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45章:她成功的拿下了这个项目,总监的位置就是她的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南风瑾看到了所谓网上流传很广的视频。

    其中有两男两女上了巡逻车,其中三人一直低着头,唯独宋巷生只是半敛的眸子,似乎并不在意被人拍照。

    “李总监……今天有没有来公司?”

    张助理不知道,看个视频怎么会忽然提到李总监,但依旧在第一时间去做了询问。

    人事那边如实做了回答。

    张助理:“李总监还没到公司。”

    而此时,巡捕局。

    “巡捕同志,你们抓错人了,我们……我们不是嫖娼,我们认识……我们都认识啊。”一名中年男人急赤白脸的解释道。

    端坐着的警员在三人身上看了一眼,“不是嫖娼?你们难不成还是夫妻三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中年男人脸上的横肉颤动了下,“这……这……”

    “你说。”警员指向了另一名稍微年轻一点的男人,说道。

    蹲在墙角的年轻男人抬起头,赫然是南氏集团的李总监,“我……我们这是正常的社交活动,你们未免管得太宽了些,大家都是成年人,有点娱乐措施在正常不过,你们这样胡乱抓人,我……我要找律师起诉你们胡乱执法。”

    警员义正道:“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无辜的好人,但是你们……酒店内进行非法性交易已经是一罪,现在还准备负隅反抗罪加一等吗?!”

    被抓来的女人率先扛不住了,她是从事什么职业的,警方一查就什么都清楚了,她做这个行业多年,早已经摸清楚了这里面的门道,坦白从宽比什么都重要。

    “警官我说,我都说……”

    中年男人一看事情不对头,也连忙招认,同时还舔着脸皮给家里的老婆打去了求救电话,“老婆是我,我……我现在在巡捕局,你赶紧带上证件来救我。”

    李总监看着眼前供认不讳的两人,气的脑袋直发懵。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原本是给宋巷生布的局,到头来栽了跟头的却是他。

    作为目击者从巡捕局出来的宋巷生,回到公寓前去了趟商场,给小家伙买了两件衣服。

    小家伙除了吃就是睡,并且睡眠质量好得很,宋巷生回去的时候,他还在睡,乖的不行。

    放在一旁的手机信息持续震动,宋巷生将新买来的小衣服晾晒好以后,这才划开页面:南太太,昨晚上的事情真是太感谢你了,这一次可是好好的给那个偷腥的死男人一个血的教训。

    日后如果你再发现什么苗头,一定要及时告诉我,看我能轻饶了他。

    你放心,这件事情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以后咱们就是朋友。

    接连的三条短信,宋巷生看完以后,回了一条过去:不谢,王总从巡捕局出来了?

    王太太:出来了,亲自打电话求我去保释的,我看他这段时间都要在我面前夹着尾巴做人。他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报警说他们嫖娼让警方去抓人的,就是我。

    言语间全都是技高一筹,胜利的喜悦。

    宋巷生没有再回复,夫妻间论胜负本就可悲,更何况是以这种方式,但似乎……就连当事人的王太太都不觉得有什么怪异,只觉得自己终于找到机会修理了自己的男人。

    原本她是接到了李总监商讨NDF项目的短信,也确实去了,但是在看到是酒店的时候,她便长了个心眼,假意配合就是为了弄清楚他的目的。

    他能用钱找来的男人,宋巷生自然可以用钱买通,这还要多亏了南风瑾放在她这里的银行卡。

    顺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也找了个出台价不菲的女人。

    李总监在巡捕局待了三天才被保释出来,这是宋巷生跟王太太事先达成的协议。

    三天他出来的时候,正好是NDF项目最终要尘埃落定的时刻。

    三天的牢狱之灾加上在场人士意味深长的目光,李总监的发挥情况可想而知。

    宋巷生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学习了哑语,在苏青颜的介绍下请了名专业的哑语老师,这次的口述环节,全程都是这名老师根据宋巷生的比划做的讲解。

