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49章:她……本意,不是想要杀你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陈恩瑞的声音还在继续:“……我怀孕了,还不知道几个月了,家庭医生建议我现在去医院做一下检查,也好确定孩子的月份,免得出现什么差错,你现在还在医院是不是?我现在去找你好不好?”

    她去医院找南风瑾,也就自然而然的会见到宋巷生。

    她霸占了自己那么久的位置,也到了该让贤的时候。

    在陈恩瑞看来,南风瑾之所以拖到现在还不跟宋巷生离婚,就是因为宋巷生给他生下了个孩子,如今自己也怀孕了,母凭子贵,南太太的位置理所当然就该是她的。

    “怀、孕、了?”

    南风瑾的目光有些飘,削薄的唇慢慢的吐出这句。

    耳畔紧接着就是陈恩瑞欣喜的声音。

    极力想要隐瞒的事情都未必能够藏住,更何况本就是恨不能闹的人尽皆知的事情。

    宋巷生在医院跟陈恩瑞碰上的时候,陈恩瑞刚刚做完产检,她手中还拿着单子,身旁陪着南风瑾。

    她说:“姐姐,我是第一次怀孕很多事情都不懂,你有经验,以后可能很多事情我还要请教你,到时候你不要嫌我烦才好,毕竟……都是风谨的骨肉。”

    宋巷生不知道陈恩瑞是怎么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出这种话来的,再怎么都是同父异母的带着点血缘的,姐妹共侍一夫,她就不觉得恶心么?

    还是说,所谓的经受上流圈良好教育,就教导出了这么一个连廉耻都没有的货色?

    南风瑾看着视线中透着厌恶和嘲弄的宋巷生,眉头微微拧了一下,心中却又似乎是带着些的复杂

    复杂于他认为的,宋巷生的在意。

    “巷生,这个孩子……”

    他薄唇微启,也许是想要解释上句什么,宋巷生却径直转身离开了。

    被妈妈牵着的小宝却松开了她的手,“噔噔噔”的跑回到南风瑾的跟前,仰着头问他:“爸爸,你跟坏阿姨怀了小宝宝吗?”

    小孩子的世界很单纯,凡是欺负妈妈的,都是坏人。

    干爹跟他说,那个陈阿姨就是个坏女人,要他好好吃饭快点长大,然后好好的保护妈妈。

    面对儿子稚嫩单纯的目光,饶是南风瑾,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作答。

    一旁的陈恩瑞却在听到小宝对她的称呼后,当即脸色就有些难看,委委屈屈道:“姐姐,你就是这么教导儿子的吗?让他小小年纪就一点礼貌都没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说出口的这些话都是姐姐你教的。”

    南风瑾微微蹲下身:“小宝,不能这么称呼阿姨,你该叫她……”

    该叫她小姨,但,这样的称呼显然并不合时宜。

    宋巷生听着他的停顿,心中的嘲弄更深,她走过去牵住了孩子的手。

    “爸爸,你还没有回答小宝的问题。”小孩子固执起来的时候,总是意外的坚持。

    南风瑾薄唇微抿,陈恩瑞已然开口:“小宝,马上就要有个小弟弟了,以后小弟弟会每天跟你一起玩,小宝是哥哥要保护他,知道吗?”

    小宝皱了皱小鼻子,“他才不是小宝的弟弟,从妈妈肚子里出来的才是小宝的弟弟,小宝讨厌爸爸,爸爸跟坏阿姨一样都是坏人,你们欺负妈妈,小宝讨厌你们。”

    小家伙扑倒宋巷生的腿上,蓦然就“呜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坏爸爸和坏阿姨,都欺负妈妈。

    宋巷生心中本身并没有任何的心思起伏,眼前这样的情况是早晚的事情,但是她却没有想到小宝的反应会这么大。

    或许,从一开始就是她错猜了小宝的聪慧程度。

    没有想到他会什么都听得懂,什么都明白。

    在孩子带着哭腔的一声声“你们是坏人,你们欺负妈妈”的声音中,宋巷生在心中悄然下定了一个决心。

    她将小家伙安抚好后,让张妈,也就是从小宝出生就开始照顾他的月嫂,照看着他,自己去找了江君骁。

    正艰难的想要拿床边的水杯却不得其法的江君骁,听到靠近的脚步声,以为是护士,头也没有抬的就说:“烦劳给我倒杯水。”

    宋巷生原本是准备将水杯递到他的手上,但是想到他的伤势,顿了下,便要一手微微托起他的头。

    江君骁眉头皱了下,刚要拒绝,却在看到来人是谁后,就那么顺从了她的照顾,笑的如同偷腥的猫。

    似乎她喂的水,都格外的甜。

    “小宝呢?”他问。

    宋巷生比划了下,说是张妈在照顾,她迟疑了下,在纸上写了一行字递到了江君骁的眼前。

    江君骁看见后,咽了下口水,浪荡的桃花眸子一挑,做出害怕的模样,“啧啧啧,巷生,你这药……不会是想要趁我不注意,断了我们江家的血脉吧?”

