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43章:“南太太……”他沙哑惑人的嗓音贴在她的耳畔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出生的婴幼儿体质孱弱,你们这些做家长的要上点心才行,孩子还这么小,再晚点送来,指不定少成什么样,到时候你们再后悔都来不及……”

    大夫苦口婆心的说道。

    宋巷生认真的听着,低头敛眸伸手擦了下眼泪,她现在手臂还是颤抖的。

    苏青颜将手臂搭在她的肩上,揉了揉,“没事了。”

    宋巷生抽了抽鼻子,舒了一口气,对着她露出了一个不算是笑脸的笑脸。

    单单是让人看着都觉得难受。

    苏青颜注意到她脚下只穿着一只的拖鞋,转头看了眼身边的男人,笑着问道:“沈总,帮忙买双鞋来,可好?”

    沈云赫看了她一眼,她倒是胆子一向大得很,连他都敢随意指示,全然不记得每一次折腾过后,是怎么在他身下哭着求饶。

    宋巷生这时才回过神来,注意到身边这个外貌出众气质阴厉的男人,但是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角色。

    她伸手握住了了苏青颜的手腕,对着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她不想要给她惹麻烦。

    苏青颜却只是淡淡的笑了下,“没关系,沈总一向乐于助人,一点小忙而已,他不会介意的。”

    这话并没有一点的信服力,但沈云赫也确实去了,只不过走之前俯身在苏青颜的耳边说了什么。

    宋巷生看到,苏青颜变了脸色。

    他为难你了?

    宋巷生比划着问道。

    苏青颜恢复如常:“没什么。”

    没什么,而不是没有。

    她的回答避重就轻。

    她不想说,宋巷生自然也不会逼迫着问个明白,就算是再好的朋友,都有不想要被知晓的秘密,独独属于一个人。

    宋巷生坐在病床边,静静的看着小家伙酣睡的模样,即使已经是夜深,她却丝毫不敢懈怠。

    苏青颜滑动着手机,她是明星,有事没事就会上网关注一些热点新闻之类,划着划着就看到了被耍上热搜的一段小视频。

    她扫了一眼评论,起初以为是什么小网红的恋情之类。

    却不经意的瞥到了南风瑾的脸,南风瑾的脸极具有辨识度,即使只是一眼都足够认出来。

    但是为了确认自己并没有认错,她关掉视频的声音后,将视频点开。

    上面南风瑾和陈恩瑞甜蜜入镜的画面,让苏青颜跟吞了苍蝇一样的恶心。

    儿子住院,妻子心急到差点在马路上出意外,身为父亲、丈夫却在陪着另一个女人甜蜜恋爱,闹的网上沸沸扬扬。

    宋巷生看着她对着手机恨的磨牙的模样,几乎是下意识的认为她是看到了自己的黑料。

    身为明星这种公众人物,一言一行都会被无限的放大,被黑被爆料污蔑是常有的事情,宋巷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去在意这些。

    嘴长在别人的身上,管不住的。

    然而,当她凑近的时候,却不期然的就看到了手机上正在播放的视频,宋巷生楞了一下。

    苏青颜连忙收了手机,但怎么看都是欲盖弥彰掩耳盗铃,“巷生……”

    宋巷生拿过她的手机,重新点开了那段视频,从头看到了尾。

    视频中的他笑的可真温柔啊,宋巷生以为自己见过他满怀柔情的模样,如今两相对比才知道什么叫做天差地别。

    清贵冷峻的南先生不是内敛的不能柔情万丈,而是他柔情的对象不是她而已。

    宋巷生看着两人相拥时,他小心翼翼护着她不被行人挤到的模样,蓦然就笑了。

    爱跟不爱的界限,泾渭分明。

    ……

    “兄弟,帮个忙。”江君骁大刺咧咧的靠在椅背上,挥手让一名试图靠近的女人离开,打着电话。

    “……不是兄弟。”但凡是被他找到,从来都是亏本的买卖,林玉和不想要再吃哑巴亏。

    江君骁:“表哥……”

    林玉和:“打住,咱们不熟。”

    不熟?

    江君骁舌尖舔了下后槽牙,邪气笑:“林、玉、和你养在外面的那个小美人儿,表嫂还不知道吧,要不要我替你报备……”

    “……”林玉和抿唇:“说,什么事情。”

    江君骁笑容夸大了些,散漫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一点小事情……咱们兄弟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NDF项目到时候递上来的计划书,我希望你能慎重的做出选择。”

    林玉和:“你小子什么时候也开始关心我生意上的事情了?”

    “表哥,别试图岔开话题,你要是不答应,我这人嘴碎,如果一不小心在表嫂面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林玉和深吸一口气:“不是我不帮你,NDF项目是公司今年的重点项目,任何差错都不能出……江家这是准备涉足金融界?”

    江家世代都是跟医药打交道,这是准备……多领域开花?

