,“起来,把衣服换了。”

    宋巷生闭着眼睛,“嗯。”

    江君骁:“……”

    之后再叫她,已经连敷衍的应他一声的动静都没有了。

    江君骁手指摩搓了一下额头,低声笑道:“非逼着我弄了你,才心甘是不是,嗯?”

    但到底,江浪荡也不过就是嘴上的功夫。

    片刻后,眼观鼻鼻观心的给人换了衣服,手脚老实的不能再老实,面无表情的郑重的很,比之他上手术台,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的审美也直男的很,衣柜里挑挑拣拣选了件粉嫩的睡衣给她穿上,手指碰触到四肢以外的皮肤还会耳根泛红。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纯情的处男。

    跟他放荡流连女人堆里的形象。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宋巷生在他给自己换好衣服后,睡眼惺忪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他脖子根耳根同时泛红的场景,眨了下眼睛,“你……怎么了?”

    难道是泡冷水给感冒了?

    江君骁深吸了一口气,掀起旁边的被子给她捂得严严实实,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后,似乎还是觉得心里有些不平,捧着她的脸,就在她的唇瓣上啃了一口。

    是啃,不是亲,跟能拆家的二哈一个德行。

    等他舒坦了,也不管她是什么诧异吃惊的神情,就神清气爽的去厨房熬姜汤去了。

    熬汤的中途,江君骁走到客厅,半蹲在严瑟的跟前,把他嘴巴里的抹布给扯了出来,拍了拍他的脸,问:“知道为什么绑你吗?”

    严瑟摇头。

    江君骁:“你哪只蹄子碰了她,我给你修剪修剪,嗯?”

    严瑟面色一白:“没,没有的事,我不敢,再也不敢了。”

    江君骁从旁边拿了把水果刀,在他眼前晃了晃,

    严瑟不知道是被绑的太久,还是真的觉得江君骁会下狠手,被他吓唬了两次后,竟然在江君骁举起水果刀的那一刻……晕了过去。

    江君骁用刀片拍了拍他的脸,确定他是真的晕了以后,撇了撇嘴,“出息。”

    夜半,江君骁靠在宋巷生卧室里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时不时的观察着她的动静。

    姜汤喝完了,但是不知道夜里会不会发热,他就那么在旁边守着。

    ……

    “你说什么?风谨他,他出车祸了?”

    陈恩瑞联系不上江君骁,就只能往他身边的人手机上打电话。

    杨秘书接到电话后,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的对她不冷不热,反而是一反常态的主动说起了南风瑾遭遇的事情,甚至连医院和病房门号都一并说了出来。

    陈恩瑞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思多想她跟平日里的不同,急急就来到了医院。

    当在病房内,看到他打着石膏的手后,当即就红了眼,担忧道:“好端端的怎么会出车祸?你的车技一向不是很好的吗?怎么会弄成这样?伤的严重不严重,是不是很疼?”

    车技好?

    再好的车技,在分神的时候也会成为一把双刃剑。

    靠在病床上的南风瑾见到她沉了一下眼眸:“你怎么会来?”

    陈恩瑞红着眼睛:“你先不要管我怎么会来,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因为宋巷生,你是不是因为看到她跟别的男人亲近,所以你受不了了?你是不是真的……真的……爱上她了?”

    类似的问题,南风瑾不知道听陈恩瑞问了自己多少遍。

    他从最初的不屑一顾嗤之以鼻,到后来的迟疑犹豫……再到如今的沉默。

    好像经历了很久很久的时光,却又像只是在短短的一瞬间。

    南风瑾想,是不是……

    其实,陈恩瑞要比他,把他的感情世界看的更明白?

