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48章:……我怀孕了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小宝清脆的带着小小兴奋的声音陡然响起。

    阻止了南风瑾已然准备离开的脚步。

    江君骁的视线当即便偏向了病房门口的位置,痞笑道:“南总大驾光临,还真是意外的很。”

    宋巷生没有回头。

    小家伙孺慕之情很重,扯开小毯子,踩着小脚丫就朝着南风瑾扑了过去,亲亲热热的喊他:“爸爸。”

    江君骁看的直撇嘴:“喂,小鬼。”

    小宝回过头,看到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提溜的转了下,当即松开了抱着南风瑾的手,“噔噔噔”的跑到江君骁的病床边:“干爹,你醒了,小宝好担心你。”

    宋巷生揉了揉他的小脑袋,阻止了他爬上床的动作:干爹的伤还没好。

    无形之中,她已然是默认了江君骁自称的“干爹”称谓。

    江君骁扯着还能活动的左手,捏了下小家伙肉嘟嘟的小脸,“让干爹看看,我们的小宝贝受伤没有?有没有哪里疼?”

    小孩子脆弱的很,磕着碰着都是大事,更何况是经历了一场车祸。

    江母看着他醒来后,连二老都没有来得及问候,就忙不迭的关心这个询问那个,明明他才是受伤最重丢的半条命的那人,却跟个没事人一样,眼泪不受控制的就落了下来。

    她好吃好喝,宠着纵着养大的儿子,她倒是希望他一直是个纨绔放荡的性子,游戏人间,看淡感情,也好过这般惨烈的英雄救美。

    江父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冷着脸训斥儿子道:“你倒是还有心思关心别人,万一成了什么残废,我看你还这么出去鬼混。”

    被呵斥的江少不在意的撇了撇嘴,“爸,你儿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就不会说点吉利的话?请相信你儿子身为一名医生的判断力和自保能力行吗?”

    他不说,江父还不生气,听他这么一说,火气顿时就冒了出来,如果不是江君骁现在还重伤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他早就用家法狠狠教训这个不知所谓的混小子。

    “你有什么判断力?!你的判断力就是给人当垫背的,去送死吗?!!”

    江父的这一声并没有控制自己的音量,说是平地一声雷也不为过,吓得小家伙缩在了宋巷生的身边。

    江君骁皱了下眉头,“爸,你吓到了孩子了。”

    江父恨不能撬开他的脑子看看是什么构造,又不是他的孩子,人家父亲都什么没说,用的着他在这里瞎操心?!

    江君骁还想要说了什么,宋巷生却冲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再继续跟家里人拌嘴。

    毕竟,宋巷生看得出,江父江母是真的担心他。

    江君骁抿了下唇,当真不再说话。

    江父江母将这一幕看到眼里,不由得心就沉了沉,他们的儿子就是个混不吝的霸王,什么时候这么听过一个人的话。

    “我渴了,宋巷生。”江君骁说,“你去帮我接杯水。”

    宋巷生点头,在经过门口的时候,蓦然被南风瑾握住了手腕,眸色深深的看着她,

    似乎是在确认什么,有似乎只是单纯的打量。

    宋巷生看向他。

    小宝年纪小不知道大人之间的恩怨涌动,抬着不谙世事的眸子,低声喊:“爸爸?”

    南风瑾对上儿子的视线,松了手,他跟宋巷生在面对孩子的时候带着无声的默契,那就是不会在孩子的面前争执翻脸。

    宋巷生去接水,小家伙跟个小尾巴似的跟在了后面。

    “爸妈,我想跟南总单独谈谈,你们不如先去吃了饭,出去转转过过二人世界?”他说话一惯没有个正行,在从小爱护他的父母面前更是如此。

    江父脸色铁青的冷哼一声,没有跟他计较,江母看着门口的南风瑾虽然不放心,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当病房内只剩下两个人。

    南风瑾走上了前,道了声感谢。

    毕竟,是救了他的妻子和儿子。

    江君骁鼻翼嘲弄轻笑:“南总这声谢谢我可接受不起,一个是我干儿子,一个是我干儿子的妈,本该我来救。”

    本该他来救,那便是直接将南风瑾这个正牌丈夫略了过去。

    南风瑾眼瞳深眯,“江君骁。”

    江少似笑非笑的跟他对视。

    南风瑾:“你,越界了。”

    江君骁宛如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忍不住轻笑出了声,即使胸腔震动的时候会引起一阵的疼,“越界?南总说的是哪门子的越界?我这不是,还没有娶了老婆,老婆给生了孩子,还抱着别的女人无耻的谈情说爱么。”

    他跟他谈越界,这不是……笑话么。

    他是在替宋巷生不平,南风瑾听出来了。

    可,冠了他的姓,便这辈子只能是他的人。

    人便是这样,贪心的想要脚踏几只船,放不开这个,丢不开那个,却……希望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不可替代。

    “江董年纪大了,江少觉得,他能护你几时?”南风瑾语调平和的理了下微微凌乱的领带,削薄的唇吐出寡淡一句。

    江君骁:“南总这是在……威胁我?”

