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69章:是有多爱我?比之陈小姐又如何?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宋巷生正在跟企划部的总监对比安越和另一男星的拍摄后呈现出来的效果,并没有在意,“嗯,等你来了以后再说。”

    张潇潇:“可是我觉得那个赵……”

    “Reborn你看这里,我觉得安越的形象或许更能体现这项产品的主题。”企划部的总监对比两者之后,拿着企划书指给她看。

    宋巷生闻言便匆匆结束了跟张潇潇的对话。

    等大半个小时后,张潇潇来到公司。

    “Reborn呢?”张潇潇问。

    “Reborn正在跟安越的经纪人谈论后续的合作事宜,在会议室。”

    张潇潇闻言,只好先耐下了性子。

    “……她还没有消息吗?”在商谈完了合作的事宜,安越没有离开,而是单独走到了宋巷生的身边,向她继续追问。

    收拾文件的宋巷生顿了下。

    “巷生,我就不打扰你了。”当沈云赫找来,苏青颜将身上的毛毯取下来,递给她时轻声的说道,“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

    什么话都不要跟安越说。

    安越:“……还是没消息吗?”

    宋巷生摇了摇头。

    “安越,我们该走了。”经纪人催促道,“待会还有一个品牌的活动需要你去站台。”

    闻言,安越点头,在转身离开的瞬间,他声音很低的又问了句:“青颜她……是沈老板很熟是么?”

    宋巷生蓦然抬起头。

    四目相对,安越的目光暗淡了一些。

    宋巷生知道,他……多半是知道了些什么,但是最终安越什么都没有说,跟着经纪人走了。

    “Reborn出事了。”在宋巷生出来后,张潇潇顾不上跟她说起赵慧敏的事情,便一脸沉色的走了过来。

    宋巷生掀起眉眼。

    张潇潇:“……有三个合作商在一个小时内陆续宣布单方面终止了跟我们之间的合作。”

    七宝巷发展的很快,但同时也有新公司的弊端,根基不稳。

    资金链一直很稳健是不错,但后续资源不足,无异于就是在吃老本坐吃山空。

    宋巷生:“理由呢?”

    张潇潇:“……没有理由。”

    宋巷生:“没有理由?定下合同的同时,签署的高额违约金他们也不在意?”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三位老总没有人在意这一点违约金。

    违约金虽然不少,但三份加起来也没有办法弥补一场违约带来的损失。

    宋巷生闻言面色当即便沉了沉。

    回到办公室后,宋巷生第一时间跟三位老总联系。

    第一个电话打了三次后接通,但还没有说上两句话,就以工作忙为由,漫不经心的道了个歉以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第二个依旧如此。

    当第三位老总还在重复同样的说词后,宋巷生就先笑了,她说:“冯老板,这已经不是咱们第一次合作了,签署合约的时候,七宝巷就直接把金额压到了最低,我以为我们想要长期合作的意图很是明显,冯总这个时候毁约,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她没有任何叫嚣和斥责的意思,宛如朋友之间的打趣,只是想要问个明白。

    “还是说……冯总觉得我们的企划案有什么问题?”

    冯总:“Reborn你说笑了,七宝巷的业务水平自然是没话说,只是……”

    宋巷生笑道:“还请冯总指教一二。”

    冯总顿了下,叹了一口气:“只是,Reborn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

    宋巷生的笑容收敛下,“哦?不知道冯总说的是哪位贵人?”

    冯总讳莫如深道:“南氏集团的那位……如果不是什么大的隔阂,Reborn你最好还是尽快的消了那位的怒火,不然……一个七宝巷挺不了多长时间。”

    冯总比之前两个老总要圆滑和聪明的多,他混迹商场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南风瑾对付一个女人,尤其,对方还是个美貌的,让人移不开眼睛的漂亮女人,便多留了一个退路。

    他不介意在宋巷生这里做个好人,留下这个人情。

    宋巷生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三大厂商接连退订解除劳务合同,如果不是同时有了更好的选择,便是有人从中作梗。

    而这个人就是,南风瑾。

    跟冯总道了谢后,宋巷生一个人在办公室内坐了很久的时间,房间内的钟表“咔咔咔”的走动着数字。

    安静一片。

    半晌过后,宋巷生拿出了手机,眸色一片沉寂,唇角带着笑意,她说:“张助理,不知道南总有没有时间?”

    “咚咚咚”。

    张助理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南风瑾负手而站,立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四方城的大半的景致都可以尽收在眼底。

    “先生,太太……打来电话了。”

    南风瑾黑如点漆的眸染上抹他未曾察觉到的柔情,“是么,生气了?”

