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51章:可是干爹说,他最喜欢妈妈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妈妈,我们真的不来看干爹了吗?干爹一个人在医院里很可怜的。”小宝睁着黑白分明的眸子,仰着小脸看她,透着对江君骁的亲近。

    宋巷生迟疑了一下,却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孩子解释大人之间的关系。

    只能说:干爹他……有别人来照顾。

    小宝歪着脑袋,想了下:“可是干爹说,他最喜欢妈妈。”

    干爹说,他最喜欢妈妈……

    小宝也最喜欢妈妈,如果他住院妈妈不陪着他,他一定会很伤心的,所以干爹现在也一定很伤心。

    宋巷生一怔,恐怕江少也万万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轻易的就被自己认为什么都不懂的小鬼给卖了。

    宋巷生回到公寓的时候,张妈正在做菜,听到门口的动静,盖上锅盖儿,“太太,今晚上先生回来吃饭吗?”

    宋巷生闻声,想了下两人之间谈不上愉快的相处,刚准备摇头,门就被从外面推开,南风瑾修长挺拔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门口。

    四目相对,宋巷生轻飘飘的瞥开了视线。

    对于她冷淡的态度,南风瑾削薄的唇抿了下,然后低头弯腰把小宝抱了起来,在他的面颊上亲了一下。

    小宝想要回应他的时候,就想到了在医院里他跟坏阿姨站在一起欺负妈妈的画面,小脸顿时拉了下来,将小脸瞥向一边,鼻孔“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

    对于儿子的举动,南风瑾一怔,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大的孩子竟然也会记仇。

    小宝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的时候,从宋巷生的手里拿过自己的小书包,抱在怀里,蹬着小短腿就朝着自己的小卧室去了。

    张妈在厨房里忙活,客厅内就只剩下宋巷生和南风瑾两个人。

    南风瑾:“巷生,我们谈谈。”

    宋巷生浓密的睫毛在眼底沉下一片暗影,时至今日,她实在不知道他们两个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

    她没有多大的兴趣跟他闹的面红脖子粗、亦或者是声嘶力竭,那样的场面太难看,她想,到底都是曾经心动意乱神迷过的人,面上能不闹得太难看,就不要闹的太难看。

    但两人之间的交谈并没能顺利的进行下去,因为南风瑾知道了陈恩瑞即将要订婚的消息,还是跟一个庸庸碌碌半分出色点都找不出来的男人。

    宋巷生当时跟他离得很近,自然也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声音。

    她想,南先生多半是该走了。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南风瑾的声音也确实传了过来,“……我,有点事情要处理,你们先吃。”

    不过是留下那么一句,便匆匆离开。

    张妈端着饭菜出来,看着他要离开的动作,下意识的问了句:“先生,饭已经做好了,不吃……”

    然而,她询问的话还没有说完,南风瑾的高大的背影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太太,先生这是要回公司吗?”

    宋巷生摇头,其余的什么都没说。

    陈恩瑞要订婚?

    宋巷生想到陈恩瑞对于南太太这个位置理所当然的笃定,冷嘲着勾了下唇角:是置之死地还是真的心灰意冷,前者明显比后者要靠谱的多。

    商场上运筹帷幄大杀四方的南先生,也就只有会在心上人的事情上,忙乱的丢失冷静。

    南风瑾驱车前往陈家,给他打电话的赵慧敏叹声说道:“风谨啊,你好好劝劝她,这订婚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儿戏,再说……她肚子里可还怀着你的孩子,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再说……如果嫁过去以后,孙家知道她肚子里怀着你的孩子,那还不有她受的……”

    在赵慧敏的叹息声中,南风瑾眸色深深的看了眼楼上,然后迈步走了上去。

    当卧室的门被推开的时候,陈恩瑞慢慢的回了头。

    在看到他的一刹那,眼泪不受控制的就落了下来。

    南风瑾看着她苍白的没有任何红润的面色,有些心疼的摸了下她的面颊,“……身体不舒服吗?”

    陈恩瑞落着泪看向他:“你还会关心我吗?”

