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言情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41章:会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下手?
    一秒记住【云轩阁 www.tmiponline.org】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说网 www.tmiponline.org,最快更新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

    江君骁看着病床上捂着胸口疼痛难忍的宋巷生,询问她病情,却半天都没有得到回应,这才想起来,她现在不能说话。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到底说话啊?她这是怎么了?”苏青颜见他一言不发,不由得心急问道。

    江君骁皱了下眉头,他用听诊器听了半天,什么病因都没查出来,最后只能叫来了妇产科的大夫。

    妇产科大夫一进门,看到宋巷生手捂着的地方,当即便轻咳了一声,“这……这是正常现象。”

    江君骁张了张嘴,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声音,苏青颜就喊出了声:“人都疼成这样了,怎么还是正常现象?”

    病床上的宋巷生手捂着那尴尬的胸口,除了又疼又难受以外,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形容。

    妇产科大夫是名中年妇女,上前按压了一下宋巷生捂着的胸口,“这里……还有这里这不是涨疼的同时伴随着刺痛感?”

    宋巷生白着面色点头。

    妇产科大夫笑了下,“没什么大事,就是涨奶了,用毛巾热敷几天,喂几次孩子症状就会减轻很多。”

    她笑容温和,见怪不怪,却让在场的其余三个人都面色不自然的泛了些许的红。

    在妇产科大夫走后,苏青颜说:“我……我去准备热毛巾。”

    临离开的时候,看了眼江君骁,江君骁靠在椅背上,轻咳一声,跟她对视:“……怎么?”

    难不成还准备让他去?

    苏青颜:“你……在我离开之前,先不要离开这里。”

    她可不放心宋巷生这个时候一个人。

    江君骁懒洋洋的伸了伸懒腰:“行了,知道了。”

    苏青颜从病房里出来的瞬间,面上的笑容就僵了下来,她面无表情的拿起手机:“喂。”

    “祖宗哎,你终于接电话了,沈总电话都快打爆了知不知道?赶紧给他回个电话,你把人给惹恼了,最后吃苦的还是你,你这是要我怎么说你,你才会长长记性?”经纪人苦口婆心的劝着她。

    “青颜啊,你就听姐一句劝,不要跟沈总拧着来,他们这种人就是喜欢鲜嫩刺激的,等过了新鲜劲儿,也就好了,你就老实听话,你看看你现在能拿到的资源,是同辈小花眼红都眼红不来的,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你听我……”

    “崔姐,我挂了。”苏青颜手中还拿着刚刚从外面买回来的毛巾,看着眼前出现的男人。

    “砰——”崔姐还没有来得及再次开口,就听到门被重重阖上的声音,紧接着通话挂断。

    沈云赫一身寒意将她拽进某个不知名的隔间,长腿踢上门,捏着她的下颌,细细的看了她数秒后,沉着脸将她正面压靠在了墙壁上。

    凭借身高优势,扣着她,“苏青颜,我记得跟你说过,我不喜欢电话找不到人。”

    苏青颜额头抵在墙上,冷嘲道:“沈总想做就快一点,这里是医院,如果让人知道新悦传媒的老总在医院里潜规则自己旗下的艺人,恐怕一周头条都下不来。”

    沈云赫手指捏着她腰间的软骨,“威胁我?”

    苏青颜:“我怎么敢,只是……早死早超生,毕竟……沈总这么急不可耐的找到医院,约莫是再憋下去,就该报废了。”

    沈云赫扣着她的手指很冷,“这张嘴,还是不说话的时候可爱一点。”

    苏青颜:“那就……唔。”

    沈云赫是带着怒火和邪火来的,自然是打着折腾她的主意,就算是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都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还没有消停的意思。

    他逼着她软下身段,让她服软。

    事后,沈云赫面色不变的将拉链拉上,从头至尾他的衣服都没有凌乱半分,跟苏青颜截然相反。

    他弓腰,捏着她的下颌,警告道:“……再有下一次,我不介意让你的小男友做一回观众,顺便跟他交流一下使用感受,明白吗?”

