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65章:只要那个孩子的命?那个女人呢?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不然凭什么,她活的痛不欲生,他们……却都幸福快乐,得偿所愿!

    南风瑾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强烈的执念和……恨意。

    来不及收敛,或者说……根本没有办法遮盖住的,恨意。

    南风瑾:“你就那么喜欢这栋房子?”

    宋巷生弯唇而笑,眼底却没有任何的笑意:“自然是,喜欢。”

    最喜欢这栋房子是属于陈家人的。

    南风瑾看着她唇角的笑容,眼神有些深远。

    “既然Reborn喜欢,两百万不足够要了这栋房子的话,我这里还有陈董借贷时抵押给借贷公司的证明,没有按时还款到账的话,这栋老宅用以抵押。”

    江君骁手中拿着从当初陈凌峰签署给借贷公司的协议,漫不经心的从外面走了过来,他的眼睑下带着些须的青痕。

    手术忙到现在,高强度集中的手术且不能有任何的闪失,他的神经一直绷得都很紧,难免疲惫。

    但即使是这样,他依旧是轻松写意的朝着宋巷生挑了下眉毛,散漫而轻佻。

    宋巷生顿了下:“你怎么来了?”

    江君骁几步走向她,“路过,随便来看看。”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江浪荡也不管自己说的鬼话有没有人相信,将手中的文件塞到她手上,“送你了。”语气轻松的,宛如是在交给她什么不值钱的小玩意儿。

    宋巷生顿了一下,“我回头……把钱打给你。”

    “嗬。”江君骁闻言冷笑:“随你便。”他还会嫌弃钱多了烫手怎么?

    南风瑾将两人之间亲昵的举动看在眼底,眸色深沉如海不见底色。

    有了抵押的证明书加上欠债的两百万,宋巷生自然可以轻而易举的将这栋宅院收归囊中,陈恩瑞能寻求帮助的只有南风瑾,然而南风瑾的目光自始自终都只是落在宋巷生的身上。

    甚至没有多看她两眼。

    “陈董,你也看到了,看来这栋房子跟我真的是有缘,既然这样……”她的唇角保持着适度的浅笑,“既然这样……我明天让人来进行重新装修,几位也不用太过着急,装修的工人来之前,把东西全部搬走即可。”

    话说的大方,实际上跟直接赶人也没有什么两样。

    陈家人的脸色不要提有多么的精彩纷呈。

    张潇潇看到这一幕,只觉得浑身都舒畅。

    江君骁做事没有什么顾忌,当即笑出了声,越加觉得亮起了爪子的宋巷生,怎么看都比那个忍气吞声的姑娘要讨喜的多。

    陈凌峰怒不可遏,当即便骂起来宋巷生是吃里扒外的白眼狼,连自己的亲人都要赶尽杀绝,简直丧尽天良。

    宋巷生对此淡淡一笑:“陈董说笑了,只是一栋房子而已,赶尽杀绝,现在还用不上。”

    等真的一无所有成为过街老鼠的那天,才是真正的赶尽杀绝。

    南风瑾视线扫过她的眸,她的眼眸中清寒一片。

    “巷生,我们谈谈。”

    宋巷生不认为他们之间有什么可商谈的,今天的目的既然已经达成,她也就没有什么需要久留的,转身抬脚向外走。

    南风瑾伸手试图阻拦,却被后面的陈恩瑞期期艾艾的拦了下来。

    对上她通红的仿佛是受尽了委屈的眼睛,南风瑾忽然就有些……累。

    车上。

    张潇潇被宋巷生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摸了摸自己的脸:“Reborn你怎么这么看我?是我脸上沾到什么东西了吗?”

    宋巷生:“潇潇,一直没有听你提及过自己的家人。”

    张潇潇的眸光闪烁了下,笑着说:“……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宋巷生若有所思的说道:“没什么,就是忽然想到了。”

    张潇潇还是微笑,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转而将话题给岔开。

    宋巷生眼中带着些须的遐思,但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开口的秘密,只要对她无害,她也不会执着于刨根问底。

    江君骁一上车,就直接没有任何客气的把后座上的宋巷生当成了靠枕,睡的酣然好梦。

    宋巷生原本想要躲开,但是在目光触及他眼睑下的疲惫后,也就听之任之了。

    她这一生,所得到的温暖和守护罕见的很,江君骁对她有多好,她心知肚明,但……却没有勇气给他丝毫的回应。

    一个身心都已经溃烂的女人,她觉得自己不配再去追求所谓的情爱纠缠。

    七宝巷。

    在最新一期广告的代言人选上,会议室内的几人争执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两个风格迥异的代言人,一个阳光开朗带着邻家大男孩的纯真,另一个则处事沉稳让人如沐春风。

