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61章:南风瑾,你是不是犯贱?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陈凌峰来找他,自然也没有别的事情,左右就是来借钱周转,投资在很多时候也会有赌博的瘾,败了一次两次,总是想要翻本,便不断的物色新的项目往里面砸钱,希望能够借此收回前面所有的损失,甚至大赚一笔。

    但显然,陈凌峰最近的运气差到了极点,稳输不赚。

    再有一次的把人打发走以后,杨秘书看着陈凌峰宛如是在看一个贪得无厌的吸血鬼:“先生,你不可能帮他收拾一辈子的烂摊子。”

    南风瑾眸光寡淡:“你多言了。”

    杨秘书抿唇,微垂眼眸:“对不起。”

    她知道,自己能从一名只有两年文秘经验的小白能成为首屈一指的南氏集团总裁秘书的原因是什么,也聪明的很会把控。

    南风瑾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没有再追究。

    他有些微醉,准备提前回去的时候,看到了准备开车离开的王启明,蓦然就想到了刚才听到的对话,鬼使神差的就对着司机说了句:“跟上他。”

    司机应声,踩上了油门。

    南风瑾目光幽深的看着前方王启明的车,黑渗渗的一片,让人丝毫猜测不出他情绪的涌动。

    七宝巷,和王启明口中的Reborn……

    会是巧合吗?

    王启明许是真的心思太过迫切,所以丝毫没有觉察到后面跟着的一辆车。

    半个小时后,王启明的车缓缓的停下,他整了整自己的西装,还对着车内的后视镜照了照自己的发型,这才打开了车门。

    手中拿着自己准备了多日的礼物,靠在车前翘首以盼着。

    他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才探听到Reborn这个时间会在这间私人的设计间内,这一次,他一定要让美人看到自己的诚意。

    而这一等,就直接等到了天彻底的黑下来。

    王启明低头看着腕上的手表,几次想要直接闯进去找人,但是……想到不能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就又生生的止住了脚步。

    而不远处藏于夜色中的一辆黑色商务车内,南风瑾的视线也正落在灯火通明的设计间内。

    “Reborn你简直就是我的福星,我的缪斯……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我简直爱死你了。”一穿着粉色衬衫和粉色西装裤的长发男人,将宋巷生送到了门口,却依旧在依依不舍的上来拥抱住了宋巷生。

    对于这般亲昵的举动,宋巷生的身体微微的僵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而已,很快便红唇勾起。

    “那是……找你的?”男设计师看了眼靠在车前,目不转睛盯看着宋巷生的男人。

    宋巷生顺着他的目光往门外看了看,对上王启明的视线,隐约觉得有些眼熟。

    王启明见她看过来,连忙几步上前,如同是情窦初开的少年,“Reborn,你还记得我吗?我是王,王启明。”

    十米外的南风瑾因为角度的原因,只能看到了一个背影,在宋巷生回头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大致的侧面,却……足够他瞳孔震惊的紧缩。

    司机不知道自家先生为什么要跟踪前面的那个男人,眼前的画面明显只是……一个小年轻在向一个漂亮的姑娘求爱。

    难道……

    难道先生……也看上了这个女人?

    就在司机在头脑中进行不间断猜测的时候,后座的车门开启,南风瑾蓦然就下了车。

    随着脚步慢慢的接近,他也随之看清楚了那个红唇翕合唇角噙着抹浅笑的女人。

    王启明展现了自己热烈的喜爱,眼睛里盛满的都是鲜活的热血,宋巷生目光带笑的看了他数秒,然后说:“……王公子,我,有男朋友了。”

    王启明眼中的热火像是被一盆冷水狠狠拍下,但却依旧不肯就此放弃,说:“你男朋友谁是?我可以……可以跟他公平竞争,我不会比他差,只要你肯跟我在一起,等咱们结婚以后,王家的一切都是你的。”

    那透着憨傻的劲头,当真是有为了搏红颜一笑愿意肝脑涂地的模样。

    宋巷生唇角的弧度大了些,“男朋友么……”

    她转过了头,看向了南风瑾站立的方向。

    王启明也回头,想要看看她口中的男朋友究竟是何方神圣,结果……就看到了酒宴上刚刚见过的南风瑾。

    “这……这……你男朋友竟然是……”是,南风瑾?!

    那他岂不是早在酒宴上就直接撞到了枪口上?

    难怪,难怪一向肃穆的南先生竟然会破天荒的跟他搭话,合着……合着……他这是是在跟南风瑾抢女人?

