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52章:还在流血,还在死死的拽着他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张潇潇整理好手头的资料,一回头就看到宋巷生正在盯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微笑,不由得好奇的问了句。

    宋巷生笑着摇头,将手机收了起来:走吧。

    这个项目还有最后一锤子买卖,两个小时就能结束,等结束以后她马上开车回去,一点多左右就可以到四方城,不会耽误了小宝的亲子日。

    只是宋巷生不知道的是,在她关上手机后的两分钟,公寓内的张妈怎么都找不到该吃饭准备去幼儿园的小宝,已经是急得要死。

    她知道宋巷生在外地出差,所以第一时间就给南风瑾打了电话。

    因为她在厨房里准备早餐的时候,隐约的听到了父子两人说话的声音,但是……

    南风瑾的手机,一直,都没有人接听。

    南风瑾的电话打不通,她就又匆匆的给宋巷生打了电话,但依旧是无人接通。

    已经坐在谈判桌上的宋巷生眼皮跳动了数下,眉头随之就拧在了一起,心里有些慌。

    “总监,怎么了?”一直在她身边寸步不离的张潇潇察觉到她的异样,压低了声音询问道。

    宋巷生抿了下唇:可能是没有休息好吧。

    她是典型的工作狂,一旦接受项目,总是要极力的压缩时间才换取最大的时间优势和利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也是因为她做事爽快干净利落,才会让各位老总明知她不能言语的情况下,还备受亲睐。

    张潇潇拧开桌边的矿泉水递给她,笑着说道:“先喝点水吧,总监可是我们的顶梁柱,待会儿全程还要看总监的眼色行事。”

    宋巷生右手摸着矿泉水的瓶子,迟疑了数秒钟的时间后,还是站起了身:潇潇,我出去打个电话。

    张潇潇一愣,看了眼旁边坐着的职员们,倾身把声音压得低的不能再低,“总监,这……行业的规定,踏进会议室开始,就不能再用手机跟外界联系……”

    这点常识,她不可能不知道。

    宋巷生一顿,她自然是知道,但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一个人负责。

    张潇潇见她神情坚定如此,知道她已经做下了决定,也……没有再说什么。

    宋巷生拿着手机,扯开了椅子。

    “……宋总监,宋总监,好久不见,久等了久等了……”

    然而,这通电话她到底是没有能打出去,人员尽数到齐,她不可能让整个会议室等人都等着她打完电话再进行。

    ……

    四方城某五星级酒店。

    直到司仪通知新娘入场的时候,陈恩瑞脸色都变了,伴娘伸手想要扶她的时候,被她冷冷的给甩开,声音尖锐道:“别碰我!”

    伴娘这个一愣,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做错了什么,呆愣在原地。

    房间内充斥着一股诡异的氛围。

    片刻后,赵慧敏来了,陈恩瑞急切的看向她。

    赵慧敏却脸色僵硬的摇了摇头。

    陈恩瑞晃遭雷击,瘫坐在了椅子上,低声喃喃道:“没来……竟然还没有来,他……”

    赵慧敏连忙上前捂住了她的嘴,示意她冷静一点,现场这么多人,不要乱说话。

    陈恩瑞却顾不了这么多,她从小就受到父母的疼爱,稍大一点又有南风瑾捧在手心里,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从宋巷生出现开始,她就没有一件事情是称心如意的。

    那就是个扫把星,她幸福道路上的刽子手。

    “他还不来,难道真的要看着我订婚吗?他,他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她都做好了孤注一掷的准备了,他怎么可以不来,他就真的那么狠心,要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别的男人吗?!

    她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

    这样的现状,陈恩瑞接受不了,一点都没有办法接受。

    她伸手便欲抓下发上的头纱,引起一阵惊呼声。

    孙琪这个时候也到了,看到她的举动,憨厚的脸上透着无措和迷茫,“恩瑞你……是对头发不满意吗?”

    但凡是有点眼力见儿的人都看得出来,陈恩瑞这哪里是对头纱不满意,她是对这个婚礼,对订婚的对象不满意。

    但是孙琪痴恋她多年,加上脑子一向不太灵光,既然什么都没有觉察到。

    赵慧敏出来打了马虎眼,“这个……头纱弄的有点紧,恩瑞不太舒服,孙琪啊你这是……都准备好了?”