    他的沉默,让陈恩瑞的心凉一半。

    一旁的杨秘书也将这一幕看在眼底,目光闪烁了下,给陈恩瑞递了一张纸。

    陈恩瑞趴在病床边哭了起来,声音很大,很是伤心。

    南风瑾还是怜惜她的,出于多年的情谊,但好像也只剩下了这些。

    “你答应过,你说过,只爱我一个人的,你说过的,棋手怎么会爱上自己手中的棋子?”她哭着问他。

    南风瑾给她擦了擦眼泪,眸光深黑,他说:“恩瑞,一个好的棋手,多半都要钟情手中的棋。”

    或许从一开始,从他自诩是棋手,宋巷生是他手中棋子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如今的结局。

    陈恩瑞牢牢的握着他的手,急切道:“可是你们已经结束了,小宝死了,姐姐她不会原谅我们,也不会原谅你……可我们已经有了小贝了,你不要我了,你让我怎么办?你说过会照顾我一辈子,你说过的。”

    “你说过要娶我,你说过的。”

    在陈恩瑞的泪水攻势下,南风瑾却只是越来越长的沉默。

    照顾她,他可以做到。

    娶她……

    南风瑾心底在强烈的排斥。

    南太太,他已经有了,没有打算换过。

    仔细想来,从他跟宋巷生结婚的那一天,他就没有想过跟她离婚。

    “陈小姐,先生没有说不要你,你就不要哭了。”杨秘书轻笑着把她拉起来,劝道:“先生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我先送陈小姐回去吧,好吗?”

    陈恩瑞从这个女人出现在南风瑾身边开始,就在防备着,但是今天却反而跟她站在了同一阵线上。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情敌的世界上也同样如此。

    车上,杨秘书看了眼后视镜,看到还在抽泣的陈恩瑞,意有所指的说道:“陈小姐,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整天哭哭啼啼的女人,Reborn风情万种,笑容勾人,任谁都会被她吸引,不是么?”

    她说:“先生不管再怎么君子,到底也是个男人,没有男人可以经受住那样的诱惑……你单是看她能同时勾住先生和江少就知道了,即使她玩男陪跟个少爷纠缠不清。”

    陈恩瑞:“你为什么会突然跟我说这些?”

    杨秘书笑了下:“因为,我相信不管怎么样,陈小姐你都是真心爱先生的,可那个Reborn她凭什么呢?一个朝三暮四,跟那么多男人纠缠不清,她不配。”

    ……

    次日,宋巷生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钟了。

    窗帘只拉上了薄纱,刺眼的光线从外面照射进来,洒在眼睛上,宋巷生下意识的就把被子往上掀了掀。

    之后。

    一。

    二。

    三。

    四秒后,宋巷生猛然睁开眼睛,被子下,她伸手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

    不是昨天睡着前的那件。

    她坐起身,掀开了被子,看到身上已经被换了的衣服,身体僵硬了一下。

    她凝眉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却好像,在从浴室出来后的记忆就断片了。

    她的衣服……

    到底是她自己换的,还是……另有其人?

    宋巷生下床,去了洗手间,用冷水狠狠的拍击了面颊几下后,她看着镜中的自己,隐约的有几个画面闪过。

    江君骁红了的耳根,还有通红的脖子……

    还有那句:“非逼着我弄了你,才心甘是不是,嗯?”

    宋巷生洗漱好,换好了衣服,从卧室里出来。

    听到厨房里乒乒乓乓厨具碰撞的声音,客厅里昨晚被绑着的严瑟已经不见了踪影。

    江君骁端着菜出来,看到她略略扬了扬眉,“总算是醒了,我还正准备饭菜都上桌以后,再费心费力的去叫你,正好,省了功夫,坐下吃饭吧。”

    宋巷生看了眼桌上虽然说不上是色香味俱全,但显然是下了一番功夫的饭菜,顿了下。

    她想起,眼前这位江大少一度是个连糖跟盐都分不清楚的贵公子,他说自己的手天生就是来拿手术刀的,还傲娇的仰着下巴鼻孔朝天一般的问她:“你知不知道我这双手保价多少?它能救多少人的命?”

    他说“君子远庖厨”。

    医者爱护自己的手,就像是女人爱护她的脸一样。

    但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下厨,他的厨艺也进步的很快,江母说,他从小到大连厨房都没有进过。

    “发什么呆?是不舒服?”不应该啊,依照他的判断药效应该全部散了才对,难道是发烧了?

    他伸手盖在她的额头上摸了下,又碰了碰自己的额头,没发烧。

    宋巷生:“我没事。”

    没事?