    张助理顿了下:“……太太说,如果先生方便的话,想要邀请你吃个晚饭,您看……”

    南风瑾削薄的唇微启,“告诉她,今天没时间。”

    今天没时间?

    是需要明天再继续邀约?

    还是纯粹的拒绝?

    张助理认为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上一些。

    张助理会意后,给宋巷生回复的电话,便显得晦涩的多。

    “太太,先生今天多半要忙到很晚……您不妨换个时间试一试。”

    换个时间?

    不拒绝不主动,这是要故意吊着她?

    宋巷生似打趣似玩笑的说道:“我倒是没听说过,南总是个这么矫情的性子?”

    对于她的话,张助理自然是不会接。

    从她嘴里说出来自然没什么,但他不过是个下属,除了陪两声笑,再无其他。

    “张助理。”杨秘书颦颦婷婷的端着咖啡走了过来,柔柔的冲他扬起了笑意,“先生在里面吗?”

    张助理收了电话,对上她的笑脸点头。

    杨秘书笑容更盛,整理了下仪容便敲开了门。

    张助理将她的动作都看在眼底,无声的摇了摇头。

    就算是知道前方莫测,前路渺茫,但总有人会觉得自己是人群中最与众不同的那个,是天生的富贵命格,愿意为之不计后果的拼搏一把。

    可殊不知,如若成功那么容易,前人又怎么会弄的伤痕累累,心伤魂死。

    七宝巷。

    “Reborn,怎么样了?”张潇潇进来,询问,“三位老总怎么说?”

    宋巷生:“没什么,南总见咱们七宝巷走的太顺分顺水,纡尊降贵的想要给个考验。”

    张潇潇闻言一顿:“南风瑾?”

    宋巷生点头。

    张潇潇:“Reborn……有件事情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可能对你会有点用处。”

    宋巷生掀眸看向她:“说来听听。”

    张潇潇:“……我今天在医院,见到了赵慧敏,她……买通了的一名医生进了遗传科,似乎是……在做什么鉴定。”

    鉴定?

    宋巷生的脑海中不自觉的就浮现出了一个画面,病房内被撕毁的那张血型报告。

    难道那个孩子有什么问题?

    但这个想法,宋巷生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存在的几率微乎其微,陈恩瑞那种自恃清高,觉得只有南风瑾才能跟她相匹配的个性,会跟别的男人有瓜葛?

    还生下了孩子?

    但……

    “潇潇,你对陈家的事情似乎……一直都很关心?”

    张潇潇笑了下:“Reborn你大可以放心的信任我,我以为这些年,我们已经是可以相互信任的朋友。”

    宋巷生讳莫如深的看向她:“我身边能信任的人不多。”所以,更没有办法接受背叛。

    张潇潇顿了下,“我明白。”

    宋巷生看了下腕上的女士手表,估算了下时间,拿起了外套,说道:“既然事情有苗头,那就让人好好查查,看看赵慧敏到底是在做什么。”

    说完,宋巷生离开了。

    地下停车场内,宋巷生在车内做了半晌都没有启动轿车,而是点了支烟。

    女士烟的劲儿并不大,但在头脑放空的时候,确实不失为一件好物。

    她连续抽了两根后,这才停手。

    “滴滴滴——”

    南氏集团大厦外,在南风瑾前脚走出,后脚,身后就传来了喇叭声。

    在南氏集团外旁若无人的按喇叭,这是多久都不会发生一次的事情,安保人员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宋巷生对于后视镜外的是安保人员熟视无睹,挂挡,踩离合,堂而皇之的拦在了南风瑾的跟前。

    车窗慢慢降下,露出精致的眉眼,她唇角带笑:“南总如果不嫌弃,不如……一起吃个饭?”

    从来觊觎想要成为南太太的女人不计其数,但保安入职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堂而皇之的举动。

    南风瑾清寡的眸子看向对自己发出邀约的女人,抬手让赶来的保安离开。

    保安稍作迟疑后,转身离开。

    南风瑾:“张助理没有转告你?”