    南风瑾:“说什么傻话,不关心你,我怎么还会来。”

    只是,这几年,他……已经越来越有些……对最初默然许下的诺言买单感到有些茫然。

    “你说谎,你已经不爱我了,你以前说的话都是在骗我,你的承诺都不算数了,你……”陈恩瑞哽咽着诉说着他的负心。

    南风瑾将人抱在怀里:“恩瑞,别哭了……我,没有骗你。”

    他这人生性薄凉,连亲生父母都可以舍弃,在他们的人生走到尽头之时,都拒不相见,唯一心尖上的一点柔软都给了陈恩瑞。

    他不在乎她是否娇蛮,是否做了坏事,是否害了他人。

    她给过他素不相识的救赎,他就可以这么一辈子宠着她纵着她,让她开心。

    世间正道于他来说,没有什么干系。

    他不在乎。

    “你说谎,你明明……明明就是不想跟宋巷生离婚,不想要娶我。”她说,“你说过,你以前说过会娶我的,你说过的话,现在都忘了,你被宋巷生勾了魂,你是不是爱上她了?”

    爱上,宋巷生么?

    南风瑾深沉如夜的眸子中,藏着受困于笼中的兽,困兽的名字是迷蒙。

    猎人大忌是不能对猎杀的对象产生多余的感情,棋手的禁忌是落子有悔。

    他在心底,并没有离婚的打算,可其中的原因,他不愿意也不想要去深究。

    “恩瑞。”他说,“我有我的立场,她给我生了孩子,工作能力同样出众,跟她离婚名不正眼不……小宝还小,他承受不住这些。”

    是啊,他的孩子年龄还小,他没有离婚的打算,是因为孩子。

    南风瑾似乎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一个可以存放自己迟疑和犹豫的理由。

    陈恩瑞哭着推开他,说:“我也怀了你的孩子……你舍不得她的孩子伤心,就要看着我的孩子没有爸爸,成为一个私生子吗?南风瑾,你好狠的心,你根本就不爱我和肚子里的孩子,既然这样,你还来干什么,你走,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他往卧室门外推。

    南风瑾顾忌她肚子里的孩子,“恩瑞你先冷静一下,不要伤到孩子。”

    陈恩瑞将他推出门外,哭着关上了房门。

    陈凌峰回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笑着说道:“风谨你别在意,这孩子就是被我跟她妈给宠坏了,而且还害了孩子,难免心思起伏大了些,等过两天就好了。”

    南风瑾对着他,微微点了下头。

    陈凌峰见此,试探性的说道:“……关于恩瑞想要跟那个孙琪订婚的事情……”

    南风瑾:“陈叔,恩瑞带着我的孩子嫁人,你不觉得荒唐?”

    陈凌峰笑着点头,“是,话是这么说,但是你也知道,我这个女儿就是被宠坏了,我们夫妻两个的话是根本不听,也就在你面前的时候好说话,我年纪到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还是……你们自己看着办……”

    陈凌峰是个老狐狸,自然是不会愿意放弃南风瑾这个靠山和良婿,宋巷生既然指望不住,那他自然就坚定的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陈恩瑞的身上。

    毕竟这些年,南风瑾对于陈恩瑞的在意,他是亲眼所见,做不了假。

    公寓内的宋巷生在南风瑾离开后,给张潇潇发了信息,让她查了一下陈恩瑞订婚的相关消息。

    如果陈恩瑞如她所想,是为了置之死地而后生,那订婚的消息就不会瞒着,而是会想尽办法的大张旗鼓。

    张潇潇很快就查到了,顺便还将孙琪的资料传给了她。

    宋巷生细看了数秒后便知道了这是陈恩瑞挑选人选的谨慎,这样庸碌又胆小怕事的性子,的确最适合做这个冤大头。

    【总监,需不需要我把陈恩瑞怀孕的事情捅给孙琪?】张潇潇不知道这其中的门道,她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让陈恩瑞丢人现眼,不让孙琪凭白被她利用一场。

    宋巷生看着手机屏幕,心思几番起伏,却一直都没有回复,直到屏幕陡然变黑,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思考的时间有点长。

    在张潇潇等待她回复的时候,宋巷生回了:【不用。】

    张潇潇:【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吗?

    怎么能就这么白白给浪费了。

    宋巷生没有解释,她非但不会破坏这场订婚,还很期望,这场订婚如同陈恩瑞所愿。

    江君骁在医院却并不是闭目塞听,打开手机的时候,就看到这段时间已经被他给自动屏蔽的群内,显示了99+的消息提示。

    随意翻开一看,就看到了陈恩瑞要订婚的消息。

    这个群,说白了也不是什么正经的群,就是一群富二代们闲极无聊之时约着玩乐的工具,当然用来数落数落同一圈层的人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作用。

    订婚?