    江君骁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桌上并不怎么美观的菜,色厉内荏道:“……怎么,怕我做的饭有毒啊?”

    她这是什么眼神?

    不就是卖相差了点,长得丑,就不能说自己是盘菜,就要被她这么瞧不起吗?

    相处这么长时间,宋巷生早就不把他的脾气放在眼里,眼前这人就是个毒舌的主儿,每次都是冲她吼得凶的不能行,却不会真的伤害她一下。

    她拿起筷子夹了口放到嘴里,咀嚼过后,点头:“还不错。”

    江君骁冷哼一声,不屑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他是谁,再难的手术台只要他上去都能迎刃而解,一个小小的厨房,他还能搞不定?

    此时的江浪荡完全忘记了,自己在江家差点烧了几次厨房。

    等饭吃的差不多了,宋巷生垂着眸子,低声:“昨天……”

    江君骁:“昨天?”

    宋巷生:“昨天在夜色……”

    提到“夜色”两个字,江君骁的脸色变了变,沉声道:“以后,那种地方,你不许再去第二次。”

    宋巷生:“我……”

    江君骁:“还有你找的那个男陪,你是什么眼神,那种货色也能看得上眼,你就不怕玩出事?你现在倒是能耐的很,你!”

    她还没有怎么开口说上两个字,就被他劈头盖脸的一顿教训,跟教导主任似的。

    宋巷生抿了下唇,抬起头,眼眸掀起:“说完了?”

    江君骁靠在椅背上,翘起了二郎腿,“怎么,你一个做了错事的犯人,还不能虚心接受一下教育?拒绝黄拒绝毒,党和国家的号召你没听过?”

    他常年流连夜场会所的,教育起她来倒是义正言辞的很。

    典型,身斜不怕影子正。

    宋巷生被他气笑,“江君骁,你跟我说这话,就不觉得心虚?”

    江少:“我心虚什么,昨天找男陪的又不是我。”

    宋巷生:“……说起来,严瑟呢?你把他弄到哪去了?”

    江君骁活动了下自己昨天躺了一夜沙发而有些僵硬的脖颈:“不知道。”

    宋巷生拧了下眉头:“江君骁,我跟你说认真的,我留着他还有用。”

    江君骁闻言就火大,嘲弄道:“有用,什么用?陪你上床吗?如果你想要找床伴舍近求那个远干什么啊,我不是更好?不如你跟我好好说说,我江君骁,哪里还比不上一个卖肾的男陪了?!”

    他说到最后,是真的有些生气。

    气她的胡来,气她的不自爱。

    宋巷生默声良久,“江君骁,你也说了,他是出来卖的,钱货两讫之后大家就是陌生人。”

    “报复的办法有千万种,你就一定要选择这种?”江君骁问她。

    宋巷生笑:“江少,陈家可以用项目打压,可以引诱陈凌峰十赌九输,可南风瑾呢?他身后是一个商业帝国,想要撼动南氏集团,我要用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南风瑾是经商奇才,可我不是,我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办法跟他匹敌,你告诉我,我怎么让他后悔?怎么让他痛苦?”

    可现在她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办法。

    一个能够同时让南风瑾和陈恩瑞都痛不欲生的法子。

    她怎么可能放弃!

    江君骁盯看着她唇角的笑容数秒,之后用一种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的声音,无所谓的说道:“既然这样,你不是更应该选择我?你昨天不是说了,相比较跟个男陪纠缠不清,南风瑾一定更不愿意看到你跟我在一起,不是么?跟我在一起,不是能更取信于人?”

    但宋巷生却摇头:“我欠你的已经够多了。”

    江君骁耸肩,阴恻恻威胁道:“你如果不选我,你找哪家的男陪我就去砸了哪家你信不信?”

    宋巷生:“江君骁,我没有跟你开玩笑。”

    “那正好,我也没有。”他说。

    宋巷生还要说些什么,手机便响了起来,是张潇潇打来的。

    宋巷生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让她去调查的事情,“有消息了?”

    张潇潇带着笑意的声音低低的透过电波传到了宋巷生的耳中,“而且还是好消息……我查到,赵慧敏之所以悄悄的来到医院,是为了查验两个人的DNA匹配度……”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