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68章:两人并不存在亲子关系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赵慧敏就算是再迟钝也察觉出问题的严重性了,“那孩子,孩子难道是……”

    陈恩瑞捂着自己的耳朵,神情烦躁的难以抑制,“你能不能别问了?!我说过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

    她现在整个人都出于极度疑神疑鬼的状态,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到问题究竟是出现在了哪里。

    赵慧敏见此也只好打住了想要继续问下去的心思,拿着手里的东西走了。

    陈恩瑞心乱意乱的抓了把头发,在洗手间内,用冷水狠狠的扑在脸上。

    她现在一面想要快一点知道结果,一面又担心知道结果。

    “小贝的病历你放哪了?”在她从洗手间出来后,南风瑾随口问道。

    陈恩瑞闻言整个人都是一顿,“你,你找病历干什么?”

    她下意识的反问让南风瑾觉得有些奇怪,偏过了头,“没什么,随便看看,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陈恩瑞上前紧紧的抱着他的腰,好像是想要将自己整个人都镶嵌在他的身体里,“风谨,你爱这个孩子吗?你爱我吗?”

    南风瑾黑如点漆的眸子落在病床上孩子的身上,“既然是我的孩子,我就会护他健康长大。”

    他回答了她第一个问题,之后就消了声音,终究是没有回答最后一个。

    而陈恩瑞也因为那一句“既然是我的孩子”而整个人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如果这个孩子……不是他的呢?

    ……

    宋巷生将苏青颜带回了自己的公寓,苏青颜也没有任何客气的意思,什么话都没说,到床上倒头就睡的昏天黑地,好像睡过去了就能什么都不想了,也不用再去烦恼。

    宋巷生原本有满肚子的话,想要问,但看到她这副模样,也只能就此偃旗息鼓。

    期间安越的电话再次打来,宋巷生看了眼苏青颜熟睡的客房,“……你也不用太担心,青颜那么机谨的不会出什么事情。”

    安越在应声,但心中的担忧却一点都没有少,“如果有她的消息,第一时间联系我,我……会24小时开机。”

    宋巷生顿了下,在安越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忽然出声“安越”。

    安越:“还有什么事情么?”

    宋巷生:“……你上次说,有意要跟青颜公开?”

    安越清楚她跟苏青颜之间的亲密的关系,也有什么隐瞒的直言不讳道:“嗯,我们也交往了这么多年,如今……也到了该是时候公开,我想跟她光明正大的牵手,而不是每一次都躲躲藏藏。”

    生怕被人拍到,小心翼翼的如同做贼。

    宋巷生:“你……之前有跟青颜提过这件事情吗?”

    安越:“提过。”

    但苏青颜却似乎有些顾虑,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宋巷生没有再多问,怕安越觉察出什么异样。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在跟她进行通话时的安越已经此刻正看着经纪人拿过来的从狗仔哪里高价买来的照片,照片上苏青颜在车内跟一个男人激烈的拥吻。

    “你看清楚了,虽然没有拍到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但是你看看那辆车,他手上的那只表……苏青颜的演艺事业顺风顺水的古怪,圈内猜测她背后有金主且金主的背景强大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你想要跟她公开,保不住人家就是把你当个冤大头……安越你清醒清醒,你现在正式事业的上升期,这个时候公开,你就是自己毁了自己!”

    正当红的男星,女友粉占据了极其庞大的队伍,一旦公开恋情,就是在自掘坟墓。

    安越看着桌上的照片,眸光一番闪烁后,却只说了一句话:“王哥,我信她。”

    他信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姑娘,不会对不起他。

    经纪人恨铁不成钢道:“你信她?你拿什么信她?照片都在这里……这个圈子就是个大染缸,你以为她还会是当年那个青春懵懂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纸醉金迷,名利地位,没有人可以抵挡的住。”

    经纪人喋喋不休的试图骂醒他,让他认清楚现实,安越一直沉默着。

    就在经纪人以为自己的劝说有了成效,“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容易被所谓的爱情冲昏了头脑,只要你自己想清楚,你放心我一定……”

    “王哥,青颜她不会,我信她。”安越很浅的在笑,“即使照片是真的,青颜她也一定是有隐情,你也说了那个男人身价不菲,青颜她一个小姑娘能怎么办呢?”

    经纪人气急:“她自己不上车,那人还能绑着她吗?”