    两个代言人选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广告风格,两派都有不少的支持者,一直争执不下。

    所有人都在等宋巷生拿主意。

    会议桌前的宋巷生翻动着手中的两份策划,在看到安越的名字后,目光顿了下。

    众人见她陷入沉思的模样,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

    张潇潇离她最近,见她在安越的那份策划案上停留的时间过长,便出声说道:“Reborn,这个安越是新生代小生中很被看好的一个,形象正面,没有什么黑历史,在圈内的口碑一直不错,如果你觉得合适,我们可以先把人约到摄影棚看看拍摄效果……”

    宋巷生闻言,却又翻看了另一个男星的资料卡,片刻后,说道:“……既然大家做了两份策划,就约一下两个男星的时间,按拍摄效果来。”

    七宝巷这一次接手的是个大项目,想要拿下这个代言的明星数不胜数,自然是需要稳中求胜。

    至于来的其中一个会不会白跑一趟……只能说这本身就是一个双选的过程,也是资本的诱惑力之所在。

    从会议室内出来的宋巷生,接到了一通电话。

    对方约她到公司不远处的咖啡厅见面,宋巷生看了下腕上的时间,拿起了外套。

    张潇潇此时正拿着文件过来,见她的举动,顿了下:“Reborn,你这是要……出去?”

    宋巷生点头,把后面事情简单的交代了两句后,便离开了。

    江母看着走进来的宋巷生,朝她招了招手。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但是想着你们年轻人口味可能偏甜,就给你点了杯卡布奇若。”江母笑着说道。

    宋巷生抿了一口,低声道了声谢。

    江母笑容和善的看着她,“宋小姐,身上的伤都好了吗?”

    宋巷生:“嗯。”

    江母笑了笑:“……我也是做母亲的,知道有些事情是埋在骨子里一辈子的伤痛,宋小姐也不用瞒我……人这一辈子就这么长,凡是总是要往前看,不能一辈子都拘泥于过去的伤痛,不然这一辈子,过得太苦。”

    她就像是个和善的不能再和善的长辈,说话都是温温柔柔的带着通达。

    但宋巷生知道,江母特意将她约出来,不会单单只是为了说这劝慰她的话,“伯母特地找我来是……”

    江母顿了下,“……宋小姐,说实话,你的长相和能力都很不错,如果不是……不是跟南风瑾的事情,我们并不会对自己儿子的婚姻多插一脚,但我也希望你能体谅一下我们做父母的心情,君骁他……已经老大不小了,也该定下来了,我们不要求对方出身能力多么优秀,但……总要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

    换而言之,宋巷生她结过婚,生过孩子,心中怀着满腔想要报复的恨意,这样的女人……不适合做江家的儿媳妇。

    宋巷生静静的听着,慢慢的搅拌着手边的咖啡,卷长的睫毛轻轻的抖动了下,轻声道:“伯母说的是,如果我是你,也不会希望自己的儿子跟这样的女人有什么牵扯。”

    江母闻言楞了一下,“宋小姐,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只是……就事论事。”

    她只是站在了一位母亲的角度。

    毕竟平心而论,她……并不讨厌宋巷生这个人,很多事情都是命,冥冥之中她被推着走,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

    宋巷生抬起头,笑容不变,“但……伯母你可能是会错了意,江医生跟我之间……充其量只算是朋友。”

    轻描淡写的一句朋友,亲手将两人之间的距离划分的泾渭分明。

    但江母却不这样认为,她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性子,她最清楚不过,一个普通的女性朋友还不值得他整日里跟丢了魂一般。

    甚至于……

    不惜用手段从贷款公司弄到了陈凌峰的贷款抵押合同。

    “……昨天,他爸特意给他安排了场相亲,是君骁以前的高中同学,小姑娘这两天才瑛国学成归国,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姑娘,我们都很满意,当年那混小子还跟人家表过白,想必是动过心的……只是这混小子一听是要相亲连去都不肯去,如果宋小姐有时间,希望你能帮忙劝劝他,让他准时参加今天晚上的约会。”

    江母说道。

    宋巷生搅拌咖啡的手顿了一下,抿一口,有些苦。

    她想:这家咖啡厅有些吝啬,怎么糖加的那么少,跟黑咖啡似的。

    江母走了,宋巷生原本已经端起的咖啡,手一颤,不小心尽数洒在了桌上。

    侍者看到后,连忙赶来处理。

    宋巷生一直低着头,神情有些缥缈。

    她给江君骁打了个电话,江医生正在医院坐班,接到她的电话时,唇角不自觉的就勾了起来,“怎么,才几个小时不见,就想我了?”