    这个认知让王启顿时就白了脸色。

    四目相对,南风瑾深邃漆黑的视线宛如是紧紧的锁在了宋巷生的身上。

    宋巷生眼波流转间似乎是透着无尽的情致缠绵,狠狠的震荡着南风瑾的心,她说:“现在才来,不怕再晚一点,女朋友就变成别的家的?”

    有多久没有在她的眼睛里看到过萌动的情?

    南风瑾早已经记不得了,他只隐约记得,当年两人结婚的时候,她满心满眼里装着的都是他的影子……

    如今……

    即使是那样的不真实,他却抑制不住自己抬起的脚步。

    “我看谁敢?!”一道透着几分痞气,几分懒散,几分宠溺的声音从南风瑾的身后响起,继而……从他的身侧走过。

    江君骁几步走到宋巷生的身边,伸臂一揽就把人护在了自己的臂弯下,似笑非笑的眸子看着王启明,“启明兄弟,好久……不见。”

    王启明看着两人亲昵自然的举动,惊掉了下巴,忍不住拔高声音的确认道:“Reborn……Reborn是你的女朋友?!”

    江君骁低头询问的目光看向宋巷生,戏谑道:“不如……证明给他看看?”

    宋巷生嗔怪的横了他一眼,但与其说是横,不如说是百转千回的娇媚。

    江君骁笑着,骨节分明的手指勾住了她的下颌,吻,却吻在了她的眉心。

    吻唇是爱意,落在眉心的吻却是怜惜和爱重。

    王启明哀嚎一声,大斥命运的不公,哀叹自己寻寻觅觅的女神竟然名花有主了,而且还是个……

    江君骁拉下了脸,“而且还是个什么?”

    王启明:“你你你你……你是什么人,身边有过多少女人,你自己,你自己没数么?Reborn你不要被他给骗了,他他他他……他可不是什么可以托付的好男人。”

    江君骁活动了下手腕,“你找揍是不是?”

    王启明登时便闭了嘴,江浪荡的名号在他们这种富二代的圈子响亮的很,没有他不敢掀的桌子,没有他不敢挥拳的人,有种动起火来天王老子都不敢靠近的劲头儿。

    仅仅几步之遥,南风瑾看着她在另一个男人怀中言笑晏晏,心中就像是燃起了一把火。

    她看到了他,却轻描淡写的就将他给略了过去。

    这种不被放在眼底心上,宛如是在看一个无关紧要陌生人的目光,让南风瑾升起了一股无名的火。

    他才是她的丈夫。

    她所有的笑意和温情都该是属于他的才对,而不是被另一个男人拥在怀中。

    江君骁打开副驾驶的位置,手指撑在车顶,戏谑道:“女王陛下,该回宫了。”

    王启明酸倒了后槽牙,但不可否认,这是认识这么多年以来,他第一次见到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江浪荡,会对一个女人那么细致用心,那是从骨子里冒出来的温柔。

    如果不是认识太久,王启明简直都要怀疑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个冒牌货。

    就在王启明感慨自己的爱恋无疾而终的时候,眼前默然闪过一道黑影。

    是因为江君骁的到来,而被他……遗忘了的……南风瑾。

    一向自带气场的南先生恐怕也是……第一次被人忽略的这么彻底。

    但这些都不是要感慨的重点,重点是……南风瑾握住了即将要上车的,宋巷生的,手臂。

    “南总,这是什么意思?”江君骁握住了南风瑾的手臂。

    王启明看着三人同框的画面,无形之中就觉得有硝烟在肆意的弥漫。

    南风瑾对于他的话置若罔闻,只是目光沉沉的看着宋巷生,“你果然,还活着。”

    果然,还活着?

    宋巷生闻言唇角弯了弯,是啊,她还……活着呢。

    大概是当年的那场大火,连阎王爷都觉得她那么死了憋屈,所以……没有收她的命呢。

    她活着,她也告诉自己,不能就那么死了,不然,把她生生拖进深渊和泥潭的人都还好好的,健康的,富裕的活着,她就算是死,都闭不上眼睛啊。

    所以,怎么能甘心呢。

    宋巷生含笑掰开了南风瑾扣着自己的手,抽出自己的手,然后从车的储存盒中抽出了一张湿纸巾,慢条斯理的擦拭了一下自己的手,这才说道:“南总,久仰大名,日后七宝巷在业务上还要仰仗南总,多多关照。”

    相似的眉眼,眼前的女人妩媚动人近乎妖,跟记忆中的模样千差万别,但南风瑾就是很确定,她就是宋巷生。

    “跟我回去。”他说。

    江君骁闻言冷笑一声,就想要动手把人推开,却被宋巷生眼神制止,只能一甩手臂,满脸写着:我不高兴。

    王启明看的连连咋舌,能看到连他老子的话都当放屁的江浪荡被个女人一个眼神制止举动,还真是……有生之年系列。

    “南总,想让我回哪去?”

