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60章:女老板是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谁死了?

    陈凌峰一时之间舌头打结,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

    只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既然都已经上了电视新闻,想要瞒住,又怎么可能。

    片刻的功夫,数通电话就打到了南风瑾的手机上,南先生眼眸深黑的掏出了手机。

    陈凌峰心知事态早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一时之间也有些慌神。

    “先生,太太……出事了。”

    在张助理还在叙述第一时间得到的消息时,也有数通想要打着问候的幌子来探听事情真伪的人士。

    南风瑾细细的听着,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晰,却始终没有回答一个字。

    他整个人冷静的宛如一台只需要代码催动的机器,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和神情变化。

    陈凌峰原本以为,在南风瑾得知一切消息后,会勃然大怒的对自己问责,但实际上,什么都没有,他在挂断了电话后,只是眸光深深的问了一句:“陈叔,人是你送进去的,是么?”

    陈凌峰拿不准他的意思,却下意识的就替自己解释,“……身为父母总是希望自己的子女健康,我也只是想要她尽快的恢复健康,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说着说着,陈凌峰就抹了把眼泪,“……如今我这一把年纪了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我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

    南风瑾只是眸色沉静的看着他,无论陈凌峰将声泪俱下表现的如何淋漓尽致,他的表情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一个小时后,有蹲守在天仁医院的记者看到一辆黑色低调的商务车缓缓而来,起初并没有在意,但是当车门开启,当一身深蓝色风衣迈着长腿从车上走下,露出深邃眉眼俊美面容的那一刻,记者顿时来了精神。

    “咔咔咔”毫不吝啬胶卷的进行持续的抓拍。

    南风瑾见到了天仁医院的院长,院长已经知晓他的身份,态度诚恳而歉意的跟他致歉,南风瑾抬手阻断了他的话,径直去向了已经被烧焦的房间以及……房间内那具已经烧焦的辨认不出模样的尸骨。

    院长:“南先生这就是……”

    南风瑾深邃的眸光盯看着停放着的所谓尸骨,看了数秒的时间,眼睛黑渗渗一片连眨眼的动作都没有一下。

    张助理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李院长。”南风瑾寡淡的问,“这不是我妻子。”

    李院长一怔,“这……这的确是夫人的房间,里面只有夫人一个人。”

    言外之意,确认是宋巷生的尸骨无疑。

    就在张助理以为南风瑾这是察觉出了什么异样时,却看到南先生只是摇头,说:“……她不会死。”

    李院长让人将住院记录和就诊记录都拿了过来,“这是南太太的……”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南风瑾紧紧的扣住了衣领,幽深的眸光染上了猩红,“她没死!”

    李院长被他的模样骇住,结舌道:“南……南先生,请,请节哀顺变。”

    南风瑾挥拳重重的打在他的脸上,饶是张助理跟随他多年,也被眼前的局面吓住,谁能想到南风瑾这样凉薄的人,竟然会当众打人,尤其……门外还有想要挖到大新闻的记者。

    “节哀?”他锐利的眉眼深眯:“我为什么要节哀?死的是谁?!你们把人弄到哪去了?!”

    李院长哀嚎声响起,“南先生,南先生你冷静一下。”

    张助理也连忙拦人,提醒道:“先生,外面都是记者。”

    事情闹大,上了社会版的新闻,势必会对他的形象造成一定的影响。

    南风瑾甩开他伸过来的手,眸色黑如点漆,“连你也觉得,她死了?”

    张助理:“这……”

    事实都已经摆在了眼前,容不得他不相信。

    陈恩瑞在从陈凌峰的口中得知宋巷生葬身火海的事情后,整个人都兴奋的从病床上站了起来,“果然是老天爷都在帮我……死了也就一了百了,死得好,死得好。”

    赵慧敏在听到宋巷生去世的消息后楞了一下,她虽然成日里叫嚣辱骂宋巷生是小贱人,但……却从来没有真的想过要她死,她只是,不希望有人阻碍了自己宝贝女儿的路。

    “……妈,把衣服拿给我,我要去一趟天仁医院。”陈恩瑞说道。

    赵慧敏:“你……去哪里干什么?”

    陈恩瑞笑:“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姐姐,我姐姐死了,我总是要去悼念一下,不是么?”