    他跟她说话,从来痞气的很,好像不沾一点小便宜就浑身不舒服,却也懂得点到为止。

    所以,从来不会引起宋巷生的反感,反而久而久之就习惯了他的油嘴滑舌。

    宋巷生的声音很轻,她笑着说:“江君骁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如果遇到合适的姑娘,就去试试吧。”

    诊室里的小护士,就那么亲眼看到了前一秒还在因为接到电话而难掩高兴的江医生,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僵了下来,他说:“你什么时候也有了当媒婆的兴趣爱好?”

    宋巷生说:“大概是,刚刚。”

    江君骁:“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正对着气垫上的镜子描画口红的宋巷生,轻轻的摇头,但随即反应过来他看不见,“没有,只是想要提醒你一下,如果遇到合适的就不要再……”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江君骁就已经挂断了电话,不想要再听她说出什么气人的话来。

    宋巷生看着被挂断的手机,一失神的功夫,唇边的口中就画出了唇角,留下一道刺目的不该存在的红。

    而另一边的江君骁火大的抬手就想要把手机给砸了,但是在他高高举起的时候,脑中默然就想到某一次,他被她气的一拳打碎了洗手台上的镜子,她三天没有理会他,说他是暴力狂的事情,就又硬生生的咽下了这口气。

    得,真当他非她不可是不是?!

    他招招手,行情就好的不能再好。

    谁稀罕!!

    他是多犯贱,那么多捧着他的女人,他不瞅一眼,成天在这个不懂风情的女人面前吃闭门羹!

    傍晚,江君骁如约来到了约会的地点,风趣幽默的跟温沁柠谈的很是开心。

    江父江母在知道后,在心中蓦然就松了一口气。

    温沁柠家世好,长相也不错,虽然不是一眼惊艳的类型,但绝对耐看,还有种让人过目不忘的气质。

    诚然,这种女人,是很多长辈心中儿媳妇的不错人选。

    南氏集团。

    办公室内的南风瑾接到了赵慧敏急切的电话,“风谨,恩瑞有没有去找你?”

    开了一天的会议,南风瑾有些疲惫的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出什么事情了?”

    赵慧敏:“整个一下午都没有看到人,等去到房间的时候,才发现……她留了张字条,离家出走了。”

    南风瑾眸色一沉:“去哪儿?”

    赵慧敏着急道:“没有写,只说不要让我们担心,她说……说,想要带着孩子静一静……你说她从小就没有离开过我们身边,还带着小贝,这外面的世道这么乱,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可怎么办啊。”

    南风瑾在赵慧敏急切的声音中挂断了电话,然后马上让人去查了陈恩瑞的位置。

    “先生,晚上有一场跟QL老总的见面,半个小时后出发。”杨秘书颦颦婷婷的走进来,说道。

    南风瑾点头,继续跟张助理交代完了没有说完的话。

    杨秘书出去的时候,从手机的通讯录中翻找了会儿,找到了个号码,随后……敲击了几个字,发送了出去。

    席间,QL的老总多来了个朋友吴总,三人谈完了生意,便让人准备了家餐厅。

    喝多了酒后,男人之间难免就会谈论起女人,吴总是富三代,家里从闽国时期就是大户,如今生意更是做的风生水起。

    不知怎么就谈论起了不幸去世的“宋巷生”。

    QL的老总见吴总毫不掩饰对宋总监的欣赏,便打趣着说了句:“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吴总对宋总监一眼钟情。”

    原本是插科打诨两句就能略过去的话,但不知道吴总是真的喝多了,还是怎么回事。

    竟然笑呵呵的点了头,“当时所有人都在说,南总跟原配长不了,说实话……当时,当时我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吴总打了个酒嗝,完全没有注意到南风瑾已经冷下来的脸色,继续道:“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个宋巷生长得不错,能力也不错,虽说当时得了病不能,不能说话,但这耳边不是也少了聒噪,你说是不是?”