    南风瑾眸光锐利:“江少不知,我的东西,除非是舍弃不要,否则没有被人碰触的喜好。”

    宋巷生一日是他的妻,一日便只能忠于他一人。

    出去接水的宋巷生碰到了前来的警员。

    “……出事前,你们曾经用餐的店外监控调出来了,你看看上面的这一男一女,认不认识。”

    宋巷生将杯子放到一旁,看着警员调出来的视频监控。

    偷偷摸摸的一男一女,女的指挥了两句后,男人便拿着工具靠近了宋巷生的轿车。

    男人宋巷生没有丝毫的印象,但是指挥的女人……她怎么能不认识。

    赵慧敏。

    陈恩瑞的母亲,满打满算其实也是她的……继母。

    在宋巷生的指认下,两名警员互视了一眼,是熟人就好办,免了查找的麻烦,直接去请人到巡捕局交代事情始末就行了。

    “妈妈,警员叔叔会抓到坏人吗?”小孩子的世界很简单,坏人做了坏事,警员叔叔就会像奥特曼和超人一样,将他们全部抓起来。

    宋巷生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笑了下,小宝童靴自然是下意识的就认为,妈妈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可司机上宋巷生却并不确定,因为,那是陈恩瑞的母亲,而陈恩瑞是南总的心头肉。

    而从来,心头肉都是一个人最重要最难以割舍部分。

    当警员来到陈家,拿出现场的监控,将赵慧敏带回了巡捕局配合调查。

    陈家这段时间,本就是焦头烂额,原本陈凌峰找来南风瑾来家中做客,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却没成想他会在听见宋巷生进了医院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赵敏慧被带走的时候,没有丝毫配合的意思,甚至对于找人弄坏了宋巷生的车,造成严重车祸的事情,都丝毫没有放在眼中的意思。

    她叫嚣着,这是在给宋巷生一点教训。

    陈凌峰紧皱着眉头,让陈恩瑞马上给南风瑾打电话,陈家这个时候不能再爆出这样的丑闻,不然……本就岌岌可危的股票怕是要一路跌停。

    他很清楚自己这个宝贝女儿,南风瑾看到有多么重要。

    即使,陈凌峰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杀伐决断,对待任何人都能如同秋风扫落叶般无情的南先生,会格外优待自己的这个女儿。

    没有任何缘由的偏爱,为她铺平一切的路。

    宛如是陷入情爱的毛头小子。

    可这话,放在南风瑾的身上,无疑就像是一场笑话,那个男人,天生就像是冷静自持的机器人,没有任何年轻人身上该有的冲动和热血。

    即使南风瑾尊称他一句陈叔,但陈凌峰却没有一日能忘记。

    那个言笑间,让一痴恋他的女人,去死的事情。

    南风瑾的外貌无疑是出众的,即使疏离,但这样的长相加之坐拥的巨大财富,痴恋他的女人自然不计其数。

    那天,他刚接受完一家电视台的采访,就有人面色慌张的冲进办公室:“南总不好了,天台上有人想要跳楼,说是要见你。”

    “楼下聚集了很多的记者和围观群众……警方希望您能配合救援。”

    当时包括陈凌峰在场的几名老总脸色都有些变了,在这种情况下,无疑任何人都会选择出去。

    但南风瑾呢?

    他不过是微敛了下深邃的眼眸,面上连丝毫的波动都看不到,就那么直直的看向了推门而进的职员,“出去。”

    职员一顿:“可是警方那边。”

    南风瑾眼瞳深眯:“寻死,是她的选择。救人,是警方的责任,明白吗?”