    苏青颜:“……沈云赫,你就是个畜生。”

    沈云赫冷笑,拿着手机,将一个电话拨了出去,“……让安越接电话。”

    在“安越”的名字一出,苏青颜浑身一凌,不管不顾的就想要去夺手机。

    沈云赫冷笑着钳制住她的手臂,“怕了?”

    苏青颜:“你到底想干什么?!”

    沈云赫也不说话,就那么冷冷的看着她。

    苏青颜握紧了手掌。

    电话接通,正在拍戏的安越被经纪人紧急叫停,塞上了手机,“喂?您好,请问……”

    当安越的声音响起,沈云赫唇角嘲弄的弧度更大,“我是……沈云赫,安……”

    沈云赫的声音戛然而止,苏青颜吻住了他的唇。

    苏青颜重新回到病房的时候,低垂着眸子,笑道:“巷生不好意思啊,我……迷路了,这么久才把毛巾买回来。”

    她想要递上热毛巾的时候,才发现宋巷生床边已经有一条了,一时之间僵在了原地。

    宋巷生拿起旁边的纸笔写:是江医生让人送来的。

    苏青颜点了下头,坐在一旁,逗弄着正在吐泡泡的小宝。

    宋巷生看着她红着的眼睛和肿起来的唇瓣,眼神顿了下:哭过了?

    苏青颜看着她递过来的纸,想要说没事的,但是……在对上宋巷生关切的目光后,忽然就抱着她,哭了起来。

    在宋巷生的印象里,苏青颜永远都是明艳鲜活的,极少落泪,尤其是像现在这样的大哭。

    宋巷生抱着她想要安慰,却也只能干着急,她说不出话。

    无力感铺天盖地的袭来,伴随着苏青颜的哭声一起。

    “巷……巷生,我……我要去工作了,不能,不能再陪你了……你自己,自己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宋巷生什么都不能说,能做的就是重重的点头。

    苏青颜却依旧哭到不能自抑。

    多年的交情,宋巷生知道她心里埋了事情,苏青颜蹿红的速度太快,短短两的时间就走完了旁人十年沉沉浮浮的演艺路。

    一个非科班出身的演员,没有任何资本的运作,这简直就是神迹。

    可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神迹,伴随着苏青颜的蹿红媒体对于她的猜测和评价,也越来越朝着潜规则和暗箱操作的方向走。

    对于这些,苏青颜在她面前只字未提。

    宋巷生知道她不想谈,也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苏青颜走之前,给宋巷生转了一笔钱,宋巷生自然是拒绝。

    却被苏青颜一句“我这是给我干儿子的”给挡了回来。

    小家伙很好养活,平日里不哭也不闹,比同期的所有小朋友都要乖巧懂事很多,就连护士都啧啧赞叹。

    宋巷生浅笑回应的同时,也在不间断的配合着心理医生的治疗。

    她想要重新开口说话,就首先要克服自己心理的那一关,但是无论医生怎么劝导,她自己如何迫切的想要恢复正常,最终所有的努力都像是石沉大海一样,一点声响都没有听见。

    “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这种事情并不是一两次治疗就可以解决的……放松身心,一定可以康复的。”心理医生每一次都是这么安慰她。

    然而宋巷生脸上的神情却是一天比一天凝重起来。

    宋巷生的月子是在医院里坐的,她想要回去,被江君骁硬生生的给拦了下来,还顺道给她找了个月嫂照顾孩子。

    “你也别拒绝,这些都是要收钱的,我只给自己的女人花钱……我负责找人,钱你自己出。”

    可虽然话是这么说的,当她提出给月嫂结算工资的时候,月嫂却告诉她,钱已经有人打到她的账上了。

    宋巷生问是谁,月嫂笑着说:“这……我也不清楚。”

    凌晨时分,睡梦中的宋巷生一脚踩空,猛然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第一反应就是看向旁边的小宝,给他盖好小被子。

    自从生了孩子以后,她的睡眠就浅了很多,并且会时不时的半夜猛然惊醒。

    当她的余光没有任何预兆扫向病房门口的时候,她不期然的就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眉眼。

    明明是那么昏暗的光线,偏偏宋巷生就是能清楚的看到他的眉眼,像是装上了自动扫描仪。

    四目相对,南风瑾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来。

    当他走到病床边的时候,宋巷生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挡在了小宝的面前,以一种保护的姿态。

    南风瑾看着她的举动,坐在了病床边,眸深似海的望着她:“虎毒不食子,在你心里,我就这么混账,会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下手?”