    安越只是摇头,“我信她。”

    他的姑娘,很漂亮看上去精明的很,实际上傻得很,就算照片是真的,也一定是被欺负了。

    经纪人被他的榆木脑袋给气的面红脖子粗,但是不管说什么,都统统被他一句“我信她”给挡了回来。

    在经纪人气急败坏的离开后,安越看着桌上的照片数秒后,拿起打火机,一张张的全部给烧了。

    他给苏青颜又打了一个电话,手机那头依旧没有人接听。

    公寓内,睡的半梦半醒的苏青颜隐约的听到了客厅内有说话的声音。

    江君骁:“那场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联系对方不再动手了么?”

    就在前一天的晚上,宋巷生在他的几番劝说下,松了口。

    在那边再次打过来电话的时候,暂停了准备动手的念头。

    江君骁原本以为事情就此终结,却没想到陈恩瑞还是出了事。

    宋巷生:“你怀疑我反口,又找人做了这场车祸?”

    江君骁看着她数秒,抿了下唇,“宋巷生你别跟我这么说话。”

    防备中夹杂着嘲弄。

    他有些烦躁的抓了把头发,“……如果你真的能做的了无痕迹,你想弄死她,我一定没二话。”

    这话,完全没有原则,没有底线,更无法让人相信他是从一个医者口中吐出的。

    显然,宋巷生整个人也顿了一下,“江君骁你是医生,医者父母心。”

    他会阻拦她动手,她能理解,因为没有人比医生更能明白生命的价值。

    但……

    他现在跟她说,如果她杀人能不留马脚,他便可以视若无睹。

    江君骁张了张嘴。

    “君骁,你跟Reboen的事情谈完了吗?你的手机一直在响,是伯母打来的电话。”温沁柠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宋巷生对着她点了下头,“江医生还是先跟温小姐回家吧,一点小事情我自己处理就行了。”

    她的态度大方,言语有度,一声“江医生”便将两人的关系拉开。

    江君骁试图从她的眼睛神情中看出点除了淡漠之外的情绪变化,但什么都没有,她可以面色如常的把他推到另一个女人身边。

    江君骁自嘲的笑了下,暗道自己果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当客厅的门关上,苏青颜看着手指还搭在门把手上的宋巷生,裹了裹身上的毛毯,然后蜷着腿,缩在了沙发里,“喜欢他?”

    宋巷生听到她的声音,回过了头,坐在沙发上点了支烟,性感的红唇翕合,“睡糊涂了,这是?”

    苏青颜朝她伸了伸手,“来一支。”

    宋巷生将打火机放到烟盒上,一同从桌上划给了她。

    苏青颜抽出一支烟点燃,不知道是太久没抽还是抽的太急,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宋巷生给她倒了一杯水,苏青颜半晌才缓过劲儿来,顺手就把烟给按灭了。

    “刚才那个,就是把你从火场救出来的江君骁?”苏青颜问道。

    宋巷生“嗯”了一声。

    苏青颜:“你喜欢他。”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宋巷生闻言却笑了下,“……我们不合适,谈喜欢更不合适,人家救了我,我总不好恩将仇报。”

    苏青颜瘪了瘪嘴。

    宋巷生红唇中吐出淡淡的烟圈,“行了,如果你八卦完了,就老实说说你自己的事情,怎么忽然就人间蒸发了?还遭遇了入室抢劫?受伤没有?”

    苏青颜耸了下肩,自动过滤了前面的问话,“没受什么伤,察觉不对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报了警,警员叔叔来的很快。”

    知道她在避而不答,但是宋巷生还是不得不转述一句:“安越一直在找你,看样子很担心,你还是给他回个电话,也好让他安心。”

    苏青颜不自觉的就攥紧了身上披着的毛毯,“他……都给你说了什么?”

    宋巷生:“他说联系不上你,等你出现有消息后第一时间联系他……还有……他说,准备跟你公开情侣的关系,不想要再躲躲藏藏,想要光明正大的跟你在一起。”

    苏青颜听着,好像眼前就浮现了安越在说这些话时的模样。

    他那个人一本正经的很,虽然年轻的很思想却老派,他们在一起是苏青颜主动的,她性子灵动跳跃,没事就喜欢欺负老实人,就是要看他跟个禁欲修士一般被她挑弄的面红耳赤的模样。

    他躲闪,不理她,让她走开。

    她就拦在他面前,趁他专心看书的时候偷亲他。

    久而久之,他也便习以为常,会在她又偷亲他的时候恰如其分的用书挡住她的脸,看她心不甘情不愿收回招式的时候,唇角露出浅浅的弧度。

    他很少把喜欢和爱挂在嘴边,但有苏青颜的地方,安越的眼中不会再装下第三个人。

    宋巷生抽出两张纸,给她擦着脸上的泪痕。

    苏青颜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她落泪了。

    宋巷生说:“青颜,有什么话,你可以跟我说,你忘记了么,我们说过,可以随时随地做彼此的垃圾桶和树洞。”

    苏青颜用纸巾捂着脸,蓦然就哭的歇斯底里起来,她说:“巷生,我有些难过。”

    不,可能……比难过还要,再,难过一点。

    宋巷生:“你和那个沈云赫,你爱上他了?”