    宋巷生唇角微笑不变:“我以为南总是觉得我的诚意不够,我这不是,亲自来了。”

    南风瑾西装熨帖,身形笔挺,却也肃穆沉默。

    宋巷生保持着浅笑的姿态,眼底却没有什么笑意。

    他这番的举动,不过就是逼她主动来找他,拿乔也不过是想要给她下马威,宋巷生心知肚明,并不担心他会不答应。

    一个小时后,当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某家高档餐厅的时候,宋巷生保持了身为主人的礼仪,始终走在他的前面引路,一旁的侍者倒成了摆设。

    南风瑾看着始终不曾跟自己并肩而走的女人,眸色深沉如夜。

    身后的目光灼烈的让人没有办法忽视,但宋巷生却坦然自若的宛如未曾察觉。

    餐桌前,宋巷生点了自己喜欢吃的菜以后,便把菜单递给了他。

    南风瑾没有接。

    宋巷生笑:“如果南总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忙点几个。”

    他口味极淡,婚后的那几年,她戒掉了辣,戒掉了甜。

    很少有女人会不喜欢吃甜食,宋巷生尤其,同时她还嗜辣成瘾,很喜欢那种吃的满头大汗的感觉,好像任何的烦恼和不越快都可以就此随着汗液蒸发掉。

    但因为他不喜欢,她选择配合,生生扭转了自己的饮食喜好。

    以至于南风瑾一直都以为,她跟自己的口味极其的相近。

    所以但一桌子单单是看颜色就知道口味的菜肴上来以后,南风瑾的眸光滞了一下。

    全程宋巷生吃的面不改色,南风瑾却几乎没有下筷子。

    他最初不是没有怀疑,宋巷生是可以这么做的,但……她可以点了那么多甜的辣的不假,却不是可以装出喜欢的模样。

    她是真的喜欢吃。

    “喜欢吃这些?”他问。

    宋巷生:“南总怕是不知道,我这个人口味比较重。”

    只有跟他在一起那些年,口味才会是清淡。

    南风瑾发现,自己好像从来都不曾了解眼前的这个女人,一星半点都不曾。

    当一个人被配合习惯了,理所当然的就会产生忽略,就像是左右手。

    “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

    宋巷生抽了张纸巾,擦拭了下唇角,“当然是想要南总高抬贵手,放过我们这家小公司……顺便也想要知道知道,七宝巷这是哪里碍了南总的眼,一点活路都不给我们留?”

    南风瑾点了壶茶水,味道并不合他的口味,但勉强还能下咽,“巷生,南氏集团足够你大展拳脚,你的位置还保留着。”

    他说:“只要你回来,一切都会跟以前一样。”

    宋巷生巧笑倩兮,倾身凑近他,“南总,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爱上了我。”

    说完,似乎觉得这是个极其好笑的笑话,她笑的不可抑制。

    但南风瑾却是寡淡的沉默,丰神俊朗,像极了如切如磋的君子,良久之后,他说:“如果,是真的呢?”

    如果是真的?

    这话说出口,南风瑾整个人都是一怔。

    爱这个词,对他来说其实,陌生的很。

    他曾经以为护着宠着,要什么给什么,就是爱,却从来不清楚,心脏揪着疼的才是。

    他爱宋巷生么?

    他根本不清楚。

    因为,他从来不懂爱是什么,没见过,只是听闻过,从没有教过他。

    宋巷生敛起笑意,光丽艳逸,清清且艳艳,“哦,那真是我的荣幸,只是南总的这个如果里,是有多爱我?比之陈小姐又如何?”

    南风瑾没有回答她。

    因为就连那一句“如果,是真的呢”说出口都是鬼使神差。

    他清楚的知道,宋巷生是恨他的,也从来明白,两相对峙中,不露底牌才是决胜之道。

    爱之一字在两人口中说出,谁都不会相信。

    南风瑾放过七宝巷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各归其位。

    车上的宋巷生玩弄的品读着这四个字,各归其位?

    那个位置,他以为她还会稀罕吗?

    ……

    夜色俱乐部。

    灯红酒绿,杯酒交错,灯光晦暗,营造出极致暧昧的颜色。

    缤纷闪烁的光线,半开放式的包厢,热舞的俊男美女,靠在沙发前的都是老总富婆。

    他们不吝啬于砸钱热闹,身边围绕着以此为生身材纤细的公主少爷。

    张助理在看到其中一道熟悉身影的瞬间,震惊的瞪大了眼眸。

    宋巷生跟他的视线对上,却宛如陌生人般,继续跟身旁涂脂抹粉笑语迎人的男人调笑。

    整个包厢内的赔笑的少爷哪个不羡慕他的好运,在一众赘肉满身虎背熊腰的富婆中,唯独宋巷生一人貌美堪比当红女星还出手大方的很。

    这样的好事,混迹多年都不见得能遇到一次。

    张助理连忙拨通了南风瑾的电话。

    杨秘书这次是跟同张助理一同来的,从洗手间出来,没有见到他,就四处找了找,听到两人对话的内容,眼神当即便闪了闪。

    张助理回头的时候,就看到了身旁的女人。

    杨秘书笑着向他打听:“先生,会来吗?”