    宋巷生只是怔怔的看着他,目露防备。

    南风瑾眸色深沉如夜:“我还没有好好看过孩子,给我抱抱,嗯?”

    宋巷生无声的拒绝。

    她已经,不再相信他。

    被拒绝的南风瑾也并没有生气,只是唇角噙着浅笑的问她:“巷生,你想要什么呢?再过几天你就可以出月子了,身体也没有什么问题,那是你妹妹,捐了骨髓,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嗯?”

    宋巷生一直是什么表情都没有的,却在他说完这话以后,弯着唇角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都给笑出来了,她不能说话,就用唇语一字一顿,缓慢的张阖着:我不救她。

    不救她。

    今天放在她面前的即使是个没有见过一面的陌生人,她都会救,这是善念。

    可放在她面前的是陈恩瑞,是她所谓的妹妹,她……不救,这是恩怨。

    南风瑾的眸色中闪过声色戎马,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两三秒的时间,然后,面无表情的站起了身。

    走了。

    宋巷生看着他的背影,擦了擦眼角的泪光,将孩子牢牢的抱在了怀里。

    小宝你看,他又是骗人的。

    他根本啊……不是来看你的。

    宋巷生以为,南风瑾这么离开,短时间内便不会再出现在她的眼前,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她朦胧的就听到了小宝“咯咯”的笑声。

    她下意识的以为是月嫂在逗孩子,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南风瑾。

    见她醒来,南风瑾将孩子交给月嫂,他拿起旁边的湿毛巾,给她擦拭了一下面颊,削薄的唇角噙着笑:“想先吃包子还是喝粥?”

    月嫂看着眼前外形都极为出众的夫妻,笑容持续的挂在脸上,“先生太太真是恩爱。”

    南风瑾轻笑,宋巷生先是抿了下唇,继而嘲弄一笑。

    恩爱?

    这个词用在他们的婚姻里,凭白就给玷污了。

    接下来的几天,南风瑾宛如是化身为了二十四孝的好老公,守在病房里嘘寒问暖,刷足了在旁观者面前的好感度。

    小宝更是跟他亲近的很,几乎是到了几分钟不见就要闹腾的地步。

    完全没有了最初的安静和乖巧。

    宋巷生试图阻拦他对孩子的亲近,她怕他抱有什么别的目的。

    她不相信,他会真心喜爱这个孩子。

    但是小宝却又哭又闹的,缠着要南风瑾抱,要他哄,宋巷生只能暗自着急,却束手无策。

    她不是没有强硬的抱着孩子不撒手,可小宝却因此差点哭的背过气去。

    她便不敢再轻易去尝试,只能束手无策。

    江君骁经过病房的时候,自然也将这一幕看在了眼底,“南总最近这么清闲?”

    南风瑾一边哄着孩子,一边道:“再忙,陪老婆孩子的时间总是有的。”

    他说的随意,宛如真的是心疼妻儿的普通男人,可江君骁却是一点都不相信,他慵散的勾了下唇:“南总说的是,要不然这丢下老婆孩子成天哄着小三,也太不是个东西,这不是连个畜生都不如么,南总说是不是?”