    孙琪憨态十足的笑,但是有些紧张,说话的时候竟然带上了些结巴:“准,都准备,准备好了,我来,来看看恩瑞这边有没有什么事情要帮忙的……恩,恩瑞你今天真,真漂亮。”

    眼高于顶的陈恩瑞原本就看不上他,现在听到他结结巴巴的声音,再看到那张平平无奇的丢在人群中间立即就会被淹没的长相,顿时心情就更难受了一些。

    在孙琪伸出手想要给她检查一下头纱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的时候,陈恩瑞却像是触电一般的躲开,嫌恶道:“你想要干什么?”

    她神情中的情绪还没有来得及掩盖,就那么堂而皇之的表现了出来,让周围的人都看的真切。

    伴娘和前来帮忙的几人互相对视一眼,即使是没有当面的说出什么,但彼此的心里都已经泛起了嘀咕。

    既然不喜欢,甚至还带着嫌恶的,那干什么跟人家订婚,这不是耍着老实人玩吗?

    孙琪不知道是后知后觉还是真的浑然不在意,被这么呵斥竟然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的,反而很是好脾气的跟她解释道:“我只是想要看看你的头纱是怎么回事。”

    陈恩瑞在众人窥测的目光中许是也觉察出了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应了句:“没事了。”

    孙琪摸着后脑勺笑了下:“那就好,司仪说我们该准备上场了,咱们走吧。”

    他伸出手,想要握住她的。

    坐在椅子上的陈恩瑞却是半天都没有任何的动静,就像是入定了一般。

    赵慧敏在旁边推了推她。

    陈恩瑞却“倏”的一下子站起身,这个订婚她不能参加!

    “孙琪我有话要跟你说,这个订婚我……”

    “这个订婚,她不能订了。”门口出现一道颀长英挺的身影,语调轻缓却不容置喙的接过了她的话。

    当听到这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后,陈恩瑞蓦然将头转了过去,在看到南风瑾的那一刻,当即不顾即将跟自己订婚的孙琪,提着裙摆就扑进了南风瑾的怀抱。

    她紧紧的抱着前来的男人,哽咽道:“你,你怎么才来啊,我还以为你真的不要我了……”

    南风瑾将手搭在了她的肩上,说:“……既然不想嫁,还弄出这个订婚干什么?”

    陈恩瑞微微推开他,红着眼睛说:“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爱的人是我,堂堂的南氏集团总裁可以舍下颜面来为我抢婚,这是你欠我的,也是你对我的诺言,可这个诺言你欠了我三年多。”

    你娶了另一个女人三年多,这三年里,你身旁的位置,站着的都是宋巷生。

    南风瑾听懂了她的委屈和不满。

    在做出今天这个决定前,他思索了一整夜的时间,本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不可能看着自己护了那么多年的女孩儿嫁给另一个男人,但是……

    他却迟疑了很长的时间。

    而迟疑的原因,是因为另一个女人。

    抢婚的事情爆出,是他给了陈恩瑞光明正大的在乎,向所有人昭示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将嘲弄和耻辱烙印在了宋巷生的身上。

    而他和宋巷生之间,还有一个儿子。

    但最终再多的迟疑和犹豫,都败给了最初的心动和想要守护的心。

    他一度以为自己是爱陈恩瑞的,但是这两年,他已经没有办法清楚的区分这份爱究竟还带着几分的重量,但是守护却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他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忘记,当初那个瘦弱的女孩儿,是怎么将他从冰冷彻骨的冰水中救出来的。

    “跟我走。”他握着她的手,沉声说道。

    陈恩瑞原本的设定是,他会当着满堂宾客的面带她走,这样她跟他离开的事情才会更加的充满梦幻且轰烈。

    但是现在他来了,她也就没有再计较那么多,将手搭在他的掌心上。

    孙琪看呆了眼前的一幕,直到旁边有人推了他一下,他这才缓过神来,“恩,恩瑞你……你们……”

    陈恩瑞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的,跟着南风瑾跑了。

    洁白的裙摆留下完美的弧度,跳动着主人的心跳。

    这条婚纱是孙家花了大价钱购来的,自然是极美的,但是此刻,这份美丽却不属于他们。

    陈恩瑞侧目看着紧紧攥着自己手掌的男人,笑的很幸福。

    没有了新娘的订婚礼,自然是乱成了一片,有好事者将南风瑾前来抢新娘的画面全程都给拍摄了下来,因为了众多网友的围观。

    但至于为什么会拍摄的那么全面,这其中的缘由,已经没有人去深究。

    “孙琪,怎么回事?仪式都开始了,你们怎么还不到前面去?”孙母等不到人,就自己找了过来,却没有看到陈恩瑞的人,不由得有些着急上火。

    房间内站了那么多人,也竟然没有人说话,气氛怪异的很。

    孙琪站在落地窗边,神情恍惚的看着地面的场景,“妈……恩瑞她,她走了。”

    孙母失态的吼出了声:“什么?走了?!什么叫走了?走哪里去了?”

