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56章:宋巷生从房间里掏出了一把剪刀,拿在了手里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宋巷生空洞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那座小小的墓碑,她站了很久很久,脚下却像是扎了根,不能向前移动一步。

    “他死的那么惨,听说脑袋上摔了一个碗口大的伤口,血流了一整个后备箱……”

    “当车被打捞上来的时候,尸体都臭了……可真是惨,你昨天做梦的时候,就没有梦到他吗?他是不是哭着对你喊疼,喊救命啊?”

    电话中那被变声器扭曲后的声音不间断的在脑海中盘旋、回荡。

    那小小的墓碑里,埋的是谁?

    他们又是在给谁,送别?

    南风瑾上前一步,挡住了她看向墓碑的视线,垂在一侧的手握的很紧。

    宋巷生的视线却好像是穿透了他这个人,一瞬不瞬的聚集在他身后的那个点。

    半晌后,她走近了。

    南风瑾伸手去拦她,“巷生,变天了,这里冷,我们……我们先回家好不好?”

    他似乎是说了很多的话,但是宋巷生……却一句一声一字都没能听进去。

    她推开他,走到了墓碑前。

    眼神定格在了小宝黑白的照片上,她空洞的目光看着,就那么看着:这是谁,这么坏,为什么要把她儿子的照片贴在墓碑上?

    怎么可以把她儿子的照片贴在墓碑上!!

    宋巷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倾着身体举起手想要把照片撕下来,江君骁拦住了她,他说:“宋巷生你冷静一下!”

    冷静?

    她为什么要冷静?

    有人用这么恶毒的手段诅咒她的孩子,她为什么要冷静?!!

    江君骁的阻拦换来宋巷生声嘶力竭沙哑的吼声,像是极力想要守护幼崽的母兽,凄厉却也恐惧。

    “巷生。”南风瑾想要将她抱起。

    “啪”宋巷生在挣扎的过程中,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继而是第二巴掌,第三巴掌。

    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爱他,还要把他都给认错?!!

    我的小宝不会死,他不会死!!

    他不会死!!

    南风瑾的面颊红肿了起来,他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察觉一样,硬生生的都挨了下去。

    宋巷生疯了一样的想要把墓碑上的小宝的照片给撕下来,却在看到墓碑上的刻字后,瞳孔骤然一缩。

    她指尖颤抖的去抚摸上面的名字、生辰……

    她的孩子,还那么小,地下那么冷,他还怕黑,还很胆小,他怕生人……

    四方城的上空落了雨,宋巷生跪趴在地上,失声痛哭,良久良久都没有抬起头。

    雨水打在她的身上,地上的水花溅湿她的衣服,天地同悲。

    江君骁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康复,司机连忙拿了伞,劝说他回去。

    江君骁摆了摆手,接过雨伞,就那么坐在轮椅上,撑在了宋巷生的身上。

    南风瑾屈膝,跪在了宋巷生的身旁,身形笔挺,眸光深邃幽暗,眼角却溢出了泪光。

    这场雨从淅淅沥沥到瓢泼倾盆再到窸窸窣窣,竟然就那么下了一天一夜。

    宋巷生也就那么跪了一天一夜,直到精疲力竭晕了过去。

    公寓内,张妈给宋巷生换了衣服,看着原本光鲜亮丽的太太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张妈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而床上的宋巷生却正沉浸在一场沉重的痛苦中,醒不过来,挣脱不开。

    她的身下都是血,耳边是自己痛苦的呻吟声,她的肚子很疼,针扎进骨血撕裂后的疼。

    有东西在从她的体内流失,她想要留住,却只能躺在被鲜血染红的床单上,动一下的能力都没有,她死死的攥着被子,想要呼喊,想要呼喊救命。

    耳边却响起了清脆的童谣“啊门/啊前/一棵葡萄树

    啊嫩/啊嫩/绿地刚发芽

    蜗牛背着那重重地壳呀

    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啊树/啊上/两只黄鹂鸟

    啊嘻/啊嘻哈哈/在笑他

    葡萄成熟还早地很呀

    现在上来干什么……”

    她疼的要晕厥,愿意抛弃一切来换取那即将要流逝出身体的东西,她看清楚了,那是一张孩子带笑的脸。

    他兴奋的想要跑向她,口中奶声奶气的喊着“妈妈,小宝好想你。”

    可是没有等她站起身,去拥抱他,孩子的身体却在逐渐的透明,透明,消亡,消亡……

    “不,不要,不要!!”

    宋巷生猛然这个开了眼睛,也在同时喊出了声。

    房间内空无一人,她赤脚跑下床,因为身体的乏力,摔倒在了地上,她撑着身体起身径直跑向小宝的房间,却在经过走廊的时候,听到了一道声音:“风谨……你摸摸他,他是你的孩子啊,再过几个月他就会呱呱落地,会叫你爸爸……”

    孩、子?

    宋巷生的脚步蓦然顿住,僵直的脖颈转动了一下,她后退几步,站在楼梯口的位置,看到了楼下陈恩瑞微微隆起的腹部。

    孩子,孩子在她的肚子里……

    宋巷生从房间里掏出了一把剪刀,拿在了手里。

    她要,把小宝找回来……

    巫婆,巫婆吃了她的孩子,把她的小宝,把她的小宝吞进了肚子里,她只要把巫婆的肚子刨开了,小宝,小宝就会回来了。

    就像小红帽把狼外婆的肚子剖开以后,就可以把自己的亲人救回来一样。

    刨开,用剪刀破开。

    宋巷生手中紧紧的握着剪刀,就那么赤着脚,一步,一步,一步的走下了楼。

    陈恩瑞正在握着南风瑾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肚子上,这是她最佳的筹码。

    南风瑾现在失去了一个孩子,势必会把双倍的疼爱放到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身上。

    南风瑾摸着掌心下即将要诞生的另一个小生命,心中却蔓延起了无尽的酸涩,因为他想要回忆一下,小宝出生前的画面,却发现记忆苍白的可怕。

    他一向记忆力超群,却……依旧想不起任何相关的画面。

    甚至于,在孩子出生后,他的记忆都是那么的苍白。

    他不是一个好父亲,愧对小宝每次甜甜喊他的“爸爸”两个字。

    随着脚步声的临近,陈恩瑞回过了头,看到是面容憔悴唇角都干裂的宋巷生后,扬起了笑容:“姐姐,你醒了。”

    宋巷生的目光却始终一瞬不瞬的盯看着她的肚子,喃喃道:“……剖开。”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