    他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抛下手头的事情,去救一个寻死的人。

    当天台上劝说女子冷静的警员迟迟等不到当事人的时候,不由得也有些急了,因为随着时间的拉长,跳楼女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已经半截身体都在摇摇欲坠。

    南风瑾不来,便只能拨通了他的电话,人不来,能在电话里劝说两句总是好的,当时的所有出动的警员都是这么想的。

    当跳楼女冲着按了免提的手机,大声呼喊着南风瑾的名字,诉说着对他痴迷的爱恋以及爱而不得的后。

    警员用言语暗示南风瑾先稳定她的情绪,一切都等人安全了以后再说。

    毕竟是人命关天,放在任何人身上多半都会选择配合。

    可这里面并不包含南风瑾。

    他寡淡的没有任何起伏的声音在天台上响彻着:“坠楼地点,请避开南北两个方向,地面不容易清洗。”

    他这是,根本就没有把一条人命放在眼里。

    所有人都是一愣,这无疑是在刺激寻死者的情绪。

    “南风瑾,我那么爱你,你连见我一面都不肯吗?你就这么希望我死?!!”

    南风瑾只说了一句话,“这位女士,大家都很忙,想跳楼请尽快,职工们还需要上班。”

    她寻死的愚蠢举动,已经干扰到了职工们的工作进度。

    大厦下面看热闹的人群已经围了不少。

    回忆停止,在陈恩瑞拿起手机准备跟南风瑾打电话的那瞬,陈凌峰蓦然叫住了她,问:“恩瑞,你跟风谨最近……还好吗?”

    陈恩瑞一顿:“爸你怎么这么问?”

    陈凌峰:“没什么,他没有跟你提结婚的打算?”

    原本宋巷生也是他的女儿,虽然没有多放在心上,但到底身上是流着他的血,嫁给南风瑾对他也是百利而无一害,谁知……

    这是带回来了一头白眼狼。

    竟然能吃里扒外的对付他。

    结婚?

    听到这两个字,陈恩瑞握紧了手机,南风瑾目前根本就没有离婚的打算。

    自从宋巷生生下那个孩子,甚至于他回公寓的时间都越来越长。

    长到,让她对于宋巷生的戒备感也越来越深。

    南风瑾手机响起的时候,宋巷生往他放在一旁的外套轻瞥了一眼。

    南风瑾不在,刚才喂小宝吃东西的时候,被不老实的小家伙弄到了身上,回了车上拿备用的衬衫。

    “妈妈,是爸爸的手机。”小家伙听着一直响动个不停的手机,踩着小脚丫将手机从外套里拿了出来。

    摆弄了两下后,就给接通了。

    宋巷生想要阻止都没有来得及。

    电话一接通陈恩瑞的声音就通过电波传了过来:“风谨,我妈被警方带走了,她不是有意,而且……我听说姐姐也没有什么事情,都是一家人,这件事情就算了好……”

    “谁让你拿的电话?!”

    拿着手机的小家伙刚要开口告诉手机那头的阿姨,他不是爸爸,就陡然听到了南风瑾带着冷厉的声音。

    小宝被他这么一吼一下,小手没有能及时握住手机,“啪”的一声,手机就落在了地上。

    他人小个矮,加上病房内的地面光滑,手机被这么摔一下,什么事情都没有。

    但这边的响动全部都传到了电话那头陈恩瑞的耳中,她狐疑的喊着南风瑾的名字。

    南风瑾面色微沉的看了眼小宝,弯腰将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

    小宝萌萌的很是可爱,加上嘴甜,走到哪里都被人又亲又揉的,恨不能偷偷的抱回家来养起来,被他冷下脸这么一看,当时就被吓的哭了起来。

    他还太小,不会掩饰自己的恐惧,哭着就扑进了宋巷生的怀里,哭声喊着“妈妈”。

    宋巷生将哭着的小宝抱在怀里,给他擦了擦眼泪,看向南风瑾的神情就变得很冷。

    就算是孩子不小心接了他心上人的电话,三言两语便可以解释的事情,他这么怒火冲冲的时候,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也是他的孩子?!

    他可以不爱他,可以一个星期半个月都不管孩子,但……就算是演出来的父爱,都做不到了么?!

    南先生,南总,他最会的不就是演戏?

    即使是视若草芥,都可以演出温柔深情。

    对上她带着怒火的眼眸,南风瑾也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一刻的反应过激,张嘴想要解释两句的时,宋巷生已经抱着孩子离开了。

    南风瑾拧了一下眉头,拿着手机就握住了她的手腕,看向哭的眼睛鼻子都红红的孩子,“小宝,爸爸刚才只是……”

    “小鬼,这是谁欺负你了?”被推着移动病床去做检查的江君骁回来,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小宝红着眼睛看向身上缠满了绷带腿上还打着石膏的江君骁,闷闷的问他:“干爹,你疼不疼啊?”

    江君骁视线从南风瑾的身上扫过,然后笑着落到小家伙的脸上,“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如果有人欺负你,就打回去,不然以后还怎么指望你保护妈妈?”

