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58章:希翼……她是不舍得下手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南风瑾肢体僵硬的跑下床,小腿骨打在床上,有瞬间的麻。

    他脚步踉跄了一下,跑出了客房。

    殷红的血从他的床边一直蔓延到了小宝的儿童房消失,孩子房间的门紧闭着。

    南风瑾用力的推了一下,没有成功,再第二下,第三下,他用手重重的拍击着厚重的实木门,发出“砰砰砰”的响声。

    “巷生,开门!”

    “宋巷生,把门打开!”

    然而不管他怎么叫嚣,儿童房里都没有任何的动静。

    里面的宋巷生静静的闭着眼睛,靠在小宝的窗前,轻声哼唱着小家伙奶声奶气唱着的童谣“啊门/啊前/一棵葡萄树

    啊嫩/啊嫩/绿地刚发芽

    蜗牛背着那重重地壳呀

    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没有唱上几句,声音渐消渐息,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妈妈,这里好黑……小宝好冷,妈妈过来陪小宝好不好,小宝一个人害怕……”

    小家伙可怜兮兮的看着她,眼眶盈泪。

    宋巷生走过去,将他紧紧的抱在怀里,轻声道:“好,妈妈来陪你,小宝不怕……”

    南风瑾开始撞门,没有成功,他昏了头,失了冷静,忘记了公寓里还有备用钥匙这一回事,“宋巷生你不准死!你不准死听见没有?!”

    张妈看着地上的血,顿时眼前一黑,连忙,连忙去翻找出了备用钥匙。

    “先生,先生,钥匙,钥匙拿来了。”

    张妈给钥匙的时候,手都是颤抖地,先是小少爷出事,现在连太太也成了这样,任谁看了都觉得倍感心酸。

    南风瑾接过钥匙,尝试了数次都没有办法将钥匙插进锁芯里,他面上的神情越加显得严肃,但手指剧烈的颤抖却将他心中的恐惧暴露的淋漓尽致。

    当房门打开的瞬间,张妈看着地上的血,看着已经像是没有任何气息的宋巷生,眼泪不受控制的就落了下来。

    南风瑾被深深的恐惧侵袭,他用手用力的按着她手腕上的伤口,猩红了眼眸。

    宋巷生的这一刀割得很深,隐约可见白骨。

    南风瑾弯腰将人抱起,紧忙开车去了医院。

    他额头上的汗珠不断的落下,坐在后座的张妈看着气若游丝的宋巷生,手足无措的只能落下眼泪,口中轻喊着:“我可怜的太太,我可怜的太太啊……”

    宋巷生这一刀割下去,就没有打算再活下去的打算。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为什么而活下去。

    曾经,无论生活的环境多么的窘迫,在别的孩子都可以背着新书欢欢喜喜上下学的时候,她只能死乞白脸的求着同学每天把书借给她,借给她……晚上回家抄。

    一百多页的书,因为多年累积下的技能,她抄得很快,利用晚上放学的时间,她用一个星期就可以写完。

    年纪还太小的时候,写得慢,她抄啊抄啊,能抄半个月。

    数学课本的字少,她抄两三个本子也就抄完了。

    语文课本字太多,需要抄好多好多个本子,正反面都是字。

    可即使是这样,她依旧每天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希望,因为她的小学语文老师告诉她:巷生你还小,人生还有很多的可能,只要你自己不放弃,等你考上了大学,等你在大城市里找到了工作,你就会明白,人生没有白吃的苦。

    对,不放弃,人只要还活着,总是会有无限的可能,总是可以期待明天、明年、后年……的奇迹。

    她像是扎在沙漠中的仙人掌,即使没有多少的养分,即使经受的都是凛冽的风,她始终让自己保持着强大的生命力。

    因为人生,总有美好的明天值得期盼。

    她可以自己打工支持自己的学费,可以有空就泡在图书馆里,成为放弃一切的娱乐活动,活的按部就班的像是个机器人。

    只因为她不断的告诉自己,只要足够的努力,总可以有逆风翻盘的一天。

    可如今……

    她放弃了,没有用的。

    即使她再如何的努力,都没有办法阻止名为命运的齿轮在她的身上重重的碾过。

    她累了,没有了任何的期待,在小宝从她的生命中离开的那一刻,她就没有了任何的期待。

    坚持了二十多年,放弃只需要一瞬间。

    与小宝一同葬于这个寒冬吧,小宝需要她。

    到医院门口的时候,车还没有来得及挺好,南风瑾便匆匆下了车,将她从后座上抱了起来,那天,南先生也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恐惧和无力。

    明明这种只能束手无措眼睁睁看着事情发展,却没有任何能力阻止的感觉,已经消失了近十年。

    “救她!救她!”

    手术室门前,南风瑾用力的握住主治医生的手臂,黑渗渗的眸子带着不安和恐惧。

    主治医生进入了手术室,门外的南风瑾和张妈再次看到手术室门打开的时候,是在一个小时后,“南先生,夫人失血量过多,需要紧急输血,但……血型特殊,医院的存血有限。”

    存血有限!

    存血有限!!

    南风瑾紧紧的揪住了他的衣领:“知道存血有限,为什么你们不事先准备好?!为什么不能大量的存血?!!”

    “……这……”

    这个问题也并不是主治医生可以回答的。

    南风瑾:“马上去别的医院调,找合适的人捐血,马上找人捐血!!”

    主治医生:“南先生,请您先冷静冷静,我们的医护人员已经去想解决办法了……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保证夫人的安全。”

    然而,尽全力的意思通常都是——尽人事,听天命。

    因为中途出现了血浆告急的意外,整成手术持续了四个小时。

    张妈在手术过程中,接到了一通江君骁打来的电话,他此时怀中还抱着玩偶,脸上带笑的询问宋巷生的情况,说自己明天回去看她。

    张妈听后喉咙一哽,告诉他说:“太太她……自杀了,现在,现在还在手术室里抢救。”

    江君骁脸上的笑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凝结,最后干裂,“自杀?”

    “你们现在在哪家医院?”

    四个小时后,手术结束。

    当面无血色的宋巷生被从里面推出来,当主治医说:“……人救回来了,但是失血过多,需要养很长一段时间精气神才能恢复……这段时间好好的劝劝她吧,她已经经受不起再一次的抢救。”

    南风瑾目光僵硬的点头。

    ……

    “妈妈,妈妈……”

    “妈妈,小宝好冷,水里好冷……”

    “妈妈,要抱抱……”

    宋巷生沉浸在无尽的梦魇之中,挣脱不开,也不想要挣脱开。

    她在一片迷雾中,跌跌撞撞的想要循着声音找到她的孩子,却每每只能抓到稀薄的空气。

    “巷生,你该醒来了。”坐在病床边的南风瑾,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一遍遍的呼唤着她的名字。

    宋巷生被从梦魇中拉回来了,睁眼看到头顶白色的天花板她就知道,自己……还活着。

    “醒了?先喝点水。”南风瑾微微托起她的头,想要给她喂水。

    宋巷生转动僵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冰寒入骨,透着席天灭地的恨意。

    嗓音如同指尖滑过磨砂纸粗粝而喑哑:“滚。”

    南风瑾:“既然这么恨我,怎么不直接拿那把刀杀了我?为什么要去伤害自己?”

    宋巷生冷冷的勾了下唇,嘲弄刺骨的看着他。

    南风瑾心中原本是存在着某种希翼的,希翼……她是不舍得下手,希翼……她对他还存有爱意不忍。

    可所有的希翼都在她的眼神中化为乌有,“……你想要跟小宝一起生活,把我彻底的排除在外是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