    张助理收起了手机,点头,没有多说话。

    杨秘书却没有就此满意,继续问道:“先生他……很在意Reborn?陈小姐不会生气?”

    张助理讳莫如深的开口:“杨秘书,先生的私事,不会喜欢被人打听。”

    张助理能够在南风瑾身边多年没有被换掉,除了工作上的优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的本分,紧守自己身为助理的本分,不多问不多说,适可而止。

    但是杨秘书毕竟年轻,自负美貌,自然不愿意庸庸碌碌的度过一生,这是自认为美貌的女人常犯的毛病。

    “张助理,你就跟我说说……我不会跟别人说的,还不行吗?”软着语调撒娇,杨秘书挽住了张助理的胳膊。

    张助理扯掉了她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如同木头人一般的垂立在原地,眼睛时不时的观察两下包厢内的画面。

    他不解风情的举动,让杨秘书暗自咬了咬牙。

    半开放式的包厢内气氛明显一分钟比一分钟的火热起来,旁边就是百叶窗,只要一拉上,就是完全密封的环境,在里面怎么样的激情似火,外面的人都不会发现。

    宋巷生葱白的手指勾了勾身旁男伴的下颌,呵气如兰,“去把窗户关了。”

    男伴在她的面积上烙上一吻,知道她是这里面脾气最温和的那个,便讨价还价:“……你说过了,今晚只让我陪,不能趁我离开就去找别人。”

    宋巷生弯了下唇角,拍了拍他的面颊,笑道:“去关窗户。”

    在男人暂时离开后,早就觊觎已久的少爷们伺机而动,不约而同的都想要往她这边靠。

    其余的富婆老总太太们见此“哈哈哈”大笑起来。

    尚太太笑道:“果然这长得漂亮就是有优势,这几个见到Reborn我看连腿都软了。”

    陈太太厚实的手掌在男伴的头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抚着,倒是跟对待家里的宠物一般,暧昧说道:“Reborn看上哪个了?今天我请客,不用客气。”

    一跟跟随着音乐不断舞动身体珠光宝气的女人这个时候也回了头,在去关窗户的男伴回来后,在他的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笑呵呵的说道:“我看你们啊,都是瞎操心,Reborn这不是早早的就看上我们的严瑟了。”

    被拍了一下的严瑟欲拒还迎的横了她一眼,引诱的意味场内的人都看的真切。

    珠光宝气的女人健硕的手臂把人往怀里一揽,“勾引我,这是Reborn满足不了你了?”

    几个富婆哈哈哈的笑出了声。

    宋巷生自始自终都保持了浅淡适宜的笑容。

    她长得美,身材好,气质也极其的出众,就单单是坐在那里就跟一群出来玩乐成性的阔太太们划分了楚河汉街一般。

    严瑟笑着回到了宋巷生的身边,靠在她的肩上,手指不断的在她的背部流连:“……Reborn,她们说你满足不了我。”

    这个场子里没有什么暧昧的话是不能说的。

    其余的几名阔太太都在等着宋巷生怎么接话。

    宋巷生眉目宛然,“把衣服脱了。”

    “噢噢噢噢,咱们Reborn这是准备玩把大的了,你们几个去帮她一把。”刚才最先说话的尚太太指了其中的两个男陪,大笑着说着。

    严瑟见状,勾了勾宋巷生的衣服,冲她眨了眨眼:“Reborn不如亲自给我脱,这样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砰——”包厢的根本挡不住什么的门被从外面一脚踹开。

    一身寒气凌冽,眸光森然的南风瑾长身玉立的出现。

    “不如,我来帮你?!”

    他的忽然出现,让包厢内的气氛一时之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氛围之中,有在酒会上见过南先生的开始静默不言,暗中窥探着他的来意。

    有不认识的,暗自比较了下门口这位跟身旁玩弄的男伴哪个更合胃口。

    严瑟则在心中生出了浓重的危机感,因为南风瑾的目光一直沉沉的落在了宋巷生的身上。

    这么优质的客人,可并不是每天都能有,严瑟自然不愿意就这么放弃,Reborn未婚,没有男朋友,这是一开始他就打听出来的。

    所在在严瑟的眼中,南风瑾充其量就是个追求者,并不值得畏惧。

    “Reborn这人是谁啊?”严瑟的手搭在宋巷生的肩上,扯露出来的健硕胸膛泛着蜜色。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