    李总监看着对面频频点头的林玉和,死死的握紧了手掌。

    宋巷生觉察到投射在自己身上的阴森目光,朝着他看了过去,李总监眼中的怒火还没有来得及掩饰。

    当林玉和跟身旁的几名助手商讨了两分钟后,宣布通过了宋巷生的企划案。

    事情,便成了定局。

    “哗”李总监到底是年轻气盛没有忍住,直接掀翻了自己面前的桌子,在会议室内发出巨大的声响。

    他朝着宋巷生比了下手指,之后愤然离开。

    宋巷生始终保持着适度的微笑,任何时候都要不动声色,这样旁人就看不出你的底牌,这是……南风瑾身体力行交给她的。

    而她从小就是个学习能力极强的好学生。

    林玉和跟她握手说了“恭喜”,宋巷生跟或认识或不认识的熟人接连握了手。

    南氏集团第一时间接到了消息,南风瑾听到后,微一点头,“让她直接来办公室。”

    陈恩瑞已经知道自己摆了个大乌龙,这些天关于南太太协助警方办案的事情慢慢的传开,三天前捕风捉影的媒体人也公开进行了道歉说明,并且还原了事情原本的真相。

    彼时所有人知道,原来因为嫖娼被带走的,是李总监,宋巷生不过是凑巧经过,便善意的协助了警方作证。

    “风谨,你……真的要让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来当总监?”陈恩瑞咬着唇,问道。

    南风瑾:“恩瑞,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不会得到林玉和的亲睐,这次的项目,她也不可能拿下来。”

    能力需要现实案例做佐证,无疑这一次NDF项目,宋巷生交上了一份不错的答卷。

    陈恩瑞不满的嘟着嘴,在一旁晃着他的胳膊:“你……你现在是在替她说话吗?”

    南风瑾握住了她的手:“恩瑞,商人重承诺,她成功的拿下了这个项目,总监的位置就是她的。”

    陈恩瑞:“那李总监怎么办?当初也是你们中间挖过来的,现在难道要把人赶出去吗?”

    她这话完全就是大小姐脾气,依靠着南风瑾的喜欢,没有丝毫的顾忌。

    不然,但凡她理智收敛一点,就该知道,南风瑾这样的男人生活中的事情可以宠着你,但是涉及公司运作和人员调配的事情,不是她可以插手的。

    南风瑾:“这件事情人事那边会给出合理的安排,你就不用操心了。”

    明显感觉到他的话语间的敷衍,陈恩瑞有些委屈,但好在她还没有蠢到在这个时候继续装纯撒娇。

    “咚咚咚——”

    张助理扬声道:“南总,太太来了。”

    南风瑾眼眸瞥了下旁边的沙发,示意陈恩瑞先出去,陈恩瑞握了下手掌,露出委屈难过的模样,期期艾艾的打开了门。

    她出去,宋巷生进来,两人擦肩而过,谁都没有看彼此一眼。

    已然是连表面的平静都没有办法再维持下去。

    偌大的办公室内,只有夫妻两人,宋巷生站的距离有些远。

    南风瑾招手,“巷生,过来。”

    宋巷生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上前了,同时也将已经盖章印戳的合同放到了她的面前,该是他实现承诺的时候了。

    南风瑾翻看了数秒后,直接就给人事部打了电话,完成了总监的换届。

    宋巷生见他答应的干脆利落,微微松了一口气,转身便准备离开。

    “巷生。”南风瑾起身,长臂一伸,从后面握住了她的手。

    在她仰视的目光中,削薄的唇角勾了下,“今晚,我们一起回家,嗯?”