    更何况,南风瑾还在那里,她怎么都应该去表现一下自己的良善。

    于是当晚“知名商人南先生的太太在天仁医院不幸离世,其夫其妹悉数到场哀悼”的新闻上了各大媒体的首页。

    有人感慨佳人的不幸离世,有人表示缅怀沉痛,但这些都是少数,更大规模的是网友逐渐就带偏了节奏,一边感慨陈恩瑞素颜悼念的美态,一边开始开始赞叹陈恩瑞与南风瑾天定的姻缘,甚至称或许老天爷带走宋巷生,就是为了成全这一对儿有情人。

    这样的言论很多,甚至还有人扒出了宋巷生插足自己妹妹感情,抢走了自己妹夫的事实。

    一时之间众说纷纭,俨然成了一场八卦的狂欢。

    陈恩瑞说担心南风瑾的状态,想要照顾他。

    南风瑾闻言,僵硬的脖颈晃动了一下,睨她一眼,问:“肚子不疼了吗?”

    陈恩瑞一怔,“不,不疼了。”

    南风瑾眸色深深的看着她,陈恩瑞有种被看穿的错觉,“风,风谨,你怎么,怎么看我?”

    南风瑾伸手摸了摸她的面颊,问:“恩瑞,你现在高兴么?”

    陈恩瑞红了眼:“你,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姐姐不幸去世,我怎么会高兴。”

    南风瑾没有再说话,只是回到公寓后,在里面待了三天三夜,这三天里,没有再见任何人。

    张妈将桌上的饭菜热了又热,却不敢轻易去敲房门。

    她没有办法忘记,面色如常的先生回来,默声换上拖鞋,脱下大衣,一言不发上楼,台阶走到一半后,像是突然脱力,猛然从楼梯上滚下的画面。

    张妈当时被吓得尖叫,手忙脚乱的想要上前查看。

    南风瑾仰面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上面的琉璃灯明明灭灭闪烁的刺眼,很快眼前一黑,就失去了全部的意识。

    张妈看着原本的三口之家,如今只徒留一人的景象,忍不住就低声叹了一口气。

    一周后,陈凌峰以父亲的身份,给宋巷生办理了后事,当时来了不少人,一则是跟宋巷生在生意上有过来往,二则……是出于南风瑾的面子。

    这场葬礼与其说是在给宋巷生送行,倒不如说是……在给陈凌峰一个结交人脉的机会。

    毕竟如果不是这场葬礼,又有几个人会知晓,传闻中一穷二白嫁入豪门成为阔太太,一度因为出身被人诟病的宋巷生,竟然……是陈家的女儿?

    凡是商场上能混出些名堂的,谁又会是傻子,大家心知肚明,却也没有人点破。

    毕竟,说句薄凉到底的话,人走茶凉,何必为了一个死人去树立一个活着的敌人。

    未免……太不划算。

    但生意人讲究利益,多数人计算利弊,却也总有人会……放下冷静,抛开所有,只想要替死人叫屈。

    这个人就是,苏青颜。

    当红花旦不顾影响和后果,亲手掀了所谓的灵堂,砸了觥筹交错的酒桌,指着陈家人的鼻子臭骂:“你们不配!在她的灵前哭,脏了她轮回的路!!”

    无数的记者,冲破了在门口阻拦的安保人员,迫不及待的把这轰动的一幕拍摄了下来。

    头条飘了半个月之久,在场的老总不计其数,由此,也造成了苏青颜窜红后罕见的事业低谷。

    但她宛如不觉一般,当有记者提及她大闹灵堂的事情后,苏青颜都直言不讳的臭骂陈家人不要脸吃人血馒头的行径。

    也因为苏青颜这一闹,让记者们和众人在隔天才后知后觉的发现……

    南太太的葬礼,从始自终最该出现的那个人,他一直都没有出现。

    有人说:两人关系不睦,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如今南先生这是……连面子工程都不想要做了。

    大半年后。

    在陈恩瑞生下孩子的这一天,产房收到了不少的礼品。

    其中有一件盖着红布乍一看上去极为喜庆的东西被悄然放置在了最醒目的地方,陈恩瑞询问那是谁送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拿过来,我看看是什么东西。”陈恩瑞说道。

    护工将东西抱了过来,放到了床边的桌子上,陈恩瑞“唰”的一下掀开,竟然是一个黑子的盒子,再打开盒盖,赫然是一个带着血的皮质人头。

    “啊!有鬼!!”

    陈恩瑞尖叫着把盒子扔到了地上。

    假人头从纸盒里滚落出来,面部黑漆漆的一片,似乎是……被人被刻意烧焦了。

    陈恩瑞:“快,快把这东西给我弄出去,弄走!弄走!!”

