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63章:动作快一点,免得错过了好戏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南风瑾会出现,宋巷生一点都不意外。

    毕竟……

    在这场感情的剧本中,她一直都是个拿着女二剧本的配角,陈恩瑞才是被护着的公主,不是么。

    “风谨,你不要怪姐姐,是我……是我不小心碰倒了酒杯。”陈恩瑞狼狈的站起身,期期艾艾的说道。

    但显然这样的好心的解释,跟直白的说出罪魁祸首也没有什么两样。

    南风瑾闻言眸色深深的看向宋巷生,不知喜怒和情绪变化。

    宋巷生挽起唇角,微微偏过头看向陈恩瑞,说:“大概陈小姐的眼神还有记性都不太好……”

    “哗哗哗”她拿起桌边的红酒又倒了杯,然后再一次的,手腕翻动,“唰”的一下,朝着陈恩瑞的脸上泼了过去。

    陈恩瑞:“啊!”

    宋巷生:“这一次,陈小姐可记清楚了?”

    南风瑾黑如点漆的眸子就那么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盛气凌人却也咄咄逼人,像是竖起了满身刺的刺猬,披着银灿灿的外衣,将试图靠近的危险扎的鲜血直流。

    在陈恩瑞的尖叫声中,宋巷生踩着高跟鞋离开,“哒哒哒”的鞋跟撞击地砖,清脆却也沉稳。

    “嗡嗡嗡。”手包中的震动响起,通讯一接通,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兴奋和雀跃的声音当即便响了起来。

    张潇潇的声音传过来,“Reborn,鱼儿上钩了,金色俱乐部地下赌场你来吗?”

    宋巷生“嗯”了一声,估算了一下时间后,说道:“……二十分钟。”

    张潇潇笑声:“那你动作快一点,免得错过了好戏。”

    而此时在金色俱乐部的地下赌场内。

    陈凌峰在最初赢了两把以后,就开始大输特输,桌面上的赌注所剩无几。

    “陈董,还要继续吗?”荷官在按了按耳麦后,笑着问向陈凌峰。

    陈凌峰已经输红了眼,俨然是一副急于想要翻本的赌徒模样,他握紧了手中的扑克牌,“继续!”

    荷官应声点头,继续发牌。

    陈凌峰死死的盯着荷官发牌的手,这一把他不能再输下去,他手上并不富裕,多数时候都要靠南风瑾的救济,今天来这里是存了大赚一笔的念头,这个时候收手那就是血本无归。

    宋巷生带着墨镜在二层看着楼下的全貌,张潇潇兴奋的问:“Reborn,我去调查过了,陈凌峰今天输光的是他如今手头能调动的所有,只要这一把下去……保准他哭着出去。”

    宋巷生缄默的听着,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大厅内的陈凌峰不敢置信的看着手侧被尽数划走的筹码,面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好不精彩。

    荷官笑着问:“陈董还要继续吗?”

    陈凌峰赤红着眼睛,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的就说道:“继续!马上继续!!”

    他身侧的女人挺着饱满的月匈部挽着他的胳膊,娇笑道:“陈董,我相信下一把您一定可以全部赢回来。”

    陈凌峰接过她递过来的茶水,全部喝了下去,“继续发牌。”

    荷官:“陈董,你桌上的筹码已经全部输光了,需要先进行购买……”

    陈凌峰面色青红交接的,精彩至极。

    宋巷生看了眼张潇潇:“你去让人给他送去两百万。”

    张潇潇先是顿了一下后,下一秒就笑了起来,“我知道了。”

    两百万在大手大脚习惯了的陈凌峰眼中并不算是什么,但……谁说到时偿还,还是这个数?

    陈凌峰见到摆在眼前的钱,迟疑了一下,毕竟即使是输红了眼,他也没有糊涂到会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陈董不必多想,我们老板……是想要跟陈董交个朋友,我们老板的意思是:一点小钱而已,她相信陈董也不会赖账,这两百万……”将钱尽数推到了陈凌峰的跟前,“一点小意思,见面礼。”

    这话说的陈凌峰心中很是舒坦,他本身就是爱面子的人,这种被人上赶着奉承结识的感觉,让他很满意,于是便心安理得的把钱收了下来,“你们老板是?”