    江君骁:“金融界?没兴趣。”

    林玉和被他这副散漫不禁的状态给弄的火大:“好好给我说话,说全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江君骁刮了下鼻子:“我就是觉得那个叫做宋巷生的方案做的不错,让你多注意下呗。”

    林玉和:“……”

    这个混账东西,他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跟他是兄弟。

    许是感受到了来自电话那端的阴霾之气,江君骁正色了下,“表哥,表嫂人不错,家里的长辈都很满意,孩子都给你生了,外面的那些……该断还是断了吧。”

    江君骁男女之事上荤素不急,他生性爱玩,却也有底线。

    在他的认知中,男人娶了老婆外面的花花草草就该断个干净,这是对婚姻的尊重,也是对那个为你生儿育女的女人的尊敬。

    他是医生,所以更加明白,一个女人当她决定为一个男人生孩子的时候,是下定了怎么样的决心,大腹便便十月怀胎生产时十级的阵痛,这样的疼就算是一个大男人都承受不住,更何况是本就柔弱的女人。

    妻子是一个应当被郑重爱护的职业。

    然而林玉和却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

    月嫂家中有事请原本是请假一天,但是中途又给宋巷生发了讯息,三天后这才回来。

    来到公寓的时候,按了半天门铃都没有等到有人开门,就在她狐疑着是宋巷生是不是带着孩子出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是抱着孩子的宋巷生,手中还拿着药剂,眼睛下带着浓重的黑眼圈,整个人也显得很是虚弱。

    “太太你……生病了?”

    宋巷生摇了摇头,示意是生病的人是小宝。

    门开以后,月嫂连忙接住了孩子,她是过来人自然知道这么大的孩子生病,作为母亲的有多么的着急。

    “太太这两天没休息好吧,你先去休息,小宝交给我你放心。”

    宋巷生点了下头,将药剂交给她后,连衣服都没换,就那么倒头睡在了床上。

    这几天,她除了要照顾生病的孩子还要赶方案,夜里都不敢睡熟,就怕孩子再烧起来,三天下来,已经是心力交瘁,头痛如裂。

    但这一觉她睡得并不踏实,她好像总是能够隐隐约约的听到孩子的哭声,然后就会猛然惊醒,慌忙打开卧室的门,跑去看小家伙的时候,却发现他正面色红润的在婴儿车里咿咿呀呀的吐着泡泡。

    宋巷生看着他的憨态,笑了下,蹲在婴儿车的旁边,就这么看着他,心里才会平静一些。

    月嫂切好了水果,端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压趴在婴儿车前虚虚支撑着的宋巷生,已经睡着了。

    这样身体近乎扭曲的姿态,她都能睡着,可见这些天是有多累。

    月嫂开口想要叫醒她,余光却瞥见门口突然出现的男人。

    跟陈恩瑞自驾游结束的南先生,终究是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儿子,心思萌动的时候便已经出现在了公寓里。

    “先……先生。”月嫂轻声喊了句。

    南风瑾将风衣脱下,换上了拖鞋,径直走到婴儿车前。

    却率先看到了蜷缩着身体趴在旁边闭着眼睛熟睡的宋巷生。

    月嫂知道两人并不和睦的夫妻关系,刚想要开口解释一下她这几天的辛苦,却看到南风瑾已然弯腰将宋巷生整个抱起。

    脚步沉稳的走去了卧室,目光沉寂而深邃。

    月嫂看着这一幕,不禁心想:先生对太太,或许并非是无情。

    宋巷生这一觉睡的很沉,她是真的累了。

    原本该是浅眠的这一觉,却意外的睡的很好,就像是身边多了让她心安松懈的存在。

    她从早上十点睡到了下午五点,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她像是充满了电,精神都好了很多。

    客厅内小家伙“咯咯咯”的笑声传来,宋巷生听着,不禁弯起了唇角。

    走到洗手间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后,就走到了客厅。

    看到的就是抱着小宝逗弄的南风瑾,褪去了一身的清贵和沉冷,他整个人身上都带着柔和的光。

    宋巷生知道,只要是南先生想,他就可以全然伪装成所有的模样,救世祖的模样,好情人的模样,还有……好父亲的模样。

    可既然是伪装,那就是没有办法长久的东西,伸手戳一戳,就破了。

    月嫂在宋巷生的示意下,将小家伙抱了过来,“先生,还是我来吧。”

    南风瑾没有松手,而是目光定格在了宋巷生的脸上。

    四目相对而望,明明是夫妻,却好像是被间隔了一条银河的亘古。

    月嫂咬牙转述了宋巷生的话:“太太说,先生身上脏,现在不方便抱孩子。”

    脏,这个字,让南风瑾剑眉一拧。

    肉乎乎仰着纯真憨态的小宝明明是什么都听不懂,却偏偏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歪着小脑袋,认真的听着。

    那副专心的小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都能听得懂。

    只是,孩子再如何的可爱,也没有办法消弭这对夫妻间的冷凝。

    “南太太。”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称呼她,似在提醒,也似在……生气,“我哪里脏?”