    苏青颜又是哭又是笑,她说:“那就是条疯狗!”她怎么会爱上条疯狗!

    宋巷生顿了下,“……你突然消失,是跟他有关?”

    蜷缩着退坐在沙发一头的苏青颜点头,“他让我跟安越分手,做他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沈家要跟豪门联姻,沈云赫需要一个门当户对的太太,却要斩断她跟安越的所有联系,捆缚住她的手脚关进笼子里尽情观赏。

    两人为此大吵一架,沈云赫直言如果她不自己分手,他会帮忙,但同时就要断了安越的演艺事业。

    宋巷生:“为什么会跟他纠缠上?沈云赫这个人,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苏青颜摇头:“一条疯狗想要咬上谁,底下的爪牙就会按着你的手脚,送到他的嘴边,你问我怎么纠缠上的,大概就是……走在路边,疯狗觉得顺眼,就咬上了。”

    只是苏青颜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送到嘴边任他挑选的肉他不要,非要跟她纠缠。

    一块再怎么顺眼的肉吃了这几年,还没腻吗?!

    苏青颜一直在等沈云赫腻烦的那天,可他却愈加表现出强烈的占有欲。

    “咚咚咚”当房门再次被敲响的时候,门外出现了一人。

    宋巷生透过门口的监控看到,是沈云赫。

    他,找来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苏青颜好像一定都不惊诧,似乎是,早已经猜到。

    “苏青颜,玩够了,就回去。”站在门口的沈云赫,连跟房屋主人打声招呼都没有,便一脸沉色的径直走向了苏青颜。

    ……

    “你们还想要找我要钱?据我所知,那个孩子和女人,两个都健康的很。”张潇潇接到一通未接来电,便悄然走到了走廊的尽头,低声说道。

    “没死那是他们命大,你如果不满意,我们可以再动一次手,知道把人弄死,但这两次动手,钱数上我要再多加一半。”

    张潇潇:“我看你们是想要钱想疯了,你……”

    张潇潇还准备要说些什么,却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正隐蔽的跟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说着什么,之后就从包里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他。

    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还在继续:“你可以选择终止,但是尾款我一定要见到,不然……我们想要找一个人不是什么难事。”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张潇潇一心都在赵慧敏身上,便直接将手机给收了起来。

    赵慧敏:“钱医生,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会在这里等你的结果出来。”

    钱医生颠了颠手中红包的重量,笑着点头。

    张潇潇看着钱医生走近的遗传科,眼神闪了下。

    遗传科?

    赵慧敏这是……

    要做DNA检验?

    另一边的陈恩瑞从把东西交给赵慧敏以后,就一直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的模样,孩子在醒来以后,一直都是医生在嘱咐护工应该注意些什么。

    陈恩瑞这个当母亲的却好像一点都不关心孩子的情况。

    明明在孩子被送来的时候,她还一副担心不已的模样,不过是短短一天的时间,就宛如是变了一个人。

    护工不止一次的发现,陈恩瑞在孩子哭的时候视若无睹,反而用一种极其陌生而探究的视线看着孩子,任凭孩子在一旁“哇哇哇”的哭着。

    当陈恩瑞再一次接听到陌生电话的时候,这一次她没有选择忽视或者直接挂断,她走出了病房,找了个没有人的角落。

    “你到底是谁?!”

    变音过后的男人古怪的笑声透过电波传过来,“老婆,我们的孩子还好吗?你放心,我一定会查清楚是谁要害我们的孩子……你不要担心……好好照顾我们的小贝……”

    陈恩瑞握紧了手机,低声怒吼:“他不是你的孩子,你到底是谁?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古怪的男声:“老婆,小贝就是我们的孩子啊……你不是都已经在怀疑了吗?你知道了吧,等你妈的鉴定结果出来,你就会知道了,我才会小贝的孩子,我才是你丈夫……”

    他的话,让陈恩瑞整个人宛如坠入了寒冷刺骨的冰窖之中,“你在监视我?!你在哪儿?你在哪儿?”