    江君骁的第一反应就是查看了订婚的对象是不是南风瑾。

    当他看到一个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名字后,有些想要骂娘。

    希望落空的江少,脸色有些臭,手指飞快的“啪啪啪啪”在手机上敲着字,虽然是单手,但显然并没有能够影响他的速度。

    【陈恩瑞要订婚的消息是不是真的?你那个吸血鬼老公没有什么动静?我可跟你说,如果他在订婚那天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举动,你可就成了全城的笑话,你最好是……】

    连发了数行字后,江君骁蓦然停下手里的动作,将手机丢到一边,舔了下后槽牙,“我这是犯什么贱,瞎操什么心。”

    那个没有良心的女人说不来就不来了,显然是根本就没拿他当一回事,他这还屁颠屁颠的去装什么伪善。

    说白了,他心底里不是巴不得她婚姻不幸,巴不得她跟南风瑾之间分歧越大,巴不得他们的婚姻走到尽头么。

    南风瑾如果是自掘坟墓,他倒是恨不能去忙上一把,把这个坑挖的更大一些。

    ……

    陈恩瑞选择订婚的这天,是冬至过后的第二天。

    小宝一大早踩着自己的小拖鞋“噔噔噔”的跑到他跟前,语言清晰地说着自己昨天晚上忘记的事情:“爸爸,明天下午是亲子日,老师说要爸爸妈妈一起来,大家要一起做游戏。”

    他想了想,又说:“老师说是在……在三点的时候开始,你不要忘了哦。”

    他先跑来跟爸爸说,是因为知道妈妈一定会来,因为妈妈很爱他,学校的任何活动都会去参加,一次都没有落下过,但是爸爸不一样,爸爸都没有去幼儿园接过他,也没有去过他的幼儿园,他总是很忙。

    所以下家伙就首先慎之又慎的先跟他说。

    南风瑾闻言眉头拧了一下,“下午三点?”

    那个时候……他必然是赶不过去。

    就算是能赶过去,但,在事情传出后,宋巷生恐怕也没有办法跟他心无旁骛的去参加什么亲子活动。

    在他的迟疑中,小宝撅起了小嘴,不满道的看着他:“爸爸,你要拒绝小宝吗?”

    这是第一次的亲子日,别的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会来的。

    南风瑾看着不高兴的儿子,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爸爸……今天有事情,下次,下次一定去好不好?”

    小宝躲开他的手,控诉道:“爸爸你讨厌,你是个坏爸爸,你一点都不爱小宝,小宝以后也不要喜欢你了,你是个坏人。”

    孩子的世界任何的喜怒都是分明的,他们不高兴了,总是要大声的说出来。

    面对儿子的控诉,南风瑾怔了下想要说点什么挽回一下的时候,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想到今天是什么日子,迟疑了一下,就接了起来,“……好,我马上开车过去。”

    在去之前,他回了趟书房,想要拿点东西,就将小宝一个人留了下来。

    他知道陈恩瑞想要的是什么,她想要一场光明正大的在乎,即使这在南风瑾看来完全是小女生没有任何营养和意义的举措,但……

    那个人终究是陈恩瑞,他还是选择了成全和纵容。

    宋巷生这两天都在外地出差,是公司特意嘱咐必须让她负责的,当然明面上的理由也很是光明正大:宋总监才能出众,这个项目需要这几天内完工,只能烦劳你亲自走一趟。

    亲自走一趟,正好是在陈恩瑞要订婚的这两天,这么费心的想要支开她,还真是劳神。

    即使是看透了一起,宋巷生还是去了。

    男方抢婚那么堂而皇之,将把柄送到她面前的方式,她总是要接下才对。

    陈恩瑞以为自己聪明,选择了一个让南风瑾不得不做出抉择的方式,可在宋巷生看来却有些愚蠢,好端端的陈家大小姐成了名副其实的第三者,这样的污名一辈子都洗脱不掉。

    或许是真的被逼到走投无路了,竟然这么不挑了。

    不过想来也对啊,三年的时间,那么长,那么长,一千多个日日日夜夜啊,陈恩瑞怎么能不着急。

    她已经有足够的能力给小宝一个康健优越的生活,在这场感情里的你追我赶,无论是胜利与否,都让人疲惫。

    小宝会一天天的长大,懂得的事情也会越来越多,她总不能让自己的宝贝一直生活在这种错误的感情漩涡中。

    她不知道为什么三年来,南风瑾从未有提及过离婚的话题,许是这场名为“猎物”和“棋子”的游戏,他还没有玩腻。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宋巷生已经准备退场了。