    触手可及的温度和笑靥,南风瑾的嗓音哑了下:“回家。”话音落下后,又补充了句:“我们的家。”

    宋巷生笑:“南总怕是酒喝多了……”她遥遥手指了下不远处眼带怒火和震惊走过来的陈恩瑞,说,“要跟南总一起回家的人……来了。”

    在她的话落,陈恩瑞也喊出了声:“风谨!”

    因为陈恩瑞的到来,这场大戏,显得更加的热闹起来。

    王启明看着聚在一起的四人,脑子已经有些转不过来,这是怎样一场年度大戏。

    南风瑾弯腰将宋巷生从车内抱了起来,陈恩瑞红着眼睛看着这一幕,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连因为亲眼目睹宋巷生死而复生的震惊都给掩盖了下去。

    “砰。”江君骁挥拳给了南风瑾重重一拳,“南风瑾,Reborn是我女朋友。”

    男人之间的打斗拳拳到肉,场面失控。

    王启明想要上前阻拦,但是显然能力有限,尝试了两次无果以后只能站在一旁干着急。

    宋巷生看着挂了彩的江君骁从后面抱住了他,她说,“别打了,也不嫌疼。”

    她的举动让两个男人同时收了手,前一秒拳头铁硬的江浪荡,下一秒化身为柔弱的小公举,靠在她的肩上,跟没有骨头似的,“嘶……疼。”

    “疼?”宋巷生伸手戳了戳他脸上的伤痕,“我还以为你不疼。”

    江君骁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却还是把脸凑了过来:“你亲一口,就不疼了。”

    两人旁若无人的展现着亲密无间的关系,南风瑾垂在一侧的手指慢慢的聚拢收紧,在谁都没有想到的时候,把宋巷生拖上了车。

    陈恩瑞:“风谨!!”

    江君骁眼神一冷,追上前,但车门已经闭死。

    南风瑾:“开车!”

    司机闻声,没有任何的迟疑,径直就把车开走,江君骁咒骂一声后,紧忙开车去追,但是在追至一个路口的时候,再也看不到商务车的身影。

    而彼时的车上。

    “啪”宋巷生没有任何留情的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南风瑾的脸上。

    前面开车的司机听到动静,眼皮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南风瑾寡淡森冷的眸光看向她,在她举起手掌想要扇第二巴掌的时候,牢牢的握住了她的手腕。

    目光对视上的瞬间,他束缚着她的手,薄唇狠狠的吻了上去。

    宋巷生挣扎无果的情况下,假意顺从,继而……用力的咬下。

    血腥味在两人的唇齿之间蔓延,鲜血和呼吸的交错,宛如……南风瑾记忆深处,母亲在被打的头破血流后跟父亲沙发上纠缠的画面。

    那样的场景,让他……心有余悸,呼吸凝滞,却……依旧没有办法放开怀中的女人,他说:“宋巷生这是你,欠我的。”

    他说:“……我的巷生,你不该逃走,不该……那么不乖。”

    他的指腹磨搓着她精致的面容,他说过那么多次,让她乖一点,可她却消失了那么久,让他……想念了那么久。

    是的,想念

    南风瑾知道,自己在想念这个女人,这个……敢用诈死欺骗他的女人。

    被他触摸到的皮肤,宋巷生却只觉得厌恶和反感。

    他对待她的方式,永远都不会有什么不同,像是在抚摸一条多日不见的狗,想要给它点教训,却又出于什么原因在隐忍不发。

    “南风瑾,你是不是犯贱?”宋巷生甩开他的手,对着前面的司机喊道:“停车,我要下车!”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后座上的南风瑾,在没有得到他允许的情况下,只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

    刚才两人之间的对话,司机都听在了耳中,震惊之情溢于言表,他怎么也想不到,原来南先生今天之所以会一反常态的让他跟车,竟然是……查到了太太的下落?

    可如果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太太,那……天仁医院被烧焦的尸体又是谁?

    那个被陈家人埋葬的尸体是谁的?

    司机不停车,宋巷生就准备按下了后座上的开门键后准备直接跳车。

    司机看着她的动作惊呼出声,下意思的就放慢了车速。

    南风瑾眸光狠狠一拧:“不许停,继续开!”