    来人遥遥的看了眼二楼的方向。

    陈凌峰只是稍微瞥了一眼,只看到一个不高的中年男人。

    手中有了新的赌注,陈凌峰又恢复了意气风发的姿态,筹码甩出去的很是利落。

    送钱的人已经回来了,张潇潇给了他小费后,便把人给打发了。

    “为了诓骗陈凌峰赌上瘾,也算是废了一番功夫。”张潇潇说道。

    宋巷生葱白的手指娴熟的滑开打火机,红唇叼着女士香烟,青色的烟雾在眉眼之间缭绕不散,“总归是……没有白费。”

    张潇潇:“接下来你准备是……”

    宋巷生红唇中吐出淡淡的烟圈,“陈家那栋老宅,我很是喜欢。”

    从偏僻的小镇出来,她可是第一次看到那么……那么富丽堂皇的……家。

    毫无疑问,陈凌峰刚刚到手的二百万也输了个底朝天,他愤怒不甘怒火冲冲的指着荷官,“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从中做了什么手脚?!”

    要不然,要不然怎么会跟见了鬼一样,他每把都输了个底朝天?!

    荷官在这里从业多年,什么人没见过,陈凌峰这样输红了眼的,他丝毫没有放在心上,“陈董消消气,我们赌场信誉在哪里摆着,千手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存在,你大可以放心,这打牌呢,运气不好的时候十赌九输也是常事。”

    陈凌峰;“你少在这里巧舌如簧,什么信誉,我看你们就是存心的,存心算计我?!”

    陈凌峰身旁的女人见此,连忙站起身,娇滴滴道:“陈董,不要生气嘛,一点小钱而已,不值当的。”

    一点小钱?!

    陈凌峰死死的攥着她的手腕,“是不是你?你跟他们是一伙的?!”

    是她说来让他小赌怡情放松一下心情,结果他就跟中了邪一样的越赌越大,跟着魔了一般。

    “陈董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都听不懂……你先放开我,你弄的人家好痛。”

    陈凌峰脑子不是不灵光,现在钱输光了,也找回了理智,他就越加觉得是自己被人给骗了。

    怒火之下,直接将桌子给掀了,响声大到惊动了赌场内半数的人。

    荷官见此,也没有任何的迟疑,连忙联系了经理,经理到来后,先是给其余的客人道了歉,然后让人不由分说的就把陈凌峰给单独“请走”了。

    宋巷生将一切都看在眼底,灭了烟头,“戏散场了。”

    张潇潇笑:“Reborn是准备什么时候去收房?”

    宋巷生轻声带着闻讯:“怎么?”

    张潇潇笑:“想看戏。”

    宋巷生:“你倒是……不嫌事大。”看戏不嫌事大。

    ……

    傍晚,宋巷生正靠在床上看着手中七宝巷的各项支出和进账,看的很是入神。

    每每她全身心投入工作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忽略周遭的一切。

    以至于房门被人从外面轻轻的推开了她都不知道,直到……身旁的位置凹陷下去以后,她这才反应过来。

    她侧过头,看着大刺咧咧毫无形象可言躺在她床上的江君骁,拧了下眉头:“你这是干什么?”

    江浪荡手臂撑着脑袋侧躺着,他穿睡衣跟披睡衣差不多,露出大半的胸膛,他平时也没有什么爱好,却乐于去健身房挥洒汗水,所以身材自然是有料的很,凤眼微眯半睁不睁的看着她。

    活脱脱就是把引诱两个字写在了脸上。

    宋巷生眼神顿了一下,反手把被子盖在了他的身上,“江君骁你吃错药了?”

    对于她的不解风情,江浪荡觉得她是瞎了眼,就他这皮相,多少女人恨不能往他身上扑。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的肩侧上似有若无的轻弹了两下,“这么晚了,明天再看。”

    显然他成功了。

    宋巷生阖上了手中的文件,是真的从他进来以后一个字都没有能够看进去,深吸一口气,“江君骁你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你觉得,我来,没有事情?”夜色中,他刻意压下的嗓音,说不出的蛊惑意味。

    宋巷生:“什么事情?”

    江君骁眉头一挑:“我睡不着,孤枕难眠的那种。”

    宋巷生看着他数秒,然后……

    从床前的抽屉里掏出了一盒,放到了他的手里:“这个给你。”

    江君骁看着手中被塞进来的安、眠、药,气不打一处来,“宋巷生,你故意的?!”

    故意气他是不是?

    宋巷生也跟他一般调高了眉头,“这个药很管用,你开给我的,不是么。”

    江浪荡磨牙,握紧了手中的安眠药丢给她,“你好的很。”

    看着踩着拖鞋气急败坏离开的江君骁,宋巷生的唇角细微的勾了勾,或许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轻松。

    公寓的楼下停了一辆久久没有移动半分的轿车。

    车内半敞着的车窗里,南风瑾深邃的眼眸看着高层的公寓,好像可以穿过一层又一层的间隔,看到其中一间的里面。

    “先生,查出来了,太太住的公寓是1802,还有……”

    南风瑾沉声:“说。”

    张助理顿了下,继续道:“还有就是……根据安保人员的描述,太太在买下这栋公寓后,经常有一名男子跟她同吃同住,俨然像是……像是在同居。”

    说完这话,张助理连呼吸都变得清浅起来。

    而电话这头的南风瑾,良久良久都没有开口一个字。

    就在张助理以为,他已经挂断了电话的时候,南风瑾这才缓慢的开了口:“是谁?”

