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50章:自己的孩子去叫另一个男人爸爸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她是不是要磕头跪谢,才能表达对于南先生慷慨的施舍和怜悯的感谢?

    宋巷生将车门“砰”的一声阖上,他既然想坐,那她就把整辆车都让给他。

    宋巷生打车接了小宝,到医院的时候,江君骁看着她削苹果的动作,显得欲言又止。

    小宝在一旁拍着手给两人唱自己在幼儿园新学会的儿歌:“啊门/啊前/一棵葡萄树/啊嫩/啊嫩/绿地刚发芽

    蜗牛背着那重重地壳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啊树/啊上/两只黄鹂鸟/啊嘻/啊嘻哈哈/在笑他”

    在孩子稚嫩欢快的嗓音中,宋巷生问他,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

    江君骁默了下,到底还是选择自己来告诉她:“在你来之前,警方那边来了电话,说是……有律师以你家属的名义把赵慧敏给保释了……”

    他没有询问这件事情是不是她做的,只是用一种陈述的方式来告诉她。

    宋巷生削苹果的动作一顿,抬起眼看他的时候,忘记了手中拿着的刀,锋利的道口在她的手指上划下一道,当即便溢出了血。

    “妈妈,手手,手手出血了。”

    坐在椅子上的小宝看到她受伤的手指连忙跳下了椅子,担心的不知所措。

    江君骁眉头一拧,却碍于手臂上的石膏,没有办法帮忙,只能按响了床头的铃,在护士匆匆赶来的时候,让人给她包扎了一下伤口。

    护士在用碘酒给宋巷生进行包扎的时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都分外紧张的看着她手中的动作,好像是在动手术一般。

    让护士看的忍俊不禁,直叹宋巷生好福气,有这样关心自己的丈夫和儿子。

    护士是刚来被派来值夜班的,并不知道三人的关系,只是下意识的打趣了一句。

    宋巷生先是一愣,继而想要解释,但是无奈她是个哑巴,护士根本理解不了她的意思。

    而小宝年纪小,还不懂这些,只觉得自己本来就跟干爹差不多也是一家的。

    江君骁看着宋巷生的囧态,轻咳一声,对着护士说道:“那是那是,疼媳妇可不就是应该的。”

    他不这么调笑,护士还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被他这么一戏谑,护士再一看宋巷生的窘迫的神态,当即便反应过来是自己误会了,连忙道了歉。

    在护士走后,小宝用肉乎乎的小手捧着她的手,在上面吹起,“小宝给妈妈呼呼,就不疼了。”

    他那么小一个,刚刚跟椅子一样高,点着脚尖安慰宋巷生的模样,萌态十足,让人忍俊不禁。

    江君骁笑:“小鬼,你说你什么时候可以长高一点?”

    这么长的这么慢。

    宋巷生横了他一眼,抱着小宝亲了亲:宝贝一点都不矮,以后还会长得很高。

    小宝萌哒哒的点头:“嗯嗯。”

    他每天都有好好吃饭,以后一定会长得很高,比干爹还要高很多的高,然后就该他笑话臭干爹了。

    这一场小插曲,冲散了原本因为赵慧敏被保释带来的低气压。

    但宋巷生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了。

    以她家属名义将人保释出来的,不用做他想,一定就是南风瑾了,陈凌峰现在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能有这种本事的,还有这个心思的,除了他还能有谁。

    不光是宋巷生猜到,江君骁也是心知肚明,只是他什么都没说。

    不说,是不想要她为难。

    ……

    而一脸冰寒从地下停车场重新回到办公室的南风瑾,心思起伏间将手机拨了出去。

    于是当天开始,江君骁那些所谓的红颜知己们,便统统知道了他受伤住院的消息。

    江君骁这个人,是个浪荡子无疑,交往过有过关系的女人不少,并且每一次都是和平分手的典型,什么车子房子票子出手大方的很,所以即使每次都是他觉得没意思了,就分手。

    也没有什么女人恨他,反而觉得他这个人不错,就是……对谁都没心肝。

    如今一个个环肥燕瘦,或妩媚或清纯或知性或单纯的女人接连在他的病房进进出出,看呆了医院的众人。

    当然也看呆了宋巷生。

    就连不谙世事的小宝看着进进出出的女人们,都瞪大了眼睛,问他:“干爹,你一个人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女盆友?你,你跟那么多的女盆友,怎么一起玩?”