    原本是件严肃又正经的事情,偏偏到了他面前,半分的气氛都没有了。

    宋巷生禁不住横了他一眼,带着嗔怪。

    江君骁轻咳一声,笑道:“别气,这不是……开个玩笑。”他顿了下,继续道:“药的事情,我打电话让人弄给你,只是巷生……”

    他鲜少的正色道:“……有些事情,做了就没有再回头的机会,这药……用下去,这辈子,他都不会再有孩子。”

    宋巷生勾了下唇角:他已经有两个孩子,两个孩子妈,还不够吗?

    江君骁沉默了下,这才问道:“陈恩瑞她……怀孕了?”

    宋巷生点头。

    “那你……”

    宋巷生摇头:我没事,只是小宝很伤心。

    而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再伤心。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被人欺负。

    至于陈恩瑞那个孩子能不能保住,能不能顺利的生下来,一切就看天意。

    宋巷生不禁有些恶毒的想着:十月怀胎,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不是么。

    宋巷生跟小宝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事,不需要住院,两人第二天就回到了公寓。

    张妈在家门口摆了个火盆,说是跨过去可以去去晦气。

    宋巷生即使是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并不相信,但是也没有拒绝她的好意。

    小家伙过火盆的时候,因为腿短,迈不过去,是直接跳过去的,根本没有让宋巷生帮忙。

    宋巷生看着活蹦乱跳的小家伙,忍不住的笑了下。

    当晚,南风瑾回来了。

    宋巷生原本以为他会留在陈家庆祝,庆祝有情人终于喜得贵子。

    书房内,南风瑾一边打着电话交代工作上的事情,一边翻看着让张助理买来的哑语书教学。

    宋巷生在厨房内,给南风瑾泡了一杯茶,微一迟疑的功夫,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小瓶药剂,将玻璃瓶口掰开,将里面的东西倒了进去。

    “七瓶药剂,半个月内用完,每次间隔最多不要超过三天……一次一只。”

    “你……想好了,南风瑾那边……算了,你小心一点,不要被发现了。”

    江君骁把东西交给她的时候,欲言又止的叮嘱。

    宋巷生静静的听着,实际上却没有几句听到心中去,她骨子里是有些倔强的,而生平在意的人和事情不多,做下了决定,就不会再走回头路。

    “宋巷生。”在她要离开的时候,江君骁从后面喊了她一声。

    他说;“我不懂,既然已经都走到这一步了,为什么还要跟他勉强在一起?”

    宋巷生抬头看了眼远处的天,浩渺而又悠远。

    为什么?

    最初是不甘心就这么成了别人的陪衬和棋子,然后是想要给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一个健全的家庭,也是给自己三年成长的空间。

    要不然放在那时离开,她没工作没钱没地位,生机都是问题,还怎么争取孩子的抚养权。

    如今……

    想到孩子的哭声,想要陈恩瑞肚子里的孩子……

    宋巷生想,她已经有能力可以选择离开了。

    只不过,离开是她的选择,但小宝不需要那么多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

    她可以在离开的那天,笑着祝福南先生儿孙满堂,但前提是,他是不孕不育。

    书房的门缓缓打开,南风瑾看着端着茶水进来的宋巷生,先是微怔,继而唇角不自觉的扯了起来,“你泡的茶?”

    宋巷生点头,放到了他的手边。

    南风瑾没有任何迟疑的喝了一口,说:“味道很好……似乎,有很久没有喝过你泡的茶了。”

    是很久了。

    不是她没有给他泡,而是她准备了那么久,亲自挑选茶叶,连泡茶的水都是千挑万选之后,她永远都等不到一个不回家的男人。

    她曾经听过一位过来人的经验,她说,每次跟家里的男人生气以后,她对象都会很心机的把家中的酱料罐和泡菜罐偷偷的给拧紧。

    这样当她打不开的时候,就会跟他说话,让他帮忙,两人的关系也就和缓了。

    她说:“夫妻间有些这样的小心机,也是生活的调味,有时候啊,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宋巷生也这样做过,在最初新婚的那年,她是真的想尽了办法想要缓和跟他的关系,想要……让他回家,回他们的家。