    张助理:“极大可能是……江家的那位,江君骁。”

    南风瑾寡淡的视线闯过车窗,看向高处的公寓,搭放在方向盘上的拇指磨搓着食指的指腹,随后就结束了通话。

    江、君、骁,这个名字阴魂不散的存在了太久。

    宋巷生为什么会诈死,为什么会明明活着却失去了踪迹,为什么再次出现,已经全然变了一个身份?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南风瑾心中跟猫抓一样的难受。

    “江董事长。”南风瑾沉吟数分钟后,拨通了江父的电话。

    江父已经准备休息,在接到他的电话时,可想而知的诧异。

    但随后,南风瑾开门见山言明自己电话目的的时候,江父的神情就变得沉重了起来。

    他就知道,这个混小子,迟早要闹出事情来。

    他不止一次的说过,宋巷生不会是他们江家儿媳妇的人选,这个混不吝的却从来不把他这个做老子的话放在眼里。

    “……江董是个聪明人,这点小事,想必很快就可以给我答复,是么?”

    要说波澜不惊却能有咄咄逼人姿态的,南风瑾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

    江父:“南总放心,等这个混小子回来,我一定让他把事情给我交代清楚,如果真的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一定家法伺候。”

    即使平日里江父对这个儿子没有个好脸色,但到底是老来得子稀罕的很,说是要教训,其实……又何尝不是在维护。

    他自己的儿子做错了事情,自然有他这个做老子的来打来罚,而不是外人。

    南风瑾听得出他话里的意思,语气不变:“江董事长愿意管就好,我想……也总不至于让我来惩治肖想内人的第三者,毕竟……没有什么准头。”

    江父脸色顿时一沉。

    南风瑾这是在……威胁他。

    南氏集团的却蒸蒸日上,用十来年的时间走成功了旁的企业两代人都未必走完的路,但……这话着实是……以势逼人的很。

    当晚,挂断了电话的江父在家中跟吃了枪药一般的将不在家中的江君骁给臭骂一顿,听得江母直打呵欠。

    而被骂了半天的江君骁自然是一无所知,因为他根本没有来得及接到自家老子打来的电话。

    他被大半夜的紧急叫去了医院,高速上发生了一起重大的翻车,伤者多大十人,其中还有孕妇和小孩,生命危急等着救命,江君骁便被匆匆叫到了医院。

    因为除了他,没有人能有完全的把握庇佑因为撞击宫口打开的孕妇和孩子平安。

    手术持续一整夜的时间,宋巷生醒来的时候,看到了江君骁昨夜临走时给她发的消息,顿了一下后,将手机放到了一边。

    洗漱过后,简单的做了个早餐,张潇潇已经在楼下等她。

    说是要看戏,就真的来的。

    昨天夜里从地下赌场出来的陈凌峰面上挂了彩,回到家里的时候吓了赵慧敏一跳。

    陈凌峰支支吾吾的随便找了个理由蒙骗了过去,自然是一点都没有提自己把手头能调用的资金全部赌输了的事情。

    他被从地下赌场赶了出来,原本还想要会见一见那个借钱给他的老板的事情也就此泡汤。

    他思索了一整夜,该怎么把这个漏洞给填补上,为此一夜都没有睡好。

    等他前脚刚醒来的时候,后脚就听到佣人说,外面有人想要见他。

    陈凌峰的眼皮当即便跳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随之产生。

    他在担心……会不会是昨天那个老板,想要来找他还钱?

    但是……根据昨天对方的举动,显然是有意的想要巴结他,或许……是他想多了。

    “是谁?”陈凌峰还是谨慎的问了句。

    佣人答:“是个年轻的女人。”

    年轻女人?

    陈凌峰闻言,不禁长舒了一口气,暗道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客厅内的陈凌峰听到脚步声还有抬头,就听到了赵慧敏气急败坏的声音:“是你,谁让你来的?!”

    还真是命大,连那么大的大火都没有把人给烧死。

    被赵慧敏小心翼翼扶着的陈恩瑞在看到不请自来的宋巷生后,也抿了下唇,“姐姐,你难道还嫌昨天羞辱我,羞辱的不够,还要来家里欺负我吗?”