    而她在这段婚姻里的退场,过错方是男方。

    客房内被留下的小宝,看着南风瑾去到书房的背影,小嘴撅的可以挂茶壶,小手搓着自己的衣角,在玄关门口换上了自己的鞋子。

    坏爸爸,真讨厌。

    南风瑾从书房出来,拿上外套,匆匆的就去停车库取了车。

    踩下油门,径直就开了出去。

    ……

    某五星级酒店内,装饰的很是喜庆华丽。

    房间内的陈恩瑞坐在梳妆台前,没有任何喜悦之色的看着化妆师给自己化妆。

    前来的伴娘互相对视一眼,笑着说道:“恩瑞今天可真漂亮,看这裙子就价值不菲,听说这个孙公子可是对你一眼钟情呢,想必是追了很久才能抱得美人归,真是好福气……未婚妻这么漂亮。”

    陈恩瑞看着镜中的自己,她从来对自己的美貌都很有自信,也一度认为是因为自己这张漂亮的脸蛋,南风瑾才会一直对自己情有独钟的,但是在宋巷生出现以后,看着她那张挑拣不出任何毛病的面庞,她……

    就没有那么自信了。

    比美,她显然比不过宋巷生。

    “真的有那么漂亮?”陈恩瑞问。

    伴娘自然是挑拣着好听的说,就连化妆师看在钱的份上也是说的很好听。

    就差把她赞美成前五百年后五百年都见不到的美女。

    陈恩瑞的脸色缓和了一些,手指慢慢的摸向自己腹部的婚纱。

    赵慧敏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她的这个动作,连忙让人都先出去了。

    众人也很是识趣的给母女两人腾出了单独说话的空间。

    陈恩瑞见她来了,连忙就问道:“妈,风谨呢?风谨来了吗?”

    赵慧敏顿了下,看着她忐忑的模样,却也只能实话实说:“……还没有,再等等,再等等,应该很快就到了。”

    陈恩瑞听到南风瑾现在还没到,就有些急了,声音拔高有些尖锐,“没来?怎么还没有来?马上订婚仪式就要开始了,他如果不来,那我岂不是,岂不是就要嫁给那么没有用的废物?!”

    看惯了南风瑾的强大和魄力的陈恩瑞,从心底里瞧不上孙琪这种唯唯诺诺没有任何作为的男人,如果不是这一次需要用到他,她甚至连一个好脸色都吝啬的给他。

    癞蛤蟆想要吃天鹅肉之前,是不是也要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赵慧敏朝着门口看了眼,提醒她小心:“你小声一点,万一被人听到了,孙家的人找来,今天的事情就不能善了。你放心,你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他怎么可能不来……如果真的不在意,从你传出订婚的消息以来,就不会接连往咱们家里跑。他是南风瑾,不是什么毛头小子,也不是什么事业都没有的穷小子,他肯低下身段再三哄你,就是在意你的最好证明。”

    听到赵慧敏的安慰,陈恩瑞微微安心了些,但是在没有看到南风瑾之前,她就是不能彻底放下心来。

    “妈,你先出去看看,等他的车出现在酒店附近的时候,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赵慧敏又安抚了她两句后,点下了头,出去了。

    订婚典礼准点准时的进行。

    当钟声敲响,伴娘团进来,帮陈恩瑞拖着婚纱陪她进场的时候,陈恩瑞的心沉了下来。

    而另一边,宋巷生手头的项目也到了最后的时刻,项目进行过程中,整个项目组内的手机都需要是关闭的状态,也是为了中途有人泄密,造成公司的损失。

    宋巷生在关上手机之前,还看了眼屏幕上自己特意设置的“提醒事项”。

    昨天晚上她就收到了家长群里老师发的消息,说是提醒各位家长们,因为是孩子们在幼儿园的第一个亲子日,家长们一定要准时来。

    她昨天没有接到小家伙给她打电话说这件事情,就知道那个小豆丁一定又是给忘了。

    等到时候见不到人,说不定又会哭鼻子,还真是……

    “总监在想什么?”

    张潇潇整理好手头的资料,一回头就看到宋巷生正在盯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微笑,不由得好奇的问了句。

    宋巷生笑着摇头,将手机收了起来:走吧。

    这个项目还有最后一锤子买卖,两个小时就能结束,等结束以后她马上开车回去,一点多左右就可以到四方城,不会耽误了小宝的亲子日。

    只是宋巷生不知道的是,在她关上手机后的两分钟,公寓内的张妈怎么都找不到该吃饭准备去幼儿园的小宝,已经是急得要死。

    她知道宋巷生在外地出差,所以第一时间就给南风瑾打了电话。

    因为她在厨房里准备早餐的时候,隐约的听到了父子两人说话的声音,但是……

    南风瑾的手机,一直,都没有人接听。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