    整个四方城,敢这么在南先生面前指桑骂槐的,也就江少一个了。

    南风瑾眸光寡淡的朝着他扫了一眼。

    江君骁也完全不在意,他答应老头子不跟南风瑾对上,却也不会惧怕他的冷脸。

    就那么在南风瑾逼视的目光中,走到了宋巷生的身边,意有所指的安她的心:“南总喜欢哄孩子换尿不湿,你就不用夺人所好了,依照咱们南总的本事,总不至于连孩子的血型都不清楚。”

    小宝跟陈恩瑞血型方面并不匹配。

    这就是江君骁想要告诉宋巷生的。

    宋巷生闻言,松了一口气,不匹配就好,这几天她一直紧绷着一根弦,就是在恐惧,恐惧这个孩子会跟自己一样的成为被利用的存在。

    不是就好。

    在宋巷生出院前的一天,病房里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是从小镇坐车来的宋母和宋巷生的继父。

    两人一进门就吵嚷着要看看自己的外孙,嗓门大到病房的门都搁不住。

    宋巷生自然不可能将孩子给两个人抱,从她像是个傀儡一样被绑着卖钱的那一刻起,她跟他们那点亲情就消磨干净了。

    不是冤家不聚头,宋母吵嚷的声音将赵敏慧和陈凌峰吸引了过来,时隔多年后三人再见,宋母率先就红了眼。

    只是不知道这是恨红了眼,还是因为心中愤恨难平。

    贫贱夫妻百事哀,有鱼跃龙门少奋斗十几二十年功成名就的机会,几乎没有男人可以拒绝,尤其是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

    而陈凌峰就是这么一个男人。

    二十多年前孤身在四方城打拼的男人,抛家舍业的想要做出一番成就,但是现实的冷雨砸的他抬不起头来,全部积蓄用来当做下海创业的资金,可仅一夕之间就消失殆尽。

    这个时候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灰头土脸的回到那个落后的小镇,又或者……抛弃糟糠妻,转身拥煤老板独女入怀,煤老板只有这一个女儿,自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并且对她情根深种,只要他点个头。

    就能从此走上跟以前截然相反的路,康庄大道已经给他铺开,就看他迈不迈开这一步。

    陈凌峰心比天高,没有见识外面的花花世界时,或许还能跟宋母就那么庸庸碌碌一无所有的过一辈子,但如今……

    他只想要做人上人,将当初轻视他,瞧不起他的人,全部才在脚底下,即使是……用依靠一个女人,但是自古成王败寇,用什么手段达成目的又什么关系?

    他要的是成功,多年以后,所有人只会记得名利双收的陈总,谁还会记得他是怎么走到这个位置的。

    在这样的心理建设下,陈凌峰没有任何犹豫的选择了跟小镇里的宋母离婚,头也不回的离开,从此开始人生新的篇章。

    而蹉跎了几年的宋母心中自然是恨他恨到了极点。

    如今旧人再见,宋母直勾勾的盯看着眼前西装革履成功人士做派的陈凌峰,再想到自己身上在集市中买来的廉价衣服,心中的不平和恨意更甚。

    但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她早已经冷静了下来,“正好你们来了,也省的我去找你们,听说你们想要我们巷生给你们的女儿捐献骨髓是吧?”

    赵敏慧瞧不上破衣烂衫的宋母,但是为了女儿,她忍了下来:“你开个价,只要你能说服宋巷生捐献骨髓,多少钱我们都给。”

    宋巷生冷眼旁观着这几人像是谈论货物一样的讨价还价,她怀中抱着熟睡的孩子。

    看着小宝童真不知愁的睡颜,她的心情竟然出奇的平静,或许当一个人不再对所谓亲情抱有什么憧憬的时候,就能做到冷静自持。

    宋母缺钱,她手大,又喜好赌钱,听到赵慧敏愿意出一百万五十万的时候,想也不想的就提到了两百万,然后双方达成了协议。

    剩下的就是怎么让宋巷生松口了。

    宋巷生缄默的听着,她不能说话,以至于此刻连多余的神情都没有了。

    只是在听到门口不轻不重硬质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后,她的眸光投射了过来,跟南风瑾的视线不偏不倚的对上。