    宋巷生前脚刚进门,后脚就被这么一通抢白,也是在此刷新了对于这家人的认知。

    张潇潇:“陈小姐,赵女士,你们怕是想多了,Reborn今天来是重要的事情要跟陈董商谈。”

    陈凌峰虽然已经从陈恩瑞的口中得知了宋巷生死而复生的消息,但是当真的看到活生生站在他面前的人后,还是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个不孝女,现在知道回家了?你跟我老实说,这段时间针对公司的人,是不是你?!”

    对此宋巷生没有任何想要否认的意思,几步上前,将陈家客厅内的布置好好的看了一遍,有些嫌弃的说道:“……华丽有余气度不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暴发户的聚集地,看来……想要住进来,还需要好好的装修一遍。”

    “装修?是给你的权利碰我们家的东西?宋巷生,你不要忘了,就算你曾经在这里住过,说白了也不过就是个寄人篱下的,你还真以为这里是你家了?!”赵慧敏嘲讽道。

    陈恩瑞假惺惺道:“是啊,姐姐……如果你真的没有地方住,你就好好的跟爸妈道个歉,他们想必念在血脉亲情的份上,也不会太为难你。”

    “道歉?”宋巷生玩味的品读着这两个字,她拢了下墨色长发,冷嘲的低笑:“什么时候起,这来催债的,要先给欠债的道歉?陈小姐这是生了个孩子以后,把脑子也一块排出体外了?”

    陈恩瑞和赵慧敏不知道她口中的“催债”是怎么一回事,但是陈凌峰却在刹那间眼皮狠狠的跳动了数下。

    陈恩瑞,赵慧敏:“什么催……”

    陈凌峰:“宋巷生你在胡说什么?我们陈家什么时候需要你催债?!”

    他还没有弄清楚,宋巷生跟昨天那位中年老板是什么关系,却在试图用这种色厉内荏的方式,让宋巷生把嘴巴闭上。

    但他想必是现在还没有认清楚一件事情,眼前的宋巷生早已经不是当年被他接回家,就感恩戴德需要卑躬屈膝的孤女。

    宋巷生眼神拦下了准备开口的张潇潇,宛如是找到了猫捉老鼠一般的兴致。

    对于即将要落入腹中的老鼠,直接一口咬死显然是会失去很多的快乐,所以通常情况对于势在必得的盘中餐,猫通常采取的办法是,紧紧松松的追赶着,直到那只老鼠筋疲力竭,然后在无望中被吞进腹中。

    “昨天下午16:30左右,金色俱乐部地下赌场,陈董豪掷近千万,输红了眼诬陷荷官出老千,最后两手空空的被从里面赶了出来,不过是十来个小时的事情,陈董不会老糊涂到……忘记了?”宋巷生红唇翕合着淡淡的吐出。

    陈凌峰顿时变了脸色,“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是谁告诉你的?!”

    宋巷生只是浅浅的笑,点了支烟,她有很大的烟瘾,在被疼痛侵袭,又或者是思考的时候,惯性的就是要抽支烟。

    张潇潇看了她一眼后,从外面叫进来一个人:“小王,来给陈董回忆回忆。”

    小王就是昨天拿了两百万交到陈凌峰手中,说是自家老板想要跟他结识的男人。

    陈凌峰瞪大了眼睛:“是,是你……”

    宋巷生饶有兴致看着他震惊的模样,从来她都是被陈家被南风瑾玩弄在鼓掌之中的棋子,竟然不知道这把人当傻子一样玩弄的感觉,真的是……出奇的好。

    难怪,难怪……他们曾经乐衷于此。

    小王笑着对陈凌峰点了点头。

    陈凌峰心里七上八下起来,“你们老板,老板也来了?”

    难道……宋巷生跟那个中年人真的……有什么关系?

    是私交……还是被包养了?

    但不管是哪一种情况,眼前的局面都对他很是不利,如果对方当场要他还钱,他一直之间……上哪里去弄这些钱?

    小王下意识的看了眼宋巷生。

    张潇潇见此,忍不住嘲弄的笑出了声。

    陈恩瑞看着眼前的局面,心中隐隐的有些忐忑和不安,她看向宋巷生,只觉得她唇角的笑容嘲弄到了极点,居高临下的好像他们都是蝼蚁。

    可她明明就应该……永远都是那只要受人鄙夷的山鸡才对。

    宋巷生翘腿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在桌上葱白的手指翘了敲手中的女士烟,小王会意:“陈董说笑了,老板她……想要结识你,自然要亲自来一趟。”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