    在护工处理地上的狼藉后,陈恩瑞后怕的抱紧了怀中的孩子,然后语音颤抖的给南风瑾拨去了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她就迫不及待的哭出了声:“风谨,刚才有人……有人往产房里送了个带血的人头,我好害怕,你能不能来陪……”

    “陈小姐。”杨秘书浅笑道:“南先生正在开会,稍后还有场发布会要参加,恐怕没有时间来陪你。”

    陈恩瑞听到她的声音慢慢的握紧了手机,“你一个秘书,也配拿老板的电话?你是不想干了吗?!”

    面对她的威胁和斥责,杨秘书连眼睛都没有眨上一下,“陈小姐说笑了,南先生的私人手机,如果不是他交给我保管,我身为秘书自然不会犯这种常识性的错误。”

    “陈小姐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挂了……我还要去给先生送文件。”

    说完不等陈恩瑞有所反应,杨秘书便挂断了电话。

    陈恩瑞攥紧了手机,“贱人!”

    走了一个宋巷生,又来了一个杨秘书!

    为什么永远都有人要挡在自己面前!

    病房外静静的伫立着一穿着黑色修身连衣裙,外罩暗红色风衣的女人,宽大的帽檐遮盖住了她大半张脸,听到陈恩瑞恼羞成怒的声音,红唇翕合扯出一清浅的弧度,女士香烟似亲吻一般的夹在唇边,她慢慢的从手包中找着打火机。

    “抱歉女士,医院内禁止吸烟。”一名还尚显稚嫩的实习医生走过来,提醒道。

    女人闻言,侧过头看他,默然将打火机重新放到了包里,口中还噙着香烟,冲他微微点头轻笑了下。

    实习医生对上她的眼睛,蓦然就红了耳根,“那个……这边走到头,有,有可以吸烟的地方。”

    女人葱白的手指夹起唇边的香烟,红唇勾动:“是么……”

    实习医生面色泛红:“我,我……可以带你去。”

    女人轻笑了下,将女士香烟放到了他的手上,说了句:“谢谢,不过,我该走了。”

    实习医生低头看着手中带着口红印记的女士香烟怔了一下,然后回头:“女士,你的……烟……”

    刚才那媚色动人的女人,却已经……不在了。

    七宝巷,是家建立不到一年的广告公司。

    虽然资历浅,根基也薄,但是却在成立的短短几个月内,抢占了四方城大半的市场份额,说是一个奇迹也不为过。

    七宝巷迅速崛起的关键就在于它肯砸钱,广告打的铺天盖地不说,还直接大手笔的请了当红明星做代言人,经手的策划的几个广告轰动了业界,可以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就杀出了重围。

    “张经理,老板还没来?”职员们好奇的心思被勾了整整两天,从知道老板今天要露面开始就一直在隐隐的期待着,但这眼看都要倒中午了,这人……还是没有见到人影。

    张潇潇低头看了眼腕上的手表,“着什么急,等Reborn忙完手头的事情自然会露面,我说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聚在这里干什么?想让老板看见扣你们钱是不是?”

    一名男职员暗戳戳的凑了过来,“听说……女老板是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是真的假的?”

    张潇潇“砰”的一声将文件摔在桌上:“工作!”

    职员们一个个顿时都消停了下来。

    但是眼神却止不住的往外瞟,不怪他们这么好奇,这公司都走上正轨了,竟然连女老板的面儿都没见过,能不好奇吗?

    尤其听说……还是个长相出众极美的女人。

    这年头,女老板不少,但是这长相么……就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要说这女老板的美貌能传出来,还是张潇潇一次在跟一则广告的录制时说漏了嘴,那天请来的女演员名气不见得不多,但是脾气和排场倒是不少,工作人员见此就说了句:“美女么,总是有点特权,有脾气也正常。”

    张潇潇闻言当即就拍了桌子:“就这长相也能恃美行凶?老板都不知道甩她几条街……不行的话,直接换人。”

    半个小时后。

    “哒”,“哒”,“哒”暗红色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宛如奏响的协奏曲。

    这是……来了?

    秀发微盘,削肩瘦腰,眉色媚、丽却又近乎妖,红唇浅笑,色如春晓丽花。

    她说:“潇潇,好久不见。”

    张潇潇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没有办法把她跟曾经公事了两年,那个身上带着萧瑟和落寞的女人画上等号。

    不到一年的时间,变得不只是殊丽的容貌,连周身的气质都不同了。

    张潇潇上前拥抱住了,眼眶有些湿润:“Reborn,欢迎回来。”

    宋巷生勾了勾唇,“是啊,我,回来了……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如果不是有张潇潇帮她打理,她远程遥控的进度也不会那么快。

    张潇潇擦了下眼角,跟众人展开了介绍:“Reborn,我们的美女老板!”