    商场上习惯了运筹帷幄的南风瑾,跟她四目相对的刹那,微微拧起了剑眉。

    他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嘲弄和冷意,带着看穿一切的透彻。

    跟第一次见面,那个从医院二楼摔下,眼神里透着干净透彻的女孩儿,找不到丝毫的共同点。

    一个再天真软弱的女人,在成为了母亲以后,都能变得刚毅起来,只要她是真心疼爱这个孩子。

    毕竟,总不能,自己备受磋磨长大,还要让孩子步自己的后尘,宋巷生做不到。

    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自己的心尖上的软肋,总要为他筹划的深远。

    她可以天真的不争不抢,奢求一个男人的爱,但是她的孩子……不能。

    他需要最优越的资源,可以不用担心升级的成长,可以跟同龄的孩子一样拥有一个健康完整的童年,这是宋巷生从来没有得到过的,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拥有。

    她拿起了手机,找到南风瑾的号码,编辑了一行话,发送。

    南风瑾看着手机上的字眼,缄默了半晌,再看向她的时候,眼眸变得更加深幽起来。

    平心而论,他是欣赏宋巷生。

    一个长相漂亮的挑不出错误的女人,柔弱可欺,实则内心坚定强大。

    这种情况下,还能找到利于自己的方向,跟他券商利弊。

    这样的女人于男人而言,带出去有面子,放在身边也可以成为有力的贤内助,诚然是做太太的最佳人选。

    他是商人,商人做生意看的就是利弊。

    只是……

    “想要进公司?执行总监?你认为自己有这个本事?”执行总监的位置,是他花了大价钱从对手那里挖过来的,毕业于国外常春藤名校,有经验有手段,他并不认为宋巷生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能跟他相提并论。

    尤其……她现在,还是一个哑巴。

    对于他言语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轻视,宋巷生没有在意,她有筹码,还是让南风瑾大费周章、费尽心思都想要得到的筹码。

    让堂堂南氏集团总裁不惜出卖色相无所不用其极的筹码。

    宋巷生:两个月后,NDF项目,我能拿下来。

    她大学的专业是金融,宋母将她论斤称两的卖了,大概是她做过的最错的决定,因为留着宋巷生,给她三两年的时间,她能创造出来的财富会是巨大的。

    她的专业一直都是系里第一,她在被宋母绑起来嫁人时说的那句“我可以给你挣很多钱”并不是妄言。

    只可惜,宋母只当她是在说胡话。

    她现在失声了,从别的公司底层做起,就算是再如何优秀,都不会让一个哑巴做到管理层。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恢复正常,但是她必须在孩子懂事前,拥有让他快乐成长的资本,所以……她放弃了最初的坚持,在这一刻,选择了另一条路。

    她的思想转变的很快,起码在半个小时前,她都还在坚持,绝对不会救陈恩瑞,但是现在……

    她更需要的是一条可以走入正轨强大的路。

    而南风瑾能提供给她。

    南风瑾看着手机屏幕,剑眉微扬:“机会我给你,拿下NDF项目,总监的位置我给你。”

    宋巷生一口气还没有舒出,他便又说出了第二句话:“你准备一下,今晚作移植……”似乎是为了安她的心,也是为了表示诚意,“我会让张助理拟定一个协议交给你。”

    今晚手术……

    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江君骁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在她准备骨髓移植的前一个小时。

    “宋巷生,你疯了是不是?”也就是懒散不羁的神情语气,但是偏偏就能够让人觉察到他在生气。

    宋巷生:对不起,我……只能这么做。

    与其手握筹码被动挨打,主动出击或许能够找到不同的生路。

    江君骁:“随便你。”

    他来的匆忙走的匆匆,语气不耐。

    宋巷生握了握手指,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任何的声音。

    “滴滴”。

    在宋巷生看着他离开方向出神的时刻,手机收到了一条讯息:NDF项目别给搞砸了,有什么忙……别找我,我不帮。

    宋巷生轻笑了下,回了一个“好”字。

    NDF项目她势在必得,没有人知道,NDF项目的负责人宋巷生跟他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两人还曾经交谈过半小时之久。手机用户请浏览m.yxgxz.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河北十一选五