    他年龄小,还不能很好的表达自己的意思,却童言无忌的让江君骁闹了个花脸,色厉内荏道:“喂,小鬼,你胡说什么?”

    说着他轻瞟了一眼宋巷生,不耐烦的把人都给轰走了。

    历任女朋友和红颜知己们依依不舍离开的时候,不约而同的把目光移向了一旁淡定自若给孩子削苹果的宋巷生。

    女人对于女人的认知往往只需要一眼,而只是一眼她们便知道,眼前哄孩子的这个女人跟他么不是一类人。

    当人群散去,江君骁挠两下头,“那个……她们,不是我找来的。”

    简直就是活见了鬼,他明明谁都没说,就是不想要躺在病床上还要应付这些。

    宋巷生点了下头,将切好的水果放到了他床头的桌子上:我,从今天起就不来了,等你出院的时候,我再……再来。

    江君骁脸上的笑容顿住,“最近很忙?”

    忙是一定,她要筹备公司的成立,事无巨细都要关注,还有……在南氏集团的辞职,她这几天都在准备交接的工作,只有这样走的时候才能干脆。

    但……这些都不是她不来医院的理由。

    她不来,是因为江父那天的话,也是为了成全江父江母一片拳拳爱儿的心思。

    她现在也是一位母亲,父母之爱子,必为其计深远,这是人之常情。

    看着她沉默下来的模样,江君骁裹了裹腮,恶狠狠道:“宋巷生,你这个女人,可真没良心。”

    没良心的女人走了,江少却在病房里发了好大的脾气。

    单手掀翻了桌子不说,还在那边凶狠咒骂:“艹,谁稀罕!”

    可但凡是有个人看见,都会觉察到,他有多稀罕。

    稀罕那个没有良心的女人,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

    ……

    重新回到家里的赵慧敏,想到这段时间在巡捕局里待着的窝囊气,将宋巷生一顿的臭骂。

    即使见不到人,也不妨碍她骂着出气。

    陈恩瑞沉默的听着,听着听着就落下了眼泪。

    赵慧敏一见到她哭,连忙止住了骂声:“我的宝贝女儿,这是怎么了?你跟妈说,是不是宋巷生那个贱蹄子又欺负你了?!”

    陈恩瑞抱着她哭出了声:“妈,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风谨本来要娶的人就是我,她已经霸占了我的位置那么多年,为什么还是不愿意还给我,我现在已经怀孕了,难道……她还想要我的孩子出生,就没有爸爸吗?”

    她说:“我不要这样……我不想被人指指点点的活着。”

    赵慧敏安慰着她,顺道骂着宋巷生,然后……低声问道:“女儿,南风瑾的心,还在你的身上吗?”

    陈恩瑞哽咽道:“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觉得风谨不爱我了,转而喜欢上了那只山鸡吗?你觉得我比不上她吗?”

    赵慧敏:“妈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南风瑾没有变心,只是有所顾忌才没有跟宋巷生那个小贱人离婚,你……或许可以逼一逼他,让他有点紧迫感,这男人有时候就是贱骨头。”

    陈恩瑞哭声暂停:“我,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他产生紧迫感?”

    赵慧敏摸着她的肚子,意味深长道:“你不是怀孕了吗,南风瑾那么骄傲的男人,自然不会允许自己的女人带着自己的孩子嫁给别的男人……到时候,只要来出现在你的订婚礼上……”

    只要南风瑾出现在订婚礼上,那就是直接向所有人都摆明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宋巷生这个妻子颜面扫地,离婚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听明白了赵慧敏的意思,陈恩瑞迟疑了下,“可……如果他不来怎么办?”

    赵慧敏肯定道:“只要他心里有你,只要他还顾忌你们之间的孩子,他一定会来,而且,你不要忘记了,这事关一个男人的尊严问题,他总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去叫另一个男人爸爸。”

    在赵慧敏的劝说下,陈恩瑞下定了决心,点下了头。

    “那订婚的人选……”

    “孙家那个不是一直都对你有意,你放心,这件事情你不用管,妈会给你安排妥当,那个孙琪胆小怕事,到时候你跟南风瑾走了,他也一定不敢闹出很么动静。”

    只是,陈恩瑞没有想到,当她订婚消息传出去的时候,第一个给她打来电话的会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号码那边的声音是经过处理过。

    反复只说着一句话,那就是:“你不能嫁给别的男人,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你只能嫁给我,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你只能嫁给我……”

    陈恩瑞是在夜深人静的晚上接到的这通电话,当即就尖叫一声,把手机摔的远远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