    众人好奇的目光纷纷投射过来,宋巷生点头示意,简短的进行了一番加油鼓气的话后,在职员们的掌声和欢呼中,发了第一次见面的红包,随后,跟张潇潇进了办公室。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办公室门口,众人的视线都没有转过来,诚然……

    这位美女老板的颜值,超过了他们太大的预期。

    办公室内,宋巷生从包里掏出根女士香烟点上,红唇中缓缓的吐出青色的烟圈,目光沉静的坐在宽大的办公室前,“陈家最近……有什么动向?”

    “陈凌峰投资的两个项目都遭遇了滑铁卢,现在……怕是只能靠南氏集团的接济过日子,听说已经有意要变卖名下的房产以此来作为流动的资金。”张潇潇说道。

    “南氏集团……还真是情深。”宋巷生指尖夹着香烟,在桌上的烟灰缸上轻轻的弹了下,“就是不知……既是如此情深,怎么还养在外面?”

    陈恩瑞想要名正言顺的称谓南太太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心思,如今连孩子都生了,竟然还是个……外室?

    倒是,有意思的很。

    张潇潇看了她一眼,迟疑了一下后说道:“听说,南风瑾身边是……又多了一位红颜知己,见过的人都说……神似……神似……当初的宋总监。”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有人都在猜测,南风瑾至今没有娶了陈恩瑞的原因,就是……放不下结发妻子。

    所以,移情了。

    ……

    觥筹交错的酒宴上,一身深蓝色熨帖西装的南风瑾在一众或中年发福或秃顶体矮的老总之中显得格外的眨眼。

    一名刚刚接受家族企业的富二代王启明正跟三五好友谈论着自己的艳遇:“……不是我诓你们,简直是人间绝色……那腰身,那腿,那胸和脸蛋都没有可挑剔的,主要……还是位女老板。”

    有人见他痴迷的模样,忍不住的戏谑道:“你这不会是被那个整容成功的大婶给骗财骗色了吧?事业成功的女老板?你有没有问她是四十还是五十了?”

    一人插话道:“……保不准是位六十的奶奶,哈哈哈哈……”

    王启明不乐意了,一副“我跟你们聊不到一块”的模样,“……你给我整个看看,七宝巷听过没有?今年迅速崛起的广告公司……Reborn就是公司的老板……我可是打听了很久才了解到她的行踪,待会儿结束了哥们就去会美人了,等到时候……”

    “七、宝、巷?”在王启明说的唾沫横飞的时候,准备去洗手间的南风瑾蓦然顿了下脚步。

    几名吃喝玩乐的富二代对这位父辈都畏惧三分的男人,自然而然就带了几分的敬畏之情,“南总……南总也知道?”

    南风瑾如钩的眸光看向王启明:“Reborn?”

    王启明一脸茫然:“怎么,怎么了?”

    他家Reborn美人,难道是入了南总的眼?

    杨秘书这个时候走了过来,“先生,陈董来了,说是要找你。”

    南氏集团职员多数都喊“南总”,但杨秘书一直以来,都只是尊称他为“先生”。

    南风瑾遥遥看了眼神情急切的陈凌峰,抬脚走了过去。

    陈凌峰来找他,自然也没有别的事情,左右就是来借钱周转,投资在很多时候也会有赌博的瘾,败了一次两次,总是想要翻本,便不断的物色新的项目往里面砸钱,希望能够借此收回前面所有的损失,甚至大赚一笔。

    但显然,陈凌峰最近的运气差到了极点,稳输不赚。

    再有一次的把人打发走以后,杨秘书看着陈凌峰宛如是在看一个贪得无厌的吸血鬼:“先生,你不可能帮他收拾一辈子的烂摊子。”

    南风瑾眸光寡淡:“你多言了。”

    杨秘书抿唇,微垂眼眸:“对不起。”

    她知道,自己能从一名只有两年文秘经验的小白能成为首屈一指的南氏集团总裁秘书的原因是什么,也聪明的很会把控。

    南风瑾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没有再追究。

    他有些微醉,准备提前回去的时候,看到了准备开车离开的王启明,蓦然就想到了刚才听到的对话,鬼使神差的就对着司机说了句:“跟上他。”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