    可每一次拧紧的罐子,她用全力拧紧的罐子,最后的最后,都是她独自一个人打开的。

    有时候真的拧不开,她费尽了心力后,一边哭一边拧,狼狈的可以。

    而这些,沉浸在温柔乡,跟心上人甜蜜相处的南先生,他什么都不知道。

    想要让一个女人动心,尤其是宋巷生这种从未被珍视和疼爱过的姑娘动心,真的是一件太容易太容易的事情,你稍微对她好一点,许她一个守护的诺言,她就痴傻到可以将心捧到你手上践踏。

    南风瑾喝完了她送来的茶水。

    不知道是不是这一次,命运之神也终于是站在了她这边一次,就在宋巷生思索着该怎么让南风瑾不间断的把药喝下去的时候,连续一周的时间,他每晚都要回来。

    即使有时候并不在公寓里睡觉,也总是会回来一趟,陪他们母子吃晚饭。

    南氏集团停车场内。

    已经上了车准备启动的南风瑾,手机震动了起来,打电话来的是陈恩瑞。

    “风谨……你,还在忙吗?我有没有打扰到你?”

    南风瑾:“没有。”

    陈恩瑞咬了下唇,“我……最近你是不是很忙?我已经有三天没有见到你了。”

    在她的预设中,南风瑾在知道自己怀孕以后,应该会天天陪在她身边才对,但实际上……两人之间的状态,跟以前并没有什么进展。

    而且,她妈妈现在还在巡捕局里,没有出来,因为这件事情,她俨然成了上流圈的笑谈。

    “我……让家里的佣人做了几道你喜欢吃的饭菜,你……”

    南风瑾想到今天早上离开前,宋巷生问晚上要不要做他的饭时的神情,顿了下:“恩瑞,我这几天有些忙,你们先吃,不用等我。”

    陈恩瑞握紧了手机,“……我知道你忙,但是也要注意身体,对了……爸爸说,想要让小宝在家里住几天,培养一下感情,以后,也好跟肚子里的孩子和睦相处,你看可以挑选个什么时间?”

    把小宝带去陈家?

    南风瑾想到宋巷生对于这个儿子的看重程度,跟保护幼崽的母老虎似的,不由得就轻笑了下。

    陈恩瑞听到他的笑声,“怎么了?”

    南风瑾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到自己唇角的笑意,顿了下,敛起:“没什么,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

    陈恩瑞咬唇,“你是不放心小宝吗?你放心,我会对他好的,他是你的孩子,我一定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

    这话,俨然就像是继母就任前的保证。

    南风瑾低声“嗯”了一声,心思却有些飘远。

    陈恩瑞会不会把小宝视若亲子对待他不知道,但是宋巷生对待这个孩子的上心程度,却是不容置疑的。

    “风谨……你还会娶我吗?”在他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陈恩瑞哑声问他。

    南风瑾沉默了下,他……并没有做好要离婚的打算。

    “你怎么不说话?你以前说会娶我的话,难道你都忘了吗?”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宋巷生?!

    “恩瑞。”南风瑾说,“这三年来,宋巷生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工作中她是认真负责的下属,生活中她是不吵不闹不会使小性子的顾家又照顾孩子的妻子。

    这样的南太太,他找不到离婚的理由。

    听明白了他话语中的意思,陈恩瑞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说自己的孩子要从一出生就背负着私生子的骂名,说自己日后的生活会如何举步艰难。

    当然顺便又将自己母亲还在巡捕局的事情说了出来。

    南风瑾:“……恩瑞,你怀孕了,这些事情就不要乱想了,伯母的事情,我会找人大事化小,尽快让她回家。”

    如果当时的车上没有江君骁,江家也不会咬着不放,单单是宋巷生在车上的话,赵慧敏当天说不定就会在陈恩瑞的求情中得到保释。

    南风瑾回到家的时候,宋巷生早已经泡好了热茶等着他。

    今天是最后一天,也是最后一杯药剂。

    在南风瑾端起茶的时候,宋巷生问他:你就不怕,我每天给你泡的茶水里都毒吗?

    南风瑾抿了一口气,不答反问:“南太太会杀我么?”

    一声“南太太”似乎是藏了情谊的,可就算是有,谁又会在意呢?