    在场的伴娘和其余人等一个个噤若寒蝉,没有人回答她的话。

    安静的掉根针都可以听到的房间内,只有孙母心急火燎的叫喊声。

    ……

    宋巷生完结掉手头项目后,松了一口气,跟随她前来的组员们一个个欢欣鼓舞的说要好好的庆祝一番。

    庆祝他们这次的圆满成功。

    宋巷生笑着点头,给了张潇潇一张卡,让她回去以后跟他们好好的放松一下。

    不光是因为这一次的项目,也是因为……这么长时间以来,大家对她工作的配合,这次的项目结束以后,她……也很快就跟人事部递交辞呈。

    自此,大家日后再一同站在谈判桌上,就是对手了。

    宋巷生在车上打开手机的瞬间,就看到了张妈的两个未接来电,她的眉心当即就跳动了一下,连忙回了条信息过去,但是张妈一直没有回复。

    宋巷生没有犹豫当即就打了个电话过去,即使她不能说话,但张妈可以说给她听。

    但是手机响动了半天,都没有被接起来的迹象。

    开车到四方城有需要差不多两个小时的车程,宋巷生想先赶回去再说。

    在她准备踩下油门的时候,张潇潇带着几个神情有些欲言又止的组员敲开了她的车窗。

    “那么……总监,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去玩玩吧,既然都来了……”一名组员在其余人的鼓动下,鼓足了勇气说道。

    宋巷生摇了摇头,比划:不用了,你们好好玩,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有,有事情?什么事情?是……是工作上的事情吗?”组员因为心虚加紧张,说话有些大舌头。

    宋巷生:家事。

    家事?

    几人对视一眼,这,这难道是……知道了?

    不应该啊,总监不是不在员工群里吗?没有人告诉她,她不应该会这么快知道才对啊。

    张潇潇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没有告诉这几位好心想要给宋总监一点点心理准备,去面对四方城内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抢婚事件的同事,宋总监对于这件事情的发生,已经在心里做好了预设。

    宋巷生有些心急的回去,没有过多的去揣测他们的用意:我还有事情,先回去了。

    “总……总监!”组员失声大喊。

    宋巷生狐疑的看过来。

    组员狠狠的咽了下口水,忖度了一下说辞,但到底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只能推出了张潇潇肩负这个重担:“那个……潇潇,潇潇她说她也有事情,想要跟你一起回去,总监你带她一起回去吧。”

    说着就将张潇潇给推上了车。

    张潇潇一脸的莫名其妙,但是在对上组员们殷切的目光,也只能点了点头,配合道:“总监,麻烦你了。”

    宋巷生开车走了,张潇潇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后面冲她们摆手的组员,说:“……南总他,去抢婚了,事情闹的很大,集团的群里已经炸开了锅。”

    不少人都在说,王子到底还是去找了他的公主。

    ……

    而被封为王子公主浪漫抢婚的南风瑾和陈恩瑞,却并没有像是众人想象中的那样热烈相拥,激情拥吻。

    车内反而是异常的冰寒。

    陈恩瑞看着眼前一脸沉稳开着车的男人,握紧了手掌,“……你说,你不准备离婚?”

    南风瑾:“恩瑞,胡闹也要有个底线,这场抢婚,我全了你的颜面……就到此为止吧。”

    “到此为止?你告诉我什么是到此为止?你既然不准备来娶我,怎么不干脆直接让我嫁给那个孙琪?!”陈恩瑞大声质问他。

    南风瑾拧了下眉头,沉默了半晌的时间。

    而这半晌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于陈恩瑞来说都是折磨。

    “你跟他订婚,只是在赌气。”他说,“你不愿意嫁给他,所以,我来了。”

    他曾经在心中起誓会照顾她一辈子,所以,不会看着她所嫁非人。

    陈恩瑞听懂了他的话里的意思,哭着问他:“如果我是愿意的呢?是不是如果我愿意嫁给孙琪,你就不来了?”