    小宝抽了下鼻子,当真是不哭了。

    江君骁从小就是孩子王,一直都很有孩子缘。

    “南总再不接电话,陈小姐该要着急了。”江君骁提醒道。

    南风瑾拽着宋巷生出去了。

    江君骁看着被留下的小宝,伸手抹了抹他脸上还没有干涸的泪珠:“小鬼,干爹对你好不好啊?”

    他带着引诱的,跟诱拐稚嫩孩童的大灰狼般。

    小宝点头如蒜,脆生生的回答:“好。”

    江君骁笑:“你跟你妈说说,让她跟那个混蛋离婚算了,干爹带你吃一个星期的肯德基怎么样?”

    小家伙只听懂了后半句,吃一个星期的肯德基,全然没有听明白他前半句是什么意思,就那么亮着大大的眼睛点头。

    江君骁被他这副小吃货的模样逗乐,“好,咱们拉钩。”

    迟迟等不到南风瑾回电话的陈恩瑞,穿上外套,便匆匆准备出门,结果因为走得太急,眼前一黑,整个人猛地就瘫坐在了床上。

    并且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她因为从小身体就不好,这猛然来的怪异当即便引起了惊觉,不敢再乱动,摸索着手机就给家庭医生打了电话。

    而此时的宋巷生被南风瑾扯到了走廊的尽头,没有任何人经过。

    “……给我好好看看,受伤没有?”

    他捧着她的面颊,手掌在她的身上检查着。

    宋巷生如同木头人一般的站在那里,又来了。

    他又来了!

    每一次,做出这般认真情深的举动,他不累吗?

    他不累,她都已经看得厌烦了。

    宋巷生扯开他的手掌:南总,你演够了么?演够了的话,我还要去看孩子。

    南风瑾对于手语并不了解,但是却从她的眼睛里奇异的便读懂了她的意思,握着手腕的力道在加重。

    宋巷生吃痛,眉头微皱。

    “宋巷生离江君骁远一点,他那样的男人,逗弄女人成了习惯,你在他手上讨不到什么便宜,还是……你就那么喜欢被男人占便宜?”

    她如今对待他和江君骁的态度千差万别,只要想到她对着江君骁笑的毫无防备的模样,南风瑾心中就好像迸发出了无穷的邪火。

    对于他的警告,宋巷生却只是笑。

    逗弄女人成了习惯?

    关于这方面的心得,谁还能有他做的俱全的吗?

    他不是一向都把她当成只要给点甜头就会摇尾乞怜的狗吗?

    可是南总一定是忘了,就算是一条给点甜头就会摇尾的狗,被戏耍的次数多了,它都会被培养出条件反射,不会再去碰那点甜头了。

    因为那条笨狗,也会知道,甜头过后,等待它的就是当头一棒。

    它即使再喜欢吃甜,也不敢去吃了。

    那太疼了,心太疼了。

    宋巷生扯开他的手掌,转身走了,在走到拐角的时候,她收到了一条消息:工商局已经把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下发,银行开立基本户后,公司就可以直接着手……

    宋巷生在看到这则讯息后,眉目舒展了下。

    终究在这混乱的生活里,还有事情值得安慰,她在南氏集团的这几年,总算是没有白待,所累积的人脉和能力造不了假。

    由于她背对着南风瑾,南风瑾只来得及看到她脚步一顿,没有来得及上前手机便又响了起来。

    他低头看向手机屏幕的瞬间,宋巷生已然走过了拐角处。

    电话那头陈恩瑞带着难以抑制的欣喜和激动,“风谨,我有一件喜事要告诉你。”

    家庭医生在陈家多年,自然也知道些陈恩瑞跟南风瑾之间的事情,看着她难掩兴奋的模样,再想到南风瑾已经结婚的事实,徒然就叹了一口气。

    南风瑾的视线还落在已经宋巷生离开的拐角处,“什么?”

    陈恩瑞:“我……我怀孕了。”

    南风瑾蓦然收回了视线,握紧了手机,大脑空白了下。

    宛如是机器,当了机。

    陈恩瑞的声音还在继续:“……我怀孕了,还不知道几个月了,家庭医生建议我现在去医院做一下检查,也好确定孩子的月份,免得出现什么差错,你现在还在医院是不是?我现在去找你好不好?”

    她去医院找南风瑾,也就自然而然的会见到宋巷生。

    她霸占了自己那么久的位置,也到了该让贤的时候。

    在陈恩瑞看来,南风瑾之所以拖到现在还不跟宋巷生离婚,就是因为宋巷生给他生下了个孩子,如今自己也怀孕了,母凭子贵,南太太的位置理所当然就该是她的。

    “怀、孕、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