    四目相对,宋巷生摇头。

    不会。

    杀人犯法,而她还想要照顾小宝平安健康的长大,看着他学业有成,看着他娶妻生子。

    南风瑾笑了下,喝完杯中的茶水后,搂着她的腰。

    只是,若非是强迫的,宋巷生已经再也不会配合。

    她只要想到,她在跟另一个女人公用一个男人,就觉的反胃。

    她比划说,自己身体不舒服。

    却在看到他带着疑惑的视线中,忽然想到,他根本就不懂哑语,想要找张纸写给他的时候。

    南风瑾却握住了她的手:“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他会看懂,是宋巷生没有想到的事情。

    南风瑾将自己这段时间看过的哑语书放到桌上,修长的手指在她的掌心把玩着,“多学一门新的语言,也不错。”

    说这话的时候,他试图从她的言语神情间看到类似于感动的东西。

    宋巷生看着手边的哑语书,顿了一下。

    南风瑾看着她的神情,削薄的唇勾了下。

    长臂一揽,将她抱坐在自己的腿上,下颌压在她的肩上,轻声道:“巷生,赵慧敏的那件事情,算了吧,嗯?怎么说你们都是一家人,去告诉负责的警员,你们私下里达成了和解。”

    和解?

    原来,他再次流露出来的温柔小意,依旧是为了陈恩瑞。

    宋巷生自嘲的笑了下,从他的腿上站起身:南总谈生意,总是要互相交换筹码,我跟想要杀了我的凶手和解,我能得到什么?

    南风瑾拧了下眉头:“她……本意,不是想要杀你。”

    宋巷生笑:无论本意是什么,我跟孩子九死一生是事实,杀人未遂就不是杀人了吗?

    南风瑾不喜欢她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的强势,尤其是不喜欢她拿出谈判桌上的面目对待他,有些不耐烦的按了下太阳穴的位置:“你想要什么?”

    她想要什么?

    真是一个好问题,他能给她什么呢?

    我不和解,她说:我不会同意和解。

    她要让赵慧敏付出代价,任何伤害她孩子的人,她都做不到原谅。

    两人因为赵慧敏的事情达不成共识,最终不欢而散。

    次日,宋巷生下班后,准备去幼儿园接了小宝,然后一道去看了江君骁。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江君骁的身体回复的不错,但走路依旧困难,毕竟是伤筋动骨一百天。

    在她刚到公司下面的停车场的时候,南风瑾去了她的办公室找人,却只看到被关闭的电脑,这段时间她下班的时间越来越准时,一分钟都不会多待。

    起初南风瑾以为是因为小宝在车祸中受到了惊吓,她不放心需要花些时间来陪伴,消除孩子的恐惧。

    但……现在来看,显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她去哪了?”南风瑾看向张潇潇,沉声问道。

    张潇潇顿了下,“这个……总监刚刚离开,应该是在停车场。”

    停车场?

    鬼使神差的他就放下了手头的工作,乘坐专梯下了地下。

    正好看到准备拉开车门的宋巷生。

    当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南风瑾时,宋巷生的眉头不自觉的拧了下。

    南风瑾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看了眼车外没有任何动作的宋巷生,说:“一起回家。”

    宋巷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也不想要去猜测,比划:我去接小宝。

    南风瑾还是那句话:“一起去。”

    宋巷生:然后去医院。

    南风瑾深邃的眉眼微顿:“你去医院做什么?身体不舒服?”

    宋巷生没有再回答,却在无声的等他下车。

    她要去医院看望江君骁,他去并不合适。

    南风瑾面色一沉:“宋巷生,你还记得自己结了婚么?”

    结婚?

    她始终记得自己嫁给了他,可他拿这段婚姻当回事过吗?

    南风瑾的唇角压了下:“……恩瑞的存在,不会对你跟小宝产生任何的影响。”

    他知道她在意这个,但他目前为止并没有要离婚的打算,南太太的位置还是她的。

    不会对她和小宝产生影响么?

    宋巷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觉得可笑:南总准备怎么处理陈恩瑞肚子里的孩子?不跟我离婚,让陈大小姐就那么当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小三?她愿意?

    南风瑾:“……我会处理好。”既然话说到了这一步,南风瑾索性就说开了,“恩瑞现在怀了孕,她身体又一向不好,这段时间我会多照顾她,她跟你不一样,你一向坚强,她……比较柔弱。”

    陈恩瑞柔弱,离开他不行,所以……他要多陪陪,而她不同,她很坚强,所以……活该承受这些,是么?

    宋巷生的目光很沉。

    南风瑾:“等她生了孩子,我会多抽时间陪陪你跟小宝。”

    抽空多陪陪她和小宝,多大的恩典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