    南风瑾缄默了。

    而沉默在很多时候就是答案。

    陈恩瑞的情绪,失控了。

    在轿车行驶到桥上的时候,她忽然扯开了安全带,竟然就那么直接就想要去开车门。

    南风瑾眉心一跳,及时的把车门锁死。

    陈恩瑞用力的推了两下后,没有成功,就开始声泪俱下的痛哭。

    泪眼婆娑中她看着男人俊美的侧脸,在心中冒出了一个决绝而疯狂的念头,如果……

    如果抢婚以后,是一场凄美的殉情,那是不是他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无论是在人们的口耳相传中,还是他们一起亡命水中相拥在一起的身体。

    谁也没有办法再将他们分开,眼前这个男人永远永远都会是她的,宋巷生再也不会是他们之间的问题。

    这个疯狂的念头原本只是一个闪念,却很快的以电光火石的速度侵占了她全部的脑海。

    陈恩瑞就像是被洗脑了一般,不管不顾的去抢方向盘。

    南风瑾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有这样的举动,“陈恩瑞,你疯了是不是?”

    陈恩瑞:“我早就疯了,我是被你折磨疯的,是你逼疯了我……你为什么不娶我,与其怀着个私生子让他受人诟病,还不如干脆死了算了。”

    南风瑾:“松手,你先冷静下来,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有多危险?!”

    两侧的车辆看到前方一辆豪车左拐右拐横冲直撞的模样,纷纷降下了车速,防止自己被殃及到。

    车身滑过桥上的铁链相连接的石块,发出刺耳的声音。

    车身颠簸,左右摇晃,看上去异常的可怖。

    “陈恩瑞!坐回去,系好安全带,你别忘记自己肚里还怀着孩子!”南风瑾极少显现出声色俱厉的模样,但显然此刻陈恩瑞的举动做到了。

    陈恩瑞这些年被他捧在手心里成了习惯,有恃无恐的继续我行我素。

    南风瑾顾忌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敢有大的动作。

    这却给了陈恩瑞疯狂的机会。

    就在同车道的司机思索着要不要报警的时候,前方横冲直撞的车辆忽然“砰”的一声,冲下了桥,落进了水中。

    原本还在迟疑的司机紧忙拨通了报警电话。

    轿车在水面撞击出巨大的水花,直直的飞溅到了桥上。

    巨大的撞击和冲击力让陈恩瑞恢复了冷静,也产生了强烈的畏惧感。

    不怕死,只是因为还没有到濒临死亡的那一刻。

    没有人会不怕死,不然为什么那么多跳楼的人,在真正坠下去的时刻,都会有类似于自保的举动?

    畏惧死亡是本能,同样的求生也是。

    陈恩瑞紧紧的抱着南风瑾,浑身都是颤抖的。

    桥梁上警鸣声四做,水中“砰砰”是硬物剧烈撞击车窗的声音。

    陈恩瑞为她疯狂的举动付出了代价,剧烈的撞击加上恐惧,她的身下溢出了血,血很快就染红了她身上穿着的婚纱。

    白色上原本只是一点点的红梅花,但是很快就染红了一大片。

    陈恩瑞吓得尖叫声不绝于耳。

    南风瑾的神情也越加的冷凝起来。

    当车窗被撞击碎,水立马就涌了上来,此时的陈恩瑞已经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巨大的恐惧把她笼罩着。

    水底的压强澎湃的涌来加上稀薄的氧气,呼吸逐渐都变得虚弱了起来。

    当搜救的人员下来的瞬间,南风瑾第一时间将身上染血的陈恩瑞推了出去,然后自己这才慢慢的从里面狼狈的爬了出来。

    因为剧烈的晃动,轿车撞击到了旁边的岩壁后继续下沉,后备箱插进了软土中。

    南风瑾鬼使神差的回头看了一眼,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一同沉在了水底。

    陈恩瑞受到了剧烈的惊吓,她不信任任何人,只信任将她救出来,始终都没有放弃她的南风瑾。

    她死死的抱着他,搜救人员怎么都拽不开他的手,只能同时将两人一起救上岸。

    但两个人在一起的重量,自然没有单独营救来的快速和便捷,其中一名救护人员还因此差点在水底出现意外。

    南风瑾隐约的好像是听到了有什么人在呼喊他的声音,但是筋疲力竭的他已经分不清楚这究竟是幻觉还是真实。

    陈恩瑞还在流血,还在死死的拽着他。

    南风瑾没有再回头的机会,就这么被救护人员拽上了岸。

    “砰”当两人从水底探出头来,围观的群众疯狂的拿着手机拍照。

    陈恩瑞用这种方式,的的确确的做到了被别人口耳相传。

    岸上的两人第一时间被送上了救护车,而直到这一刻,已经昏迷的陈恩瑞也没有放开死死拽着南风瑾的手。

    宋巷生前脚踏进四方城的地界,后脚就听说了两人轰轰烈烈的事迹。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