    陈恩瑞慌忙的向四周张望,试图找到暗中监视着她的人。

    电话里又发出了那阵古怪而扭曲的笑声;“老婆你是在找我吗?”

    陈恩瑞:“你是谁?你到底在哪儿??你再骚扰我,我就报警了!!”

    古怪男声:“老婆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骚扰你,我一直都在好好的爱你啊,你看,你想要孩子,我就给了你孩子,那一晚……你叫的声音多大,一遍遍的说你爱我啊。这孩子是我们爱情的结晶,你要好好照顾他才是,不要再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你要教会他喊爸爸,知道吗?”

    陈恩瑞:“啊啊啊啊!你到底是谁?哪一晚,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

    电话那头响起一阵喇叭声,似乎是有人在催促前面车。

    “老婆,有个烦人精在催促我停车了,我改天再联系你,替我转告我们的宝贝,爸爸每天都在关注他的成长。”

    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陈恩瑞握着手机,发出愤怒的大叫。

    她从来没有把这个陆陆续续给她打电话的疯子的话当一回事,但是在知道孩子血型的那一刻,她整个人的神经都高度的紧绷了起来。

    她甚至开始怀疑,开始怀疑……

    这个男人,是不是……并不单单只是个满嘴谎话的疯子?!

    “恩瑞,你这是怎么了?”南风瑾听到她的大叫声,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走近一看,却只看到她狰狞的面目。

    陈恩瑞听到他的声音,连忙将脸上的神情遮盖住,换上了楚楚可怜的模样,“没什么,我就是有些担心,担心小贝的伤势,他醒来后一直在哭,把我的心都要哭碎了,如果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啊。”

    听她提到孩子,南风瑾沉默了下后,说道:“……不会有事,再等两天,病情稳定了后,就给孩子办理转院手续。”

    “嗯。”陈恩瑞依恋的靠在他的怀里。

    南风瑾不动声色的将她推开,“公司那边还有事情,这两天你好好照顾孩子,等转院那天,我会让杨秘书来帮你。”

    陈恩瑞:“你不能留下来陪我吗?”她说,“我一个人能害怕。”

    南风瑾:“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找这里的医生和护工,赵姨很快也会来,你不用担心。”

    陈恩瑞:“可是……”

    南风瑾抬手看了下腕上的时间,“时间不早了,下午还有个会议,我必须要走了。”

    陈恩瑞知道自己不能在他面前表现的太过黏人和不懂事,只要点头,她踮起脚尖,将脸凑近他,含义不言而明。

    然而,南风瑾却只是伸手摸了摸她的面颊,之后转身离开。

    不一样了!

    他对她的态度,早就已经不一样了!!

    陈恩瑞跺了下脚,脚尖在地上狠狠的捻了捻。

    四方城某医院内。

    赵慧敏坐在走廊的木椅上焦急的等待着结果,时不时的就看一下表。

    等钱医生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三个小时后。

    见到他出来,赵慧敏连忙站起身,走了过去,“怎么样了?鉴定结果是什么?”

    钱医生将鉴定结果先递给了她,然后慢慢的摘下了口罩。

    赵慧敏迫不及待的翻开鉴定书,前面专业的学术用语她连看都没有看,她要找的只有最后的那一串数值。

    当她的视线定格在那相似比极低的数值后,整个人都大受打击的后退了一步,“这……这是什么意思?”

    即使已经猜到了结果,赵慧敏还是忍不住颤声的问了出来。

    钱医生很是遗憾的告诉她:“两人并不存在亲子关系。”

    赵慧敏慌忙握住他的胳膊:“你确定,没有检验错误?怎么会没有亲子关系?”

    钱医生:“赵女士,孩子的血型是B型,按常理来讲,父母都是A型的情况下,这种情况本身就不可能发生。”

    钱医生的意思很明确,就算是不做这个亲子鉴定,结果都已经很清楚。

    赵慧敏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她也不敢想象南风瑾如果知道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会是什么模样。

    陈恩瑞催问结果的电话再一次的响了起来,赵慧敏却不知道该不该接。

    而等的脚都酸了的张潇潇,将两人的对话统统听到了耳朵里,然后转身离开。

    在车上,张潇潇掏出了震动过两次的手机,她回复了一个,“Reborn对不起啊,我……刚才在医院,手机调了震动,没有及时看到你打的电话。”

    宋巷生:“生病了?”

    张潇潇:“嗯,Reborn我刚才在医院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