    QL的老总察觉到来自南风瑾身上的寒意,伸手推了推吴总,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但已经喝的差不多的吴总,“我这话可不是在开玩笑……嗝,这豪门的说起来好听,但是里面的水有多深,咱们大家心知肚明,我那个出了车祸的老婆,不就是因为承受不住压力,开车的时候走神,就那么去了。”

    说起往事,吴总笑的有些嘲弄和凉薄,“所以啊……在我看来,这个宋总监一个哑巴能走到那一步,实在是不错,娶回了家还能帮忙打理事业,也能给我喘口气……”

    凭借生意人的眼光来看,这怎么都是划算的不能再划算的买卖。

    南风瑾握着酒杯的拳头,慢慢的收紧,手背上蹦出了青筋。

    QL老总做起了和事佬,“吴总,你喝多了,这怎么还胡言乱语起来了,而且这南太太已经离世,死者为大还是……”

    话还没有说完,坐在席位上的南风瑾手中的酒杯已经目标精准的摔在了吴总的脑袋上。

    ……

    宋巷生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信息,是陈恩瑞带着孩子离家出走的消息,并且告知了,南风瑾正在派人寻找的事情。

    宋巷生在看到上面的信息后,沉默了良久的时间,数秒钟后,倒出一支女士烟,一刻钟的时间,她抽完了两支。

    等到第三只的时候,烟雾缭绕中,她好像就又看到了满头是血,喊着“疼”的小宝。

    所有的迟疑和疑虑都消失干净了,她打电话找了人。

    “……五十万,我要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所有的仇恨和痛苦,都应该……以暴制暴。

    她所承受的痛苦和生不如死,他们都应该尝尝,一报还一报,这才会……公平。

    半掩着的门口,拿着文件正准备来找她签署的张潇潇,听到里面的声音后,蓦然就将准备推开办公室门的手给收了回来。

    她靠在一旁的墙上,怀中抱紧了文件,扬了扬头,看着不远处头顶的吊灯,笑了下。

    所以说,她才会喜欢宋巷生。

    因为,从本质上来讲她们其实……是一类人。

    “只要那个孩子的命?那个女人呢?”电话那头一道粗犷的声音传来。

    宋巷生弯了下唇,“……不用动她。”

    死对于一个人来说,实在是太过轻松的一件事情,死了就一了百了,活着,才是痛苦的折磨。

    “押一半的定金。”粗犷男人说道。

    宋巷生只回答了一个字“好”,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结束通话后,宋巷生整个人仰靠在宽大椅子的椅背上,深深的抽了一口烟,香烟中的尼古丁似乎有着稳定心神的作用。

    能解忧的东西,从来不多,烟酒毒,后两者吞噬直觉麻痹神经,她不碰。

    所以烟就成了首选。

    次日。

    从新装修别墅的人员到达了陈宅,将还没有来记得搬完的东西,尽数丢了出去。

    宋巷生坐在门口的车内,透着紧闭的车窗看着尖叫声连连的赵慧敏和面色铁青的陈凌峰。

    赵慧敏不断的咒骂着,但是前来的保镖一个个都是彪形大汉,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气势汹汹的说是要报警,其中一名保镖当即便表示:“这栋别墅已经换了主,巡捕来了,也正好可以把你们这群老赖带走,需要我们帮你报警吗?”

    宋巷生看了片刻的戏份,这才让司机开车离开。

    江君骁连续两天都没有在她的面前露面,江母还特意打电话来对她表示感谢,“那个混小子总算是做了件让我们省心的事情,沁柠对他很是满意……说是再相处段时间,如果可是,就可以定下来……”

    宋巷生静静的听着,低声道了声“恭喜”。

    江母说两人成了以后,会给她这个媒人包个红包。

    宋巷生顿了下,说“好”。

    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说什么。

    她将手机放到一旁的书桌上,半晌后这次转过了头。

    然后不期然的就对上了江君骁那双透着薄怒和嘲冷的眸子,“怎么,现在都当了老板了,还缺那仨瓜俩枣的?”

    宋巷生眸色闪了下,弯了弯唇角:“没有生意人,不爱钱,有钱拿,自然是好的。”

    尤其……还是什么气力都不用费的钱。

    “嗬”江君骁笑出了声,伸手捏着她的面颊,手指控制不住的用力,“你、有、种!”

    直到摔门声响起,宋巷生都没有回过神来。

    三天后。

    “南先生,陈小姐和孩子……找到了。”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张助理就急急走进了办公室,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