    宋巷生没有过多神情的跟他对视,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在跟别的女人翻云覆雨浪漫出游了数天后,还能面不改色出现在这里,做出父慈假象的男人。

    月嫂看着两人之间的暗潮涌动,笑着出来缓解:“先生不知道,这些天小宝一直在发烧,太太衣不解带的忙前忙后这才健康起来,先生刚回来,衣服也没换,小孩子抵抗力弱,太太也是怕小宝再染上细菌什么的……不如,先生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这样的解释算是合理,南风瑾去了去了浴室。

    浴室的门关上,花洒迎头洒下,哗啦啦的水珠沾满身,南风瑾仰头让水珠冲洗着面庞。

    水珠顺着坚毅的面颊而下,他伸手抹了把脸。

    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天都住在酒店的原因,他陡然回到这里,竟然有种奇异的归属感。

    就像是……倦鸟归巢。

    倦鸟归巢?

    这个词,引起了南风瑾嘲弄的轻笑。

    客厅内,月嫂轻叹了一口气,劝着宋巷生:“太太你这是何苦,夫妻没有隔夜的仇,很多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先生既然已经回来了,你就服个软……太太长得这么好,软下身子,先生一定拒绝不了。”

    宋巷生知道她是好意,却也只是笑了下。

    如果,她想,如果……她跟南风瑾之间存在的是感情问题,那她服个软当然没有什么。

    可……他们之间,哪里存在什么感情,多的不过是一厢情愿。

    是她明明拿着女二的剧本,却在奢望着男一的感情,本就是天差地别,现实自然毫不留情的打碎了她的痴心妄想。

    告诉她:配角就是配角。

    王子和公主才是幸福的童话,谁听过山鸡配凤凰的传说?

    南风瑾洗完澡后,拿出皮夹从中抽出了一张卡递到了宋巷生的眼前,“这个,你拿着,我会定期让人往里面打钱。”

    宋巷生没有接。

    南风瑾:“……他到底是我的孩子,我不希望他在物质条件上有所缺失。”

    宋巷生抬眸看了他一眼,却始终没有接下那张卡,带着不知名的抗拒。

    就好像是接下了这张卡,她和孩子都成了只能仰人鼻息等待他偶尔垂青的外室。

    而陈恩瑞,才是那个正室。

    可明明,她才是他的妻子,是他去了民政局盖章印戳的老婆。

    南风瑾眸色深深的看着她,然后把卡放到了她的手边,没有容许她拒绝。

    傍晚,吃完了饭,宋巷生回了卧室。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认为,南风瑾吃完饭就会走,所以连其余的心思都没有动一下。

    有月嫂帮忙看着孩子,她也终于可以放松身心的好好的洗个澡。

    南风瑾进来的时候,就听到了水流声,自然明白她在做什么,坐在卧室的大床上,目光时不时的落在浴室的方向,神情莫测。

    宋巷生出来的时候,身上只裹着浴巾,香肩半露,发丝湿漉漉的垂着。

    他的目光如炬,极富有侵略性,就算宋巷生想要忽略都不行。

    她不能说话,就打开门,示意他出去。

    却被他长臂“砰”的一声将门按上,下一瞬就被他从后面抱住。

    他的举动突然的没有任何的预兆,宋巷生脊背随之就僵硬了一下。

    她的身体极软,抱入满怀,完美的填满了他的怀抱,从第一次碰她,南风瑾就知道,他们的身体完美的契合。

    “南太太……”他沙哑惑人的嗓音贴在她的耳畔,宛如是禁欲上神被世间繁花迷了眼。

    宋巷生身体的僵硬只在一瞬间,感受着身后宽阔坚实的怀抱,她闭了闭眼睛。

    在他削薄的唇吻在她脖颈的时候,她转过了头。

    她的手指勾着他的领口触碰到他的喉结,明显的感受到他呼吸的加重。

    “……风谨睡着了,我们在酒店里待了一下午,他说想要个属于爱情结晶的孩子,一直缠着我不放,现在还睡的很熟。”

    “姐姐,我的身体已经康复了……你占着我的男人那么长时间,也到了该还的时候,何必鸠占鹊巢弄的大家都难堪,你说是不是?”

    “不然……你就抱着你生的那个野种一起死在那间房子了,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你住的那间公寓,根本就不是风谨的家,他从一开始把你带到那里,就是想要告诉你,你连踏进他私人住宅都不配。”

    陈恩瑞的话语声还历历在目,眼前这个男人,就可以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抱着她发出求欢的信号。

    他勾着她,引诱她,从最初的开始,却不肯将心放在她这里一星半点。

    他喜欢她的身体,却爱着另一个女人。

    可他一定不知道……她也会嫌脏。

    她灵活的手指轻触,顺着他腹肌的线条下移。

    他冷抽一口凉气,因为她的大胆。

    他闭着眼酥麻袭上脊骨,宋巷生的眼中却澄清一片,终究有些事情是需要轮回的。

    她不想他碰,不想跟陈恩瑞公用一个男人。

    南风瑾微微眯着眼睛睁开的时候,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他是什么身份地位的男人,什么时候被人流露出这样的目光。

    长臂一伸,宋巷生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他抵在了门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