    宋巷生没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目光沉静的看了他一眼。

    南风瑾在这一眼中,没有看到任何的爱意和痴恋涌动,他微微拧了下眉头。

    他捏着她的下颌,在她的唇瓣上,狠狠碾转来回,她没配合没反对,闭着眼眸如同木头人。

    南风瑾在她的唇瓣上狠狠的咬了下,她吃痛,睁开眼睛,难免愤怒的望向他,伸手想要把他推开,眼睛里似乎由此也产生了鲜活的光。

    南风瑾轻笑着舌触动了下她被咬伤的伤口,似乎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抚平她的伤口。

    每次都是如此。

    反反复复,他对这样的游戏永远乐此不疲,没有尽头。

    宋巷生从总裁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红肿的唇瓣让人一眼就能探知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助理的眼神闪烁了下,而陈恩瑞则是直接愤恨的走了过来,“宋巷生,站住!”

    宋巷生脚步都没有顿上一下,全然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

    陈恩瑞伸手拽住她,“你现在很得意是不是?李总监会被抓是你做的对不对?你不觉得自己太恶毒了吗?为了得到一个项目,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毁了一个人的名声吗?!”

    她说的义正言辞,自然也引来了不少人注目的视线,只不过这到底是南氏集团,即使是八卦也不敢堂而皇之的在工位上被人捉住错处。

    宋巷生嘲弄的看着她,陈小姐似乎总是喜欢用一副悲天悯人伪善的模样来展现自己的善良。

    但别人不说,她是不是就以为自己的手段有多么的高明?

    李总监怎么会知道这次NDF项目意味着什么,甚至不惜对她使用卑劣的手段?

    陈恩瑞真的以为她是猜不到吗?

    “陈小姐,这里是公司,这么多人看着,和气生财,这件事情到底还是李总监自己做错了事情,这不是常言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还是……”张助理上前,笑着当起了和事老,“……大家都知道陈小姐好心。”

    在陈恩瑞的愤恨中,宋巷生走马任职,宣布了接任李总监成为新一任的总监人选。

    行业里不存在什么秘密,很快的南氏集团新任总监是个哑巴女人的消息,也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的传了出来。

    而更让人诧异的是,这位哑巴总监竟然还是南风瑾低调娶的老婆。

    宋巷生,这三个字就这么走入了众人的视野,有人说她是玩票,有人说是在胡闹,也有人存了看好戏的心思。

    但不管有多少人想要看她丑态百出,总监的位置,她是坐上了。

    李总监走的那一天,收拾东西的时候,把椅子摔得很响,显然是带着浓重的敌意,宋巷生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恭喜宋总监。”阴阳怪气的一句。

    宋巷生缄默。

    李总监冷笑:“哦,是我忘记了,咱们的宋总监不会说话,看来是回应不了我了。”

    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李总监却偏偏朝着她的伤口上撒盐,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宋巷生的怒火,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尤其还顶着南太太的名号,总不该忍气吞声。

    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的,就连一旁的张助理都抱着这种思想。

    然而,宋巷生却在沉默了数秒后,只是微微的笑了下,对着他点了点头。

    李总监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鼓了浑身的气,却根本无处发泄。

    张助理深深的看了眼冷静自若的宋巷生,跟第一次见面时截然不同,明明外貌还是那副模样,但总是给人一种大相径庭的错觉。

    说来,也不过是短短数月的时间罢了。

    不过,在李总监走出南氏集团大厦的时候,被两名安保人员模样的人给拦了下来,强硬的要检查他带出去的东西,说是例行检查。

    李总监握紧了怀中的收纳盒,看着大厅内人来人往时不时看过来的视线,一股屈辱感袭了上来。

    “……该是,太……宋总监让人做的。”

    南风瑾眼神平静无波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身后的张助理轻声的说道。

    顺便将李总监离职前跟宋巷生的对话复述了一遍,在一旁谨慎的看着南风瑾的神情变化。

    南风瑾理了下袖口的银质袖扣,眸色深黑,“倒是记仇的很。”

    张助理悄然看他一眼,轻声道:“职场上,太过软弱总是容易遭人欺压……太太这样做既顾全了面上的和谐,也出了口气,对于一个新人来说,已经不错……”

    南风瑾勾了下唇,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问道:“她人呢?”

    张助理顿了下,“……江少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