    话音响起的同时,凭借男人先天的身体优势将宋巷生牢牢的控制在了身下。

    宋巷生在他的手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力道之大宛如是想要生生咬下他一块血肉。

    领带扯下,直接绑住了她的手。

    宋巷生的手机铃声响起,是江君骁打来的。

    南风瑾看了一眼后,关了机。

    二十分钟后,商务车在别墅门前停下,南风瑾下车后,弯腰将人从车内抱了出来。

    宋巷生没有再反抗,一路被他抱回了卧室。

    别墅内整个卧室的装修风格,跟公寓里的一模一样,甚至连床边桌上的花瓶都摆放位置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宋巷生扫了一眼,眼底带着淡淡的轻嘲。

    “我让人把公寓内的所有东西都原封不动的搬了过来,喜欢吗?”他问。

    宋巷生没有回答,只是活动了下手腕,“疼,给我解开。”

    她没有跟他叫嚣和义愤填膺,眸光都很淡,唇角还带着清浅的不能再清浅的笑。

    南风瑾眸色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将领带给她解开了,宋巷生从包里找出自己的手机,在他面前堂而皇之的开了机,上面有数通江君骁打过来的电话。

    ……

    留在原地的陈恩瑞,死死的咬住了唇。

    她不敢相信,宋巷生竟然命大的没有死,还戏耍了他们那么久!

    现在一露面就勾走了南风瑾的魂,“贱人,贱人!!”

    为什么没有死?!

    为什么那么大的火,都没有死?!!

    “去,去新城壹号别墅。”

    不管她是人是鬼,死没有死成,既然她以前能把宋巷生玩弄于鼓掌之间,如今一样……也可以。

    路上,陈恩瑞给陈凌峰打了个电话,把宋巷生死而复生的消息告诉了他。

    陈凌峰听后沉默了半晌,这才沉声说道:“……没死?”

    陈恩瑞:“不管没有死,还又出现在了风谨面前!”

    南风瑾现在就是陈凌峰的保护伞,宋巷生再次出现,如果有她拦在前面,他下一次哪里还能那么轻易的从他的手中拿到钱。

    “你先别急,我让人好好的查一查,你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陈恩瑞:“她就算是化成了灰我都认识。”

    更何况,南风谨是什么性子,就算是她会认错人,他也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

    新城壹号别墅。

    “呜呜呜呜……”

    警鸣声在别墅外响起,三四名警员从巡逻车上走了下来。

    “先生,不好了,有警员来了,说是……说是接到了报警,说……说有人举报您限制他人自由,要您带着,带着人马上去客厅。”佣人急急上楼说道。

    而此时的宋巷生,正意趣阑珊的靠在沙发上把玩着手机。

    南风瑾泡了两杯茶,递给了她一杯,“是你报的警?”

    她一直拿着手机,他没有阻拦,他以为她充其量也就是告诉江君骁自己的位置,却没想到,她竟然会直接报了警。

    理由是:强行限制他人人身自由。

    宋巷生没有否认,站起了身,唇角带笑:“南先生,我该走了。”

    南风瑾高大的身形立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睨着她:“巷生,你忘了,我们是夫妻。”

    所以……既然是夫妻,就不存在什么限制人身自由一说,他不过是在……接自己的妻子回家。

    宋巷生脚步没有停顿的绕过他,打开房门,语意不详的说了句:“是,么。”

    夫妻?

    可四方城人人都知道,南先生的妻子,她已经……死了啊。

    被大火烧死了。

    楼下警员看到她下来,问道:“是你短信报的警?”

    与此同时,南风瑾也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内人在闹脾气,烦劳各位走一趟,抱歉。”

    警员来之前,自然已经知晓这栋房子的主人是谁,四方城GDP贡献大户,市里都指望着南氏集团创造的丰厚社会价值,“这……”

    宋巷生从自己的包里掏出身份证件,递给了警员:*籍华裔。

    就连护照上都显示只有最近的入境记录,也就是说……在此之前,她并没有来过四方城。

    几名警员面面相觑一眼,然后,将证件奉还。

    “听问南总是四方城有名的商人……但今天的举动着实让人不敢恭维,各位警员先生,我今天因为南先生出格的举动,受到了不少的惊吓,我希望……你们能够限制南先生再有任何靠近的行为……”

    警员有些为难:“这……”

    南风瑾看着巧舌如簧的宋巷生,难怪她会有恃无恐的报警,原来是……已经造好了另一重身份。

    不再是宋巷生,只是Reborn。

    “风谨……”抱着孩子的陈恩瑞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小贝想爸爸了……一直在哭……”

    小贝?

    宋巷生转过身眸光落在陈恩瑞怀中包裹严密的孩子身上,数秒钟后